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日本怪谈:404号房

2016-02-04 13:46:58 作者:超人

“我想租404号房……”那个怪家伙说。

提出奇怪要求的家伙常有,但这家伙无论在要求或外表上的奇特都是数一数二。

他的脸孔微黑、身材瘦长,声音像是硬挤出来般地沙哑。

而且在这种大热天还穿着全身黑大衣。

“呃,跟您说明过很多次,这栋大楼没有404号房,房东说这样不吉利。就像这样,”

我边说边给他看平面图:“403号房跟405号房之间没有房间。”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跟他这么说明了。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404号房,但是我要租。”

这家伙是白痴吗?还是哪里来的黑道找碴?卖闹啊,我想好好作生意啊。

“我说明过很多次,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所以也不可能租。”

“我知道,我会付钱,你就打一份出租404号房的文件跟我签约,这样就行了,没有房间也无所谓。”

这家伙有病,肯定有病,我的忍耐到达极限,口气变得粗暴。

“喂,你再不收歛点我就要叫警察了,只想耍人就给我滚出去。”

所长从事务所里面慢吞吞走出来,好像发现我这里骚动起来。

满肚子火的我滔滔不绝跟所长说明到刚才为止的经过,听完后所长在我刚才坐的位置坐下说:“客人愿意详细说明一下吗?”

开始跟客人交谈。

“啊,不好意思,你可以离席吗?”

算了,所长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他肯定也没办法,从没听说过要租不存在的房间这种蠢事。我走进事务所里面,竖起耳朵倾听,看所长会忍耐到什么时候。

“不不,是我们员工失礼了……”

一开始听到所长道歉的声音,后来就只剩下窸窸窣窣声。要爆了吗?要爆了吗?等著等著

三十分钟过去了,我开始打起瞌睡。

“喂,你,事情谈妥了。”所长对着我说:“把404号房租给这位客人。”

所长是白痴吗?还是夏天热昏头了?

“但是所长,没有的东西要怎么租?”

“像平常那样租,打好文件后办手续,彼此对404号房都有共识,所以没问题!!”

问题可大了!

“要怎么跟房东说?”

“刚才我跟房东确认了,只要付房租的话不介意这种小事。”

乱七八糟。

“公家机关那边怎么办?”

“因为是不存在的房间,所以不用报告,保持沉默就好。”

可是我说所长啊……

“问题好像全解决了嘛……帮我打文件吧,钱在这里。”

全身黑的男人用阴沉的语气说,打开手边皮包取出一叠钞票。

“是,现在就帮您办,请您稍候……喂!你还不快点!!”

喜上眉梢的所长这么说,我也只好不悦地配合这件蠢事。打好文件请他签名,浑蛋,

这家伙连手都是全黑的。他的笔迹很奇妙,不容易读,名字好像是Nyaru hotep。

办完手续后,他说:“打扰了,接下来得去准备搬家,先告辞了……”

然后离开了事务所。

“所长,这怎么想都不对劲啊,万一被卷入诡异的犯罪事件怎么办?”

“诡不诡异都无所谓啦,反正都付了钱就没关系,虽然我也不知道租不存在的房间是什么意思,一样米养百样人啦。”

“但他刚才说要搬家耶,如果他硬找间房间住进去怎么办?”

“那就只能赶出去啦,我们租出去的是404号房,404号房他可以住,但其他房间不行。”

接着来到一周后。

有人要退租,我去那栋大楼确认交屋和房子现状。回忆起一周前的事情,心想去四楼看看吧。搭电梯到了四楼……出现了404号房。

大概是那家伙硬住进其中一间,把门牌换掉了吧。

事情果然变得很麻烦,浑蛋所长。

一按门铃,那个全黑的家伙从房间中出现。

“啊,是上回的人……有何贵干?”

“喂,你干什么?契约上写租给你的是404号房吧。”

“如你所见,这里是404号房,有什么不对吗?”

嘎拎北增笑欸。

“开什么玩笑?你要做这种事的话我只好去报警了,快点收拾行李出去!”

“很遗憾,你想的那些事我都没做,你好好确认一下吧。”

我数了数四楼房间的数目,平面图上有401到405,其中404号房不存在,所以是四间。

房间四间的话门也只有四扇,这是很单纯的算数。

但是,房门竟有五扇。

“既然事实如此,就请你回去吧……”

他碰一声关上房门,但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只好去其他所有房间看看了。

401号房的住户。

“咦?不是没有404号房吗?嗯……你这么说好像也是,

但假如现在有表示一开始就有吧?”

402号房的住户。

“404号房吗?记得一开始没有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来,连人都住进去了。

是有点奇怪啦,但对我而言没什么影响……”

403号房的住户。

“住隔壁的吗?搬家时来打过招呼,很普通呀。”

405号房的住户。

“隔壁邻居?全黑的打扮很酷呢,他是演员吗?”

就是这样。

我也去了其他楼层,全都只有四扇门,只有四楼有五扇,表示404号房的份是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吧?也去问问管理员好了。

管理员。

“他说要搬到404号房时我也觉得哪里搞错了,但和他一起上四楼,还真的有欸。我吓了一跳,不过世界上什么都有啦。况且打了契约,房东也知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什么不对劲吗?”

“访客很多,大多奇妙的面无表情。我之前问过他是做哪一行,好像是咨商所之类的,

据说是倾听他们国家民众的烦恼。”

管理员和隔壁的,你们也再惊讶一点吧。都市人好像真的对他人漠不关心。

我再去一次四楼,重新按下那家伙的房间门铃。

“又是你啊……真希望你能克制一点。”

“能让我看一下房间内部吗?”

“我拒绝……我付了钱租下这房间,你没有权力擅自进来……”

他说的没错,但我可忍耐不了。我硬推开他正想强行进入房间看,这时叩一声,在空气中

我感觉碰到了东西。

这啥?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好像装了防弹玻璃一样。

“房间不允许没正事的人进去……”

“我可是房屋公司的员工。”

“但是你一样没有擅自进来的权力……”

浑蛋,他说的没错。和他一问一答之间,电梯门开了,传来人声。

“啊,这里这里,欸……404号房,啊,您好,您订的东西送来了。”

“正等着呢……这间房间,麻烦搬进来。”

“是,了解。”

刚才把我弹开的空间,业者没受到任何阻碍就穿过去,进入房间里。

“喂,为什么他可以进去?”

“他有送东西这份工作,所以不得不让他进来……”

有道理,我也想一件正事吧,不行,什么都想不到。

我离开了,但我发誓绝对要看到房间里面。虽然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但其中必有诀窍,

我会揭开那个机关。

后来我无心在工作上,想着要怎样吓倒那家伙,虽然想了很多,但怎么也想不到正事。

“你最近很浮躁哦,怎么了?”所长对我说。

“啊,其实……”我把至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唔,你不能这样,不可以随便踏进客人的私人空间。”

“但是那家伙住进404号房了耶。”

“的确很不可思议,但他确实付了房租,对房屋公司而言不求其他的了。”

“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

“为什么?”

“他付了钱啊。”

毫无进展。

“做出打扰客人行为的话会影响你的考绩哦。

好啦,别纠结在无谓的事情上,好好工作。”

无谓?这是无谓的事情?所长、管理员和其他房客都很反常。

但我的疑问得到解答的时刻终于来了,是在一个月之后。

“啊,你,上次404号房的客人要退租,你去确认交屋。”

太好了,终于有正事了,而且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重要工作。

退租的时候,很遗憾,我一定会看破他的手脚。

“拜托你别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

按响404号房的门铃。

“嗨,让我进去。”

门一开我就踏出脚步,很好!这次顺利进入房间,没被弹开。

这么轻松就进来了甚至让我有点失望。

“可以请你尽快确认完毕吗……”

我知道那只全黑的蟑螂想说什么,但我可要仔细查看好不容易才进来的房间内部。我拼命寻找有哪里不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找了快一个小时,却什么怪异的点都没发现。

这间房间再普通不过,我困扰得不得了。

“算了,我认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怎么办到的,可以告诉我吗?”

“什么事……”

“这间房间啦,你是怎么变出一间房间的空间的?”

“我什么都没做,有契约所以有房间,契约结束的同时房间也会消失……你已经确认完了吧?我可以走了,那你呢?”

真的给我装蒜到底,什么鬼契约啦,说得漂亮,但一定用什么神秘道具动了手脚,我一定要找出来。

“啊……可以,确认完毕,很干净。”

“要一起走吗?”

跟这个恶心的家伙并肩走路?饶了我吧。

“咕咕……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他离开了房间。

他回去后,我一个劲在房间里搜索,但什么都没弄明白。回过神时,外头已经变得昏暗,看来太阳已经下山了。

“要先回去吗?”

我想打开门回去,但门打不开,怎么转动钥匙都没用。

我起了不好的预感,想打开窗,却也开不了,也出不去阳台。

不经意看向时钟,才下午三点,却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外头传来脚步声,应该是四楼其他住户走在走廊上,我敲著门大喊:“喂!帮我开门!”

但住户没注意到,走过去了。

说起来,为什么外头会昏暗?现在才三点,为什么就暗下来了?往外一看,风景跟过去完全不同,以前外面会看到平凡无奇的街道,但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只飘浮着一片全黑的空间。

半年过去了。

我想起那家伙说过的话。

“契约结束的同时房间也会消失……”

该不会是这间房间不想消失吧?契约结束就是我确认完房间情况走出房间的时候,也就是说,只要我还在房间里,房间就能存在……

房间也不想让我死,冰箱里永远充满食物。

不知道是什么机关,水龙头有水,也有电。

我想离开这里,该不会一辈子都得这样了吧……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日本怪谈:飘着异味的旅馆…
下一篇: 恐怖故事:智能手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