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奇闻

生态危机前的艺术远见——生态远见者:在紧急状态下面对地球

2020-04-10 10:40:24 作者:

澳大利亚的野火肆虐了五个月,火灾面积超过1070万公顷,杀死了5200万只哺乳动物、6200万只鸟类和3.89亿只爬行动物。东非4000亿蝗虫灾害,面积超过2000平方公里;菲律宾塔尔火山继续喷发,喷出500米高的熔岩和2000米高的黑灰色火山灰,引发了几次地震。南极冰架坍塌,1636平方公里的巨大冰山滑入大海,粉色的“西瓜雪”出现在乌克兰科学研究站附近……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灾难是对地球的警告,是对自然过度需求和消耗的惩罚。

展览场地

随着先进人类社会的成熟,人类与环境的冲突变得更加尖锐。我们从不缺乏对人类、地球和自然生态之间关系的思考,我们一直努力通过创造力来传达我们的信念,并试图用我们的作品来改变世界。然而,面对威胁性的灾难,艺术的力量“有用”吗?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展览“生态远见者:面对紧急情况下的地球”似乎让我们大开眼界。

展览场地

从去年11月23日到2月下旬,这个刚刚结束的展览并不及时,而是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气候变化主题聚焦活动的延续。3月1日,主题为“破碎的自然:承载人类生存的设计”的米兰三年展开幕。馆长保拉·安托内利希望观众能面对看似科幻的人类灭绝和地球毁灭的问题。5月10日,“自然:库珀·休伊特设计三年展”在纽约库珀·休伊特史密森尼设计博物馆(库珀·休伊特史密森尼设计博物馆)和荷兰立方体设计博物馆同时展出了来自22个国家的62个设计团队的作品,他们通过设计与自然保持密切联系,以应对人类面临的环境和社会挑战。“生态远见者”是当今欧洲共同的“气候宣言”,由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葡萄牙里斯本基金会、瑞典于默科画院、瑞士巴塞尔画院、西班牙西航画院和马德里马塔德罗画院、西欧五个国家和六个城市的艺术团体共同策划和组织。此次展览是继2018年葡萄牙里斯本MAAT博物馆举办的“生态远见者:人类世之后的艺术和建筑”展览首次亮相后的又一次反思。(2000年诺贝尔奖得主、科学家保罗·克鲁岑·保罗·克鲁岑创造了“人类世界”一词,用来描述“人类活动对气候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的新地质时代”。)

卡罗莱纳·卡塞多的作品《蛇河》

从气候变化到物种灭绝和资源枯竭,展览展示了许多环境破坏事件。艺术家使用当代艺术的语言来提出现实的实验、虚拟的计划和对未来的想法。他们不仅在讨论如何可持续发展,还面临着当前最紧迫的生态问题,甚至挑衅性地发出警报,敦促人们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当前的生态危机。我们以前做过什么?地球会发生什么?我们还应该谈论全球化吗?未来仍然属于人类吗?

里米尼·普罗托科尔作品中的“双赢”

气候危机已经到了什么阶段?由艺术团体“和合”(海伦·埃文斯和黑科·汉森)完成的装置作品“内部灾难3号:拉普兰特实验室”从视觉和概念上给出了答案:在一个透明的方形盒子里,一个悬浮的球体慢慢产生绿色荧光塑料粉末,覆盖住球体并减慢其旋转速度。柴可夫斯基的悲伤音乐《天鹅》,作为背景音乐,就像地球的悲鸣。该设备直截了当地警告说,人类活动,包括大气排放和塑料污染,已经改变了地球的系统。安娜·瓦斯和特里斯坦·贝拉的视频作品《电影,再生》也展示了恶劣的环境条件和影响观众的情绪。该作品是一幅19分钟的人类与科技结合的历史电影拼贴画。纪录片交织镜头和编辑拼贴声音显示气候,生态紧急情况,政治焦虑和弱点。1966年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放大》,男人的台词:“没有什么比灾难更能解决问题了。”这种焦虑甚至更加悲观。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摄影,“冰融化”

气候危机已经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紧急阶段。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IPCC报告认为,人类很难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随着气温的上升,人类社会将面临巨大的危机。奥拉维尔·埃利亚松)2002年的摄影作品“冰川融化系列”清楚地显示了目前最明显的影响:冰川融化。摄影图片以批判的口吻唤起观众的思考。作为一个著名的环境艺术家,埃利亚松一直在不断创造这个主题。从2014年到2015年以及从2018年到2019年,他分别在哥本哈根、巴黎和伦敦展出了关注气候变暖的北冰洋融冰展览——冰观察。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人类居住地可能会被淹没。由维吉尔·布洛设计并被地板淹没的阿拉斯加家具作品反映了作者对海平面上升的思考。每件家具都以不同的角度“下沉”到地板上。艺术家受威尼斯“潮汐峰”自然现象的启发,创作了这幅作品。“潮汐峰”影响着威尼斯的城市生活,它也经常在城市的某些地方引发洪水。海平面上升和这种“水下”家具一样令人担忧。

亚历山德拉·金斯伯格的作品(亚历山德拉·黛西·金斯伯格),“替代品”

生态学一直在为我们敲响警钟,就像亚历山德拉金斯伯格用人工智能来繁殖新灭绝的北方白犀牛一样。技术可以慢慢地从冰冷的白盒空之间的像素网格中重塑犀牛,栩栩如生,仿佛可以触摸到。然而,当最后一只名叫“苏丹”的雄犀牛大叫时,我们应该清醒了,过去已经过去了。那么,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皮纳尔·尤达斯的作品《失控的生态系统》

皮纳尔达斯创造了“塑料和Sto最大值”系列基于太平洋上百万吨塑料垃圾形成的巨大漩涡。她想象所有种类的新细菌和新物种都是在最初的“塑料汤”中繁殖的。展览中的两个“标本”是人类强加的“分子暴力”和对生命反叛思维的探索的结果。里米尼·普罗托科尔的互动设备胜出。& lt赢),观众在思考生态环境、死亡等问题的指导下做出反应,变镜子成水母槽,然后变成镜子看到对面空的观众之间正在做出最后一轮反应。这种互动设备告诉观众,人类过于关注自己的个体,忽略了人类物种的脆弱性,因为时间似乎放错了地方。事实上,面对不断上升的全球气温,人类甚至没有水母那么有生存能力。纽约的工作狂建筑事务所与艺术团体蚂蚁农场合作,修复其早期不完整的城市设计图纸,创造乌托邦未来,这再现了蚂蚁农场“促进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的对话和辩论”的理想。一座与海豚大使馆相连的漂浮城市,已经成为一个跨越国界甚至物种的自由容器。半个世纪前,这些激进和革命性的创造可能是反建筑和反主流文化的乌托邦式实验性挑战,但在今天看来,它们可能是未来发展的探索性计划。

未知领域电影《我们用火山奶为未来发电》

由未知领域设计工作室制作的电影“我们用火山的母乳为我们的未来提供动力”利用印加人关于乌尤尼沙拉起源的神话来展示玻利维亚开采和生产锂的盐场。关于这个主题的电影,就像一部小说,记录了一个事实:由母亲们为纪念他们失去的孩子而形成的火山“母乳和眼泪”含有锂,一种对地球危害较小的未来能源希望。利用这种能量的力量,人类创造了一个梦幻而美丽的景观:由于蒸发和过滤,蓝色和绿色的湖泊闪闪发光。

呵呵安装工作,“内部灾难3:拉普兰特实验室”

在展览中,艺术家们尽力超越空的概念层次来引起人们的注意。在展览之间形成的实验场,艺术就像一个沼气发生器,由于成本和效率问题而被搁置。然而,作为一种比风力发电和水力发电更有益于地球的可再生能源,它似乎正准备披上一件外衣来掌管和发挥它的力量。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沉默“第六感”之谜
下一篇: 古老的软躯体化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