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兰州大学研究生坠亡事件追踪:是谁把他推下楼?

2017-05-25 16:39:50 作者:超人

5月23日早晨,兰州大学官微发布消息:今日凌晨,我校盘旋路校区一男研究生不幸坠亡,学校和当地警方正在紧急处理。记者采访到兰州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根据公安部侦查结论已排除他杀可能,学校已妥善处理善后事宜。死者家属目前已将尸体带回家。

马文龙的弟弟马文鹏对于处理结果说不上满意,他想不通哥哥那么优秀,在学校说没就没了。但太阳快要下山,他着急把哥哥从停尸房接回去。“我们少数民族的习俗是必须在太阳下山前下葬。”他不想哥哥再受罪。

兰州大学研究生坠亡事件追踪

QQ截图20170525163703.jpg

马文龙遗体在医院停尸房

两份论文意见相反 毕业突遭延期3个月

马文龙,32岁,兰州大学基础医学院2014级在读研究生,有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儿子。妻子于培培说,为了完成论文,“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住。”

5月17日,论文评阅意见下来后,马文龙就开始焦虑。盲评的两份意见表产生了分歧,一份表扬其论文“有一定创新性”同意准荐毕业答辩,另一份则批评其“撰写结构明显错误”要求3个月后重新评阅。于培培听丈夫说,跟研究所反映了评审结果,但似乎沟通并不愉快。但他不能再等3个月了。他的工作已经找好——甘肃省人民医院,7月3号报到,上班后,就可以喘口气了。

QQ截图20170525163717.jpg

一份评阅意见显示:3个月后重新评阅

QQ截图20170525163724.jpg

一份评阅意见显示:同意推荐参加答辩。

马文龙出生在兰州的小农村,爸爸有精神病病史,84岁的奶奶长年瘫痪在床,家庭贫困。但马文龙两兄弟却是读书的料,一路通关考上大学。哥哥更是通过少数民族骨干计划申请上了兰州大学的研究生。

按照骨干计划要求,毕业生一律按定向培养和就业协议到定向地区和单位就业,硕士服务期限为5年。因此,马文龙本应该回到渭源县第二人民医院工作。但为了改善家庭情况,他冒着风险选择了甘肃省人民医院。事后,马文龙四处借款,赔偿了学校11.7万的违约金,并补偿了原就业单位5万余元。

本以为赔偿后就可以顺利毕业,再通过勤勤恳恳地工作一步步把借款还了,好好把自己上幼儿园的孩子抚养长大,孝顺父母,没想到论文答辩却可能要延期3个月。

原单位没了,新工作丢了,还多了十多万的债,一切都成泡影。

对此,马文龙沮丧极了。他所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是求自己的导师帮忙。

黑色24小时 再也等不回来的丈夫

1495619612825413.jpg

星期一,自杀的前一天。马文龙早上6点多就出门找导师。“导师对他态度不好,说就你这样还想毕业?”于培培说,“导师还说过其他什么话,他没告诉我,估计说得特别难听,作为一个男人,他没办法跟我说那种话。”

于培培心疼,安慰马文龙,“没事儿,说了就说了嘛,老师说也是天经地义的。他是什么人你也清楚的,就按照他说的干就行了。”

晚上,马文龙在家里吃了饭。一个鸡蛋,两杯茶,两个馍馍,一点米饭。然后拿上书包和电脑准备去学校,导师让他先做PPT参加第二天的预答辩。

“你晚上还要熬夜呢,你把红牛喝了。”于培培叮咛他。马文龙在路上买了三罐红牛,回寝室和室友分着喝了。

晚上9点38分,于培培不放心,给丈夫打了电话。

“你到了没?”

“到了。放心吧。我现在正和那谁在做PPT。你和娃早点休息吧。”

“你明天早上回来不?回来洗脸刷牙。”

“不用了。我宿舍啥都有,我就在宿舍里弄了。”

这再正常不过的对话,于培培没想到竟成了诀别。

在生命前最后几小时里,是吴念(化名),马文龙最好的朋友陪伴了他。当未来网记者试图让他重现当时的情形时,吴念很抗拒。电话那端,声音疲倦低沉:我现在不方便回答。这些事情请不要再问我了。

但在此之前,吴念有向马文龙家属描述了当时的情况。马文鹏说,哥哥的寝室在5楼,吴念在4楼。哥哥当晚在吴念寝室和他一起做PPT。

大约做到1点多,马文龙做完回到5楼寝室。不一会,马文龙再次走出寝室,爬上6楼,站在厕所窗台边,纵身跳下。

次日6点,早起的人纷纷走出寝室。楼外,一摊血,一双鞋,一具冰冷的尸体,惊醒了还迷迷糊糊的人群。

7点左右,学校报警,带走了没有呼吸的马文龙。

临近毕业,学生压力普遍很大。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 武装到牙齿:日本时髦全罩式战…
下一篇: 直播采蘑菇遇腐尸 主播野外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