首页 > 生活百科

恐怖故事:智能手机

2016-02-04 13:53:01 作者:超人

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澄清一下,我不是看到超自然现象或是目击犯罪案件什么的,但我看到了不该是我可以看的东西,也让我很害怕。我花了一些时间处理了那件事,也比当时冷静多了。以下皆是采假名,我也不会暴露我的位置,但我会给你们做一点背景介绍。

我在一间电信商工作了很多年,当然我不会说是哪间公司,我只能说是四大电信商之一(蓝、红、黄跟粉,知者恒知)。我是里头销售手机的签约厂商代表,顺带一提:做我这行的可以看到的东西很多!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多。从低能到疯狂地都有,各式各样的人都会来光顾,因为他们都需要(或者说想要)一支手机。

做这行的不只是看到你们外表,我们还有能力可以好好探究你们的生活。我们有方法可以知道很多私人隐私。我们有方法可以知道你们的住家地址、信箱、通话习惯和短信习惯,但只要花时间和我们相处,我们就能了解你。人们在和我们相处的短短几分钟内就会建立起某种程度上的信任。我们可以得知你在哪工作、你去哪间教堂、结婚了没、有多少小孩、小孩在哪上学,甚至连假日的计画都可以。

这些资讯对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这些资讯如果落入错误的人手中可是很危险的,在对的人或者错的人眼里都可能价值连城。

打个比方,如果我调查清楚了你的家族成员、到哪上教堂、假日计画还有住家地址,就能知道你家何时没人又容易闯入。如果我问了你的手机是否跟家里的防盗系统有连结,这就更危险了或者更有利可图。喔,原来你没有防盗系统啊。

再举个例子,如果我知道你的工作是什么然后GOOGLE一下那个职业的平均收入,又知道了你的小孩在哪里上学......我想你应该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了吧。

但是不要误会我啊,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从不利用这些资讯,也不会把它们卖给其他人,当然你们的电信销售员也应该不会。要知道我现在说的是四大家电信商之一而且有丰富经验的销售员。至少就我所待的公司而言,在进去公司之前会有身家调查还有多次的面试,好排除一些特定的人。在我第一次的面试的时候,我被告知这家公司只会录取5%的人。所以你的销售员不太可能会是个反社会人士-除非他真的很会隐藏自己。基本上,我们会利用这些资讯的时机只有在推销你们产品的时候。

告诉你们这些是为了让你们对我平常工作的内容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和我接触的人不是透过通话或网络交友,而是真真实实站在我面前的人,那些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广义上的邻居们。而你期待我稍早提到的那件事其实跟上述不太有关联,最大的关联就是你们的手机。你将你上锁的手机交给我好让我检查的同时也是将你的日常生活交了给我。

我不会一拿到你们的手机就彻底翻查里头存盘,我不是这种人。我可是拿人薪水跟抽成的,我宁愿花时间在更多笔交易上也不会想要在你们的手机里找乐趣。遗憾的是像我这样的人似乎是少数,我知道很多销售员还有经理是会在客户手机里找乐子的人。内容从裸照到暗偷款曲的短信内容都有。就算我没有主动去找这些东西,我看到的还是比我想知道的多。

这些东西通常是从故障的手机里流出来的,客户将手机交给我的时候桌布上是让我们两个都尴尬的图片,有些男人会给我看他的‘花名册’,或同事将一支手机摆到我面前叫我看看上面的东西。我看过摆出各种姿势裸女、裸男,我想那是为了准备给另一个人看的。有一个女人和她老公坐在我面前至少一个小时,与此同时我看到了她和另一个男人的短信内容,那些绝对不会是她老公会希望看到的。

我还有一个足以当我奶奶的客户,她问我为什么短信都传不出去,手机交给我的时候看到的短信内容是她渴望某位先生‘年轻巨大的老二’。当意识短信上写的是什么的时候,她马上红著脸将手机抢回去。我当然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我还有看过将那些当作桌布的手机,或者客户的妻子/丈夫/女朋友/男朋友的正面裸照(这些人通常也站在我正前方)。你要知道在看过某个人的赤裸裸的照片之后,你很难再直视那个人。

再提醒一下,我从来没有预期到我会看见那件事。

那天上班时间很忙碌,整天下来有不同的客人来来去去,还有等人的人。营业结束的时候很多商品和手机不意外的散落在柜台和架子上,我并没有花很多时间收拾没有卖出去的配件和手机,被买定的手机也跟收据分装收好。打扫结束后我发现一台小又黑的智能手机,看起来很像旧型的Galaxy手机,只不过上头没有任何商业标志。我就像平常一样检查交易明细里的IMEI序号来决定该将它归类到哪,我打开后盖并将电池拔掉,但里面没有序号也没有条码。于是我把电池装回去,启动手机。

厂牌的标志在正常的情况下会在开机过程中出现,然后进入LOADING的画面,这支手机却没有。它只有黑底白字的‘LOADING......’字样在萤幕中央,字型还是最古早的那种,大约20秒之后就进入了主画面。画面看起来像是被大量修改过的ANDROID系统,我想这大概是属于某个长时间忘了更新系统又精通一点系统软件的人。那个人可能植入一些ROOT到手机里,然后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程式了。我稍稍摸索了一下就找到了设定和关于手机的地方,里面没有辨别序号、电话号码或IMEI序号。我退回主画面,想从联络人里看看我能联络到谁,但是里面没有存取任何电话号码。就连短信的收件匣也是空的。我最后只好打开相片集看看有没有哪张熟悉的脸里头。

相片集里一开始是空白的,我按了返回键,什么事也没发生。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想着将它放到某个安全的地方等待原主来认领,然后一些组图出现了。萤幕也开始自动播放相片,速度渐渐变快。看起来有很多人的照片,我试着按其中几张,一样什么都没发生。手机萤幕只是继续播放照片,大约30秒之后才慢下来,我也才看得清楚照片长什么样子。

开始出现裸照,主角可能是我不久前在照片里看到的人,因为是组图所以看不清楚细节。除了用诡异形容照片里的人,我不知道用更好的词形容他们。

最后手机停止自动播放,萤幕上有12个黑色影片档,会知道是影片的原因是每个档案的右下方都有一个小三角形的播放键。我一开始有点犹豫要不要点开来看,因为这支手机给人一种毛毛的感觉,而且我平常也不会对别人手机里的影片有太大的兴趣。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点开了第一部影片。背景音是一种低声的杂音,可能是风或脚摩擦石头地的声音。我的胃抽动了一下,总觉得有事不对劲。

我可以听见像是啜泣的声音,随着那个声音越来越大声,我的心跳也逐渐加快。然后画面变亮,让我看见了一个年轻女人的侧脸,她的视线看着手机的右方。因为被亮光吓到,她开始发出叫声,看来她就是刚刚发出啜泣声的人。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出来她很痛苦,就算她闭着眼睛又瘪嘴,她还是坐在那不动。一只左手从萤幕上方伸了出来,出现的面积微乎其微,它将手指伸向女人的后脑。从头发缠着指尖的方式看来,前后者其中一个应该很黏腻。

摇晃的镜头拍摄著女人的脸,我觉得我的心脏正鼓譟著。当她的脸渐渐转向正面,我可以看见她右半边的脸染满了鲜血。最让我震惊的是她的眼睛,虽然她的左眼是紧闭的可是右眼却是睁得大大的。我发觉她的右眼没有眼皮,应该说她的右半脸没有任何皮肤。

我正看着一名右脸被剥皮的女性,和左脸完美对称。看着这畸形的影像,我彻底被吓傻了,突然间女人干净的左眼睁了开来。她被剥皮的嘴也将细微的啜泣声转为凄厉刺耳的尖叫声。

音量突然的转变简直吓得我差点挫屎,我跳了一下不小心掉了手机。我赶紧将手机捡起来,看四周是不是有人在看我,结果只有我一个人还待在空荡的销售楼层。因为是结束营业时间,大部分收班的人员都在后仓库点钞。我的心脏大力跳动,肾上腺素在血管窜流,我整个人都在躁动。影片虽然只有40秒,影像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手机又回到了主画面,我将他转为飞航模式并且确认定位系统是关闭的。我决定将这支手机带在身上,关掉了电源之后我就把它放在我的口袋里。

我从来不做这件事的,我一生里从来没有偷过任何东西,我连工作时的笔都不会带回家。

我觉得我背叛了所有在工作上信任我的人,好像打破了一条神圣的律法一样。可我是被强迫的,我知道我刚刚目睹的事有可能不是真的,我还是想要知道真相。

后续还发生了一些事,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日本怪谈:404号房
下一篇: 小心那些在酒吧出现的帅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