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星人

俄罗斯克什特姆城外星人未解之谜

2015-03-12 10:55:10 作者:超人

克什特姆外星人

18年前,1996年8月,在乌拉尔河的一个小城镇,克什特姆城因‘克什特姆现象’而举世闻名。一个神秘的死亡物体在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家里发现,这个物体曾经在精神神经病医院安置。

退休人的孙女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是这个事件的小见证者,她曾经见过老奶奶好像曾经想要喂它切碎的面包,给它喝糖水。老奶奶叫它阿廖沙,这个小矮个只有25厘米高。这个神秘的干尸曾经在警察弗拉基米尔别恩丽娜家,他对这干尸进行研究,但是一些研究不明飞行物的专家却劝说他把这个干尸交给他们研究,然后这个小矮人就不见了,而这些专家确定是外星人拿走了阿廖沙。

现在所剩下的就是见过这个神秘小干尸的人,

现在所剩下的就是见过这个神秘小干尸的人,

这个事件至今还是研究者们争论点,关于这个生物没有统一的答案。而这个乌拉尔的小矮人却引起了许多家国外电视台的关注(四月份的时候,很多拍摄团队来克什特姆),一个叫做 «Космопоиск»的团体对这个“外星干尸”进行研究。

关于这个事件,我们采访了这个团体的调配员--弗拉基米尔 切尔诺博勒夫

关于这个事件,我们采访了这个团体的调配员--弗拉基米尔 切尔诺博勒夫

弗拉基米尔 阿列克桑德拉维奇,让我们回到1996年,您当时知道这个事假吗?当时立即开始研究进行到哪个步骤?

我像大多数人一样,很快从报纸上知道了这件事情。刚开始我觉得这件事是彻头彻尾的谣言,太不真实了因为所描述的这些都太离奇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去车里雅宾斯克州(当时我在全国进行探险,其中有个地方在南乌拉尔),决定顺便去克什特姆,反正已经快要到那了,所以说我不是特意的去那,诚实的说····但是当我到达那里,明白了这段历史,一切就变的更加奇异了,比报纸上报道的更加的不合理了。

为什么这么说?

记者没有解释清一些事情,所以就会让人想去弄明白···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克什特姆事件的真实性比我听说的更有意思,从那时开始,即使不是每年,但是也经常去那进行研究,有时候甚至一年两次····换句话说,我认为这个事件没有结束,这个世界上总会间接性的出现一些新的事情,需要我们更多的去确定和研究。

在«Космопоиске»提出过多少关于类人动物起源的说法?

我们有责任或者说至少脑中有这些可能或者不值得相信的说法。我听说过的大约有15个,其中,有在听证会的,作为研究人员参加,当然,也有这样的说法,这个小矮人是个早产婴儿,或者是突变体。其中一种说法,这个生物属于智人,这种说法很受怀疑主义者的追捧,当然他们也有反对者,认为这不是什么异类的生物。

克什特姆外星人

我尽量不去使用“外星人”这个词,因为他们不是很具体的····就像在这个事件中,就可以使用这个词“外来人”···我也不认为这些说法都是被证实过的,今天这样的情况,能够做出最终结论的资料还是太少了,无论是对于怀疑论者还是对于拥护者来说,这个外星人或者说某人,我们都是不了解的。

你们对与这个生物的起源有什么特别的解释吗?

我只能这样回答您,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我们还没有倾向哪种说法。与此同时,我想强调,对您说这些的人,他们一直在研究这件事情,觉得我好想应该知道的比其他的人多,然而我也有很多问题,至今也没有找打答案,从1996年8月开始关于这个小矮人的课题探讨还没有结束,我不单单指关于这个矮人的这件事,还有很多。怎样才能成功的解释,这类的事件不是很多。

就这样?

在目击者的不同讲述中,并且这些目击者都是很客观很值得相信的,指出他们同时看到过2--5个这样神秘的生物,也有这样的说法,只有一个这样的小矮人。其中包括,一个当地的领导,她记不住在哪里(我们很多的线索提供者希望我们不要提及他们的姓名,防止他们因此被嘲笑,或者影响他们的前程或者声誉)在普拉斯维丽娜事件前几天看见过这个或者是其他的小矮人,小矮人看上去是很健康的,能直立行走。

克什特姆外星人

就是说,如果真的有这个阿廖沙,那么这个领导见到它的时候它还没有受伤,我们也找到一些人,他们一点也不避讳,当然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未来也不会,他们曾经伤害过这个生物,他们在当地的别墅和菜园见过一些这样的生物并用石头和木棍伤害过它们,就像对待害虫那样,例如松鼠。

可以这样预想,在这个生物与人类见过几次面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才收容了受伤的生物,并且开始照顾它。如果这个线索是对的,甚至即使是一部分是对的,(这样的线索并不是很多,在两个星期内不同的人都在克什特姆的不同的地方看到了它),那么这种说法就是不可信的:它不是人类的孩子,因为它绝对会跑或者跳。

也有人曾承认他谋杀了这个小矮人,我答应这个做坦白的人,不会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也不会把这件事走向法律程序,因为我明白没有哪种法律条款是关于谋杀或者伤害非人类身体的。我请求这个承认自己谋杀的人详细的叙述是怎么杀害这个生物的,他说,是在他喝醉的时候,偶然的碾压了这个人。也就是,这不是一件蓄意杀人。

怎样出现这样的说法的呢?--这个生物是被杀害的。

我是在得到一些资料后通过间接资料来猜测的。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留下了小矮人,然后他死了。这个赝品,我是指这个块布,是别人送给我的,现在它完好无损的保存在我那里,为了研究不得不分开几块,根据布匹研究者的结果,这个小矮人的确曾经躺在那里过。

在这个料子上留下了汗液的分泌物,按照这个轮廓,这个汗渍的轮廓是符合这个生物的尺寸和外形的,这个我是在此生物死后的视频录像中看到的。在本应该是头部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血色或者是白色的分泌物,我猜测这应该是大脑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回想,在录像中,这个生物的头骨并不像人类的头骨,这个头骨由四部分组成,其中两个部分绕回到了他们开始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裂缝。

看到这些材料后,我会以另外一种眼光去看这个裂缝。它证明了这些大脑中的层可能不是分开的,所以他们的头顶应该被什么挤压过···,当我“挤压”一个引起怀疑的目击者时,她承认这在罗斯是经常发生的事情,男人们喝酒过多,精神不清楚,猛扑或挤压到了这个···外星人。

现在我们来谈一谈其他的小矮人,它们被分到哪里去了?

至于其他的小矮人,我大多数在去克什特姆的路上听到的,当然我们是为了寻找这些小矮人安排了此次探险,我们在它们被看见的森里里驻扎了很长时间,也有很多当地村民来看我们,给我们讲述它们看见这些小矮人的事情。

克什特姆外星人

信息逐渐增多,我们得出这样的一个概念,这些小矮人的所在地在逐渐的改变,我可以根据年代追踪,什么时候在哪看见了它们,然后得出一幅图,每年这些‘点’或者分布区都在像一个方向移动-----沿着乌拉尔岭

最终,我们带着不同的探险去了乌拉尔很多年,我头脑中始终有这克什特姆的历史,我们询问了很多目击者,当然每个人都不知道前一个叙述者的叙述,我从来没有发表过,不过很遗憾,已经很多年没有新的信息了,我有一种感觉,这段历史会和克什特姆的‘流行’一起消失,毕竟,克什特姆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东西了。

网上对克什特姆外星人来源的讨论没有停止过,相信您对此的研究也不回绕开这个话题···

这个说法主要依据早期的报纸杂志,现在转刊登在其他的大众媒体上。关于这点我想说:这个生物的身体被认为是被外星飞碟接走了,过去有这样的值得相信的故事,在克什特姆路上上28千米Каменск-Уральский 处发现了飞碟,从那里走出了一群像死去的小矮人一样的人,请求还给他们同伴的尸体。

在死亡的恐惧下,人们把他给了他们,甚至有这样的交易:不许在报纸上公开,齐钱为这名死去的小矮人在路的78千米处建造纪念碑纪念它。我没有偷懒,检验了这个被飞碟带走的说法,没有一个说辞能证明,其中包括那个被指出的道路上也没有路标“78千米”。不明白,他们在哪里为他建造了这个纪念碑呢?

有传言称,现在这个神秘的生物被作为一件私人藏品收藏在某处,您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小矮人的尸体并没有被偷走,飞碟专家把它带到了我很知道的一个地方,刚开始的时候它的的保存条件并不是那么的好,尸体散发出一种气味,他们把它存放在汽车房,有时会像一些尊敬的客人展示。

据说,一次这个神秘的干尸在被参观时一只手被折断了,当然文物和赝品是不能够被处理的。

此后,日本人想要买下这克什特姆的小矮人,当然,他们能保存的更好,现在它在哪我不能说,因为没有去发现这个生物尸体的现实性,在起源学领域材料的价值一点都没有减少,在我们发现这个神秘干尸的之后,对他的寻找也就停止了。

哪些结果是根据织物得出的?

从这块材料上我们在十年前就发现了遗传的资料,在2004年外国人经常提出这样的问题:有多少国家或者私人的实验室有意愿研究这个材料?我的回答让很多外国人很反感:“没有一个”所有的研究人员都是根据我的发起而划分,进行了5次研究,其中的两次没有成功因为没有足够的热心和坚持。三次是成功的,也发现了一些事情:第一:人类的女性基因,第二:基因样本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些样本在活着人类的基因中是没有的。

克什特姆外星人

这次研究中有什么结果吗?

结果是多种多样的,我们找到了人类的基因,认为这就够了,但是随后我们发现了新的课题,克什特姆矮人被认为不是阿廖沙,而是玛莎。这是事实,只不过是局部的,在方布上的确有女人的遗传物质,这块方布与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有关,这件事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是第二组基因数据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不明了的,我没有打算垄断进行鉴定,其他团体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把这份材料带到国外。

在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活着的时候您与她见过面吗?

是的,见过,但是很遗憾她在很奇怪的情况下很快就去世了。

您有很顺利的与她聊天吗?

您知道的,她被我们的“精神病学”照顾的很好,所以和她对话非常的困难,在“治疗”前我不认识这个女人,所以,不能说她和以前有什么一样或者不一样,到那时在治疗之后有多么不一样,很难说。

我确信在这个事件前她的不同性没有那么大,后来完全被她发疯的传说围绕,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的形象只是停留在录像里,在那里在那个发疯的房子里她被剃的精光···在那时候,她对这个事件这个孩子的反应就是怎么照顾他,怎样编织衣服。我认为她以前一定有和人类相同的对这件事的看法。

弗拉基米尔 阿列克桑德拉维奇,您认为这个女人死因的神秘性在哪里呢?

诚实的说。我不研究这类事情,但是清楚的是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一定是妨碍了谁,而现在说这是很难,死因的猜测,一个实际上没有出过家门的女人,在路上走了很久,已经超出她的体力范围,与此同时,她还是赤脚的,可以说出来了一秒,却走了很远。

路上她被两辆车撞过,顺便说一下,要看路!这件事最让我觉得震撼的是我对警察的问话“调查 询问 有什么结果?”警察说:“不用调查,这个女人是疯的···”我当然不是法律专业的行家,在我看来,决定这是不是一件刑事案件这不是警察的工作范围,没有意愿去调查这件事情,解释死亡的原因,解释她在这件事情是否对错,这些一切都是让人想不通的。

我没有进行专业的调查,自己的研究也没有进行···现在我为那些知道死者,她的邻居,以前的目击者发声···但是我又一次沉默,这件事情发生在日本摄影组去往克什特姆的几天前,我不是阴谋论的合伙人,但是这些不理解的巧合的确会引起很多问题,而我没有答案,我知道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不是最重要的事件目击者,只是一个脆弱的线索提供者,但是她的去世至今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您说了关于在乌拉尔和相式的小矮人见面,那您有发现相似的类人动物吗?

在网络上或者是大众媒体写了三个或者四个事件,和克什特姆的小矮人很像,但是我尽量不会公诉事实或者事情经过。

弗拉基米尔 阿列克桑德拉维奇,我们特别想知道你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这个事件的主人公要怎样行动才能使这个事件不只是个谜语?

我不想说我或者那些人应该应该怎么做,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是非常突然,人们当时会忘记所有的建议,当遇到这种不平常的事情的时候,最简单最普遍的建议就是:第一不要害怕,我还没听说过有人遇到这种事情然后与这些生物法起冲突的的事情。

我深信也准备证明,如果真的存在这种外星人,他们是不会伤害或者是侵略地球的,因为当他们能坐着这种飞碟而到达我们的地球,他们早已不需从我们这里索取什么,或许能侵略的是我们····

如果真的有外星人,他们坐飞碟而来,他们就以已经解决了燃料,交通的问题,愚蠢的想如果他们真的来夺取石油资源,侵略我们,那我们要做到以下几点,第一不要害怕,第二,不要违反第一条规则,如果自己没有完全的意识知道那是什么,就不要靠近,就像在飞机场看见飞机不要靠近飞机一样····

不要尝试去破坏技术,安静的站在那,也不要迎着飞碟跑,第三点也尤为重要,这种该情况下,任何一点信息都会为科学带来价值,所以不要害怕,也许你会为科学做贡献。

在网上现在兴起了一项运动,允许在现实中追踪这些课题,现在在俄罗斯有200多个«Космопоиска»团体和世界上的十几个团体准备向你们发送信息,如果追中的到可以开车到起源地去进行调查。

与此同时我想提醒大家,在这种时候要对当地政权势力小心,就像那个去世的老奶奶,她的去世只是因为疯而已·····

您现在还和塔玛拉 普拉斯维丽娜的孩子们沟通吗?

我和她的关系很好,在做人方面她说一个好人,每次会面后她都非常伤心,她说如果她能做些什么或许阿廖沙和婆婆就不会死···Владимир Бендлин现在还在后悔不应该相信他们把神秘的干尸交给他们。

我们只能在这里为他表示遗憾,我没有权利去骂或者评论谁,如果我在他的位置,或许我也会做相同的事情,几天前我见了所有事件的参与者,大家对这个事件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

现在公司«Дискавери» 对这件事件感兴趣有什么关联吗?

我对着公司具体的不太了解,只与几名记者有过联系,不过他们对这个事件感兴趣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西方对这个事件还是很注意的。第二他们喜欢把这件事件与其他国家类似的事件进行比较,第三这件事件的确很特殊···

我欢迎任何人对这个事件感兴趣,或许我可以得到更多的目击者,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的谜题还没有解开,还在研究当中·····

现在我也想公开一个秘密,四月份在和с «Дискавери» 去克什特姆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独自的探索,很快我们将计划一个大规模的探究活动,您明白我的意思吗?克什特姆现象还没有结束!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人类见过的六种外星人 卵生人…
下一篇: 火星巨大的爆炸蘑菇云照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