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事件

下一个亡魂医生是谁?

2018-11-29 19:10:08 作者:迷迷

为了方便实习,李夏在谭明教授的建议下,搬到了离医院较近的东校区宿舍。这天,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之后,李夏回到宿舍,早早睡下了。半夜,李夏内急,想去上厕所,谁知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寝室中间站着一个黑影。  

其他三位室友都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鼾声,这个黑影会是谁?李夏心里一阵发毛。突然,一张毫无血色的脸顶着他鼻子出现在面前。它慢慢张开嘴,露出一口腐烂的黑牙,从喉咙里一字一顿地挤出了几个音节:“同学,你睡的是我的床!”  

李夏几乎被它嘴里喷出的恶臭熏晕过去,他大脑一片空白,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其他三位室友也被惊醒,其中张洛带着哭腔道:“龙威,你别怪我们。你也知道,那两个东西有多可怕!”  

“可怕?”叫龙威的鬼胸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鲜血喷溅而出,它指着门口,咧嘴笑道,“你说的是它们吗?”  

一股寒气充斥了整个寝室,另一个瘦长、全身赤裸的鬼爬了进来。它的背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不断冒着鲜血。一双苍白的手从伤口中伸了出来,接着是手臂、肩膀、头颅、躯干和双腿。这个鬼还在爬动,另一个从伤口里钻出来的鬼已经趴在了旁边,全身沾满鲜血,虎视眈眈地盯着寝室里的四个人。  

“龙威我求你了,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你别这么着急,我们已经找到办法了。”另一个室友宋玄哀求道。  

因为学的是外科专业,四年来李夏一直都在接触人体和血液之类的东西,所以他的神经并没有那么脆弱。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大脑已经能够思考了,就开始观察起来:从张洛和宋玄的反应看得出来,这个龙威肯定和他们寝室有关系。而三位室友中,只有江至没有失态,反而格外镇定,只是死死地盯着龙威和趴在地上的怪物,一言不发,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  

“好,我说话算话,还有两天。如果你们想不出办法,就别怪我来索命了。”龙威哈哈大笑,嘴角咧到了耳根,露出黑牙和头骨,瞪着李夏恶狠狠地说道,“你们一屋子的人,都得死!”  

blob.png

寒气退去,一阵黑风吹过,龙威和那两个鬼都不见了,寝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李夏猛地吐出一口气,这才发觉全身已经如同被水浇过一样湿透了。他定了定神,下床打开灯,对室友们说道:“三位,你们听得很清楚,那个龙威说我们一屋子人都在劫难逃。我虽然刚搬来,但现在已经和你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这寝室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你们应该告诉我才对。”  

不久前,校附属医院有这样一个病例:一个青年出了车祸,身受重伤。他在弥留之际表示要把心脏留给自己从小到大都在使用人造心脏的弟弟。院方很快就安排了移植手术,最终却以失败告终,兄弟俩都过世了。他们死后,彼此的怨念交缠在一起,双双化身厉鬼,在医学院和附属医院出没,害死了好多人。  

李夏这才想起来,之前他在校论坛上看过一个关于学校著名外科专家江教授横死的帖子,看来就是刚才那对鬼兄弟的手笔。  

张洛仿佛要把心里所有恐惧一股脑儿地掏出来给他看一样:“你搬来之前,龙威是我们的室友,就睡在你现在的床铺。一天晚上,鬼兄弟来到我们寝室,就在它们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本能地躲到了龙威身后,害他被鬼杀死。龙威死后,竟然跟着鬼兄弟来报复,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求他饶我们一命,约定七天之内找到平息鬼兄弟怨气的方法,否则就只能等死了。”  

李夏想起龙威那句“同学,你睡的是我的床”,下意识地摸了摸床铺,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原来,宋玄打听到一个恶毒的驱鬼之法,就是彻底烧毁尸身,切断鬼与阳间最后的联系,迫使其魂飞魄散。但在进行的同时,会招致恶鬼的疯狂报复和阻挠。  

说到这里,大家都沉默了。李夏想了想,站起来道:“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要是不这么做,就会被它们杀死。这兄弟俩的尸身应该都还在太平间吧?明天晚上,我在医院等你们,十一点我们准时行动。”  

一夜无话,李夏几乎没怎么睡,就早早起床去准备实习了。他离开寝室去水房洗漱的时候,张洛和宋玄都还睡着,昨晚一直没说过话的江至却下了床,跟着李夏来到水房。  

“小心张洛和宋玄,”江至小声对李夏说,“事情比他们讲的要复杂得多,今晚我们行动的时候,记得多留个心眼儿。”  

江至说完就走了,李夏被他弄得心中千头万绪,无奈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只能洗把脸,往医院赶去。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除了急诊和住院部之外,医院的其他大楼都关上了灯。李夏躲在一间杂物室里,等值班人做完锁门前的最后一轮检查后,才悄悄溜到一楼,打开一扇窗户,正好看见一个黑影麻利地翻了进来。  

“太平间在地下一层。电梯已经停了,咱们走楼梯下去,一会儿我上去跟值班人搭话,你们就趁机制伏他。”李夏说完,率先往楼梯口走去,走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儿——这位室友也太安静了,不仅不答话,怎么走路连脚步声都没有?  

“难道是张洛和宋玄搞的鬼?”李夏想起早上江至的话,顿时感觉到不妙。这时,一股熟悉的寒意袭来,恐惧像一只大手狠狠攫住了他的心脏。随着“滴答”几声响过,李夏感觉有液体滴落在脸上,他摸了摸,很黏稠,散发着腥味。  

李夏抬头望去,正好对上了一张苍白的脸。那对鬼兄弟中的一个攀在天花板上,另一个从它背上的伤口钻出一半身体,另一半仍然藏在伤口里,像吊“威亚”一样悬在空中,笑吟吟地看着李夏。黑色的血从它那没有眼白的眼睛里流出来,滴在李夏脸上:“看清楚,记住我的样子——我是弟弟,他是我哥哥。”  

巨大的恐惧像子弹一样击穿了李夏的心脏,他发了疯似的大吼,踉踉跄跄地向太平间跑去,却发现走廊无限延长,漫无尽头。  

突然,一只手抓住李夏的肩膀,用力一拽,将他摔倒在地。李夏挣扎着站起身,却被那人捂住了嘴巴。  

“我在加班,看到你撞邪了,过来拉你一把。”谭明的笑容很温暖,“我知道你是来干吗的。走,我带你去看点儿东西。”  

鬼兄弟消失了,走廊也恢复了正常。尽头的手术室里亮着昏暗的灯光,李夏跟着谭明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景象,禁不住呕吐起来。  

狭小的手术室内,挤满了各种各样残缺不全的鬼:只有一半身子或脑袋的、没有眼睛的、胸膛裂开的……还有一个没有四肢的鬼被捆在手术台上,旁边的架子上放着手术器械和与其身材比例相差很大的四肢。显然,它正在接受移植手术。  

见李夏要逃走,谭明一把抓住了他:“很多亡魂滞留人间,是因为它们死得太过凄惨,导致灵魂有各种各样的缺陷,不能进入轮回。就拿那对兄弟来说,弟弟一出生就用人造心脏替代了原本不健康的心脏,哥哥又把自己的心脏给了弟弟。失败的手术使两人死后灵魂都变得残缺不全,弟弟整个人成了哥哥的心脏,寄生在其体内,所以两人都无法投胎。令他们安息的唯一方法,就是由我来给他们做一次亡魂手术,把灵魂填补完整。”  

“我是个医生,只不过我的病人不仅限于活人。”谭明说道,“如果你想帮鬼兄弟投胎,就得先帮它们完成复仇,让它们安心接受手术。”  

谭明说着,关掉了手术室里的灯,满屋子的鬼瞬间就不见了。同时,一声巨响从门口传来,江至拿着手电冲了进来:“李夏,你没事吧?”  

离开医院后,江至告诉李夏,张洛和宋玄早就知道鬼兄弟会出现,根本没有按照约定来医院。而他实在不放心李夏,就瞒着两人找了过来。  

“这我还不知道。”江至摇了摇头,转而问道,“对了,你刚才在那间废弃的手术室里干什么呢?”  

“让你帮鬼兄弟完成复仇?”江至有点儿神经质地问道,“你确定是谭明谭教授亲口告诉你的?”  

江至的反应让李夏有些害怕,只好点点头道:“是的,可我根本不知道鬼兄弟的仇人是谁啊,它们不是漫无目的地杀人吗?”  

这是一份名单,所有参与鬼兄弟生前移植手术的医护人员都在上面签了名,赫然就有江教授、谭明、张洛和宋玄的名字!  

“鬼兄弟根本不是在漫无目的地杀人,它们是有目标的,所有参与它们手术、间接害死它们的人都得死!”江至突然恨恨地说道,“你看过校论坛上的帖子吧?其实江全有就是我爸,而谭教授,也已经失踪好多天了。”  

江全有就是江教授的全名,碰巧,张洛、宋玄和龙威又都是江至的室友,为了弄清父亲的死因,江至一直在暗中调查整个事件。  

“不可能,我每天去医院实习,都是谭教授带着的,他怎么可能已经死了?”李夏反问道,可是很显然,他没什么底气。  

“不管谭明是人是鬼,我们现在都只剩一天时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试他的方法了——除掉张洛和宋玄,换我们俩一命!”  

李夏和江至回到寝室后,张洛和宋玄已经睡下。第二天,李夏照旧去医院实习,谭明像平时一样予以耐心指导,没有丝毫异样。  

一切都很顺利。晚上,江至弄来安眠药,放进了张洛和宋玄的杯子,他和李夏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两人睡去,再将他们杀死。  

梦里,李夏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停地奔跑,身后的鬼兄弟穷追不舍,他全身被墙壁撞得生疼。  

就在鬼兄弟就要抓住他的时候,李夏猛地惊醒,却发现自己不在寝室,而是在昨天晚上那间挤满了亡魂的废弃手术室!  

他想动却动弹不得,这才发觉手脚已经被捆住。昏暗的灯光下,三个身影慢慢靠近,居然是张洛、宋玄和江至。  

原来宋玄所谓的“恶毒的驱鬼之法”完全是胡扯。他们早就从谭明处得知,能阻止鬼兄弟复仇的唯一方法,就是给它们做亡魂手术,送它顺利投胎。但由于弟弟的心脏是哥哥的,而他自己的心脏早已不知所终。所以完成手术的必要条件,就是找到一颗与弟弟生辰八字相同之人的心脏,让它吃掉,再把哥哥的心脏物归原主,从而补全他们的灵魂。  

宋玄狞笑着掏出一把匕首,朝李夏逼近:“对不住了,虽然我们无冤无仇,但我还不想死,只能靠你成全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手术室里的灯突然熄灭了。一股寒气袭进了手术室,鬼兄弟破门而入——弟弟守住门口,哥哥纵身扑倒了宋玄,在他身上疯狂地啃噬起来。  

“十二点已经过了,看来你们没有好好珍惜这两天时间啊!”龙威露出黑牙,张狂地大笑起来。  

李夏被龙威看得发毛,慢慢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也顾不上旁边还在吞食宋玄尸体的鬼哥哥,劈头盖脸地问江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江至笑了笑,朝手术台旁边的帘子叫道:“谭教授,看了这么久好戏,你也该现身了!”计中计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下面就让我来解释一下这所有的事情吧。”一只手掀开了帘子,谭明教授脸上挂着他招牌式的笑容,悠闲地走了出来。  

原来,谭明因为医术高超被阴间的鬼魂看中,成为一名能够帮助鬼补全灵魂,送它们投胎的“亡魂医生”。  

在给弟弟移植心脏之前,他和江教授已经分析过,哥哥虽然身受重伤,但心脏的各项指标都很好,加上两人是亲兄弟,产生排异反应的几率微乎其微,手术的成功率能达到百分之八十。  

张洛和宋玄作为助手参与了手术,却因为他们两个大学四年不学无术、马虎大意,分别造成了两起意外,导致本来成功率很高的手术失败了:负责血浆的张洛弄错了血型;宋玄弄错了兄弟俩的身份,将各项健康指标和资料全都记反了。  

兄弟俩死后化身怨气极重的厉鬼,开始对参与手术的人进行报复,第一个就杀死了江教授。谭明作为主治医生之一,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在鬼兄弟找上来的时候,主动表示愿意为它做亡魂手术,帮助它投胎。  

于是,谭明就要做完两件事:第一,杀死所有引发兄弟俩怨气的人;第二,找到一颗和弟弟生辰八字相同之人的心脏。  

很快,谭明就利用职务之便,在学生信息库里找到了符合条件的李夏,成为了他的导师。后来,张洛和宋玄被鬼兄弟找上,却意外地害死了龙威。龙威化身厉鬼来找他们复仇,他们只好来找谭明寻求帮助。谭明把需要一颗心脏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透露了一部分计划,同时怂恿李夏搬到了他们宿舍。  

“张洛和宋玄从在手术中出错时起,就已经是死人了。”谭明叹了口气道,“我假意答应他们会取你的心给鬼兄弟做手术,让他们把你骗到医院里来,其实只是为了误导你,让你按照我和江至制订的计划行事。我告诉你和张洛、宋玄的信息都没错,但都只是一部分。”  

“可我是无辜的!”李夏不甘地大叫,转而对江至道,“江至,救救我,我们无冤无仇……”  

“抱歉,我要是救你,就和它有仇了。”江至无奈地指着旁边已经将两具尸体吃了个干净的鬼兄弟,“我是为了给我爸报仇才帮谭教授的,现在间接害死我爸的张洛和宋玄都死了,我已经达到了目的。至于你,我无能为力。”  

李夏已经陷入了绝望,鬼兄弟慢慢移动身躯,挡住了手术室的门,同时狞笑起来,异口同声地说道:“记住了,我是哥哥(弟弟),别再弄错了!”  

因为只顾着盯着鬼兄弟,李夏没有注意到,谭明不知何时移动到他背后,举起了锋利的手术刀。最后一次手术  

李夏被刺了一刀,倒在一边,谭明取出了他的心脏。他趁着心脏还在跳动,喂鬼弟弟吃了下去。  

弟弟吃下心脏,又吐出了哥哥的心脏,两鬼继而安静地躺在了手术台上。谭明拿出一套特殊材质的手术器械,把哥哥的心脏重新填进了它的胸腔,很快就完成了这次亡魂手术。  

补全了灵魂的鬼兄弟不再狰狞可怖,变成了两个白净清秀的青年,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表情安详。  

“我是主刀医生之一,也是他们的‘仇人’,所以我早就被杀死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手术了,无论是作为人类医生还是亡魂医生。”谭明的身体逐渐暗淡、溃散,“江至,你能告诉我吗?我们明明可以任由鬼兄弟杀死仇人、取走李夏的心脏,再来为它做手术。你为什么非要设计出这一步步陷阱,让他们经历这一番猜忌、恐惧和绝望后再死?”  

“任由他们被厉鬼杀死,实在太不过瘾了。我要他们在死前经受折磨,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江至的表情渐渐疯狂起来。他上前夺下谭明那把能够触及鬼魂的手术刀,分别在兄弟俩的脖子上各划了一刀。  

谭明终于彻底消失了,江至看着兄弟俩的亡魂在手术台上痛苦地挣扎,狰狞地笑了起来:“还有,我要看着杀死我爸的真凶在自认为解脱的那一刻体会魂飞魄散的滋味!”  

江至话音未落,手术室里突然就挤满了亡魂,无头鬼、断舌鬼、半截鬼……它们涌向江至,将其围在中间。  

“你拿了亡魂手术刀,就是新的亡魂医生了。既然如此,你就帮我再找一颗心脏,送我投胎吧!”  

李夏的鬼魂突然出现在江至背后,他的胸腔被剖开,里面空荡荡的,像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校园灵异:被吓死的老师…
下一篇: 灵异故事之照片上的女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