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第一号实验:特洛伊木马

2016-04-18 21:27:13 作者:超人

理论上来说,这听起来完美无缺。

我们有钱可以采用任何有效且低调的方式,让对手搜寻不到我们,降低威胁,不会谴责我

们或美国政府。

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后来的情况。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我以为我们正在做的事会

被使用在正面的用途。

好吧,到此为止-我不玩了,我要将此公诸于世,一劳永逸。从此没有人会说,马修康威

尔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做过任何好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最起码,最后他找到了救赎。

我很抱歉事情现在讲得有点不清不楚,不过最后会真相大白的,希望是。简单来说就是:

二十年前,一组科学家被我们的政府秘密聘请参加一个“阿帕特”计画。那是希腊神话中

专司欺骗的神祇。他们总是喜欢听起来很炫的名字。

这个计画已进行许多被视为非常不道德和极端不人道的实验,我已经变成“恶棍”,并决

定要揭露他们。

不过,所谓的“恶棍”不是事实的真相。该计画在几年后解散,虽然我们有保密协议的约

束,但我们大多是不互相干涉。不管怎样,至少我觉得我是如此。

无论如何,我的意图很简单:我要揭露这些我们已经做了的实验,不仅是大众可以知道我

们以他们为名所犯下的暴行,也让所有被他们所影响的人知道:你没有疯。

当你的朋友告诉你,没什么事情发生,当医生说你没问题,当你被关在收容所,这是我们

干的好事。没有例外。

我们需要保持秘密。我们需要你变疯-因此,我们可以做任何我们想要的,没有人会相信

你。

所以,我们骗我们的研究对象。操纵他们,把他们逼到自己的理智边缘,将他们推离它。

一切都是以科学为名。

但是容我离题。我应该要回归到重点-我们的实验。在我找到所有的档案前,我有些搜寻

工作要做,但我并不想延后这件事。天知道我如果现在不开始,以后就永远不会将它们贴

出来了。

因此,事不宜迟:

实验#001:特洛伊木马

第1天:

种子被正确地植入。目标完成了她的约会,没有察觉哪里不对劲-她似乎对我们的行动完

全不以为意,所以我们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我们将持续密切地观察她,了解情况的进展。

第7天:

她打电话给她的刺青师,她说那些墨水让她感觉比平常更刺痒,她还注意到有一点肿胀。

他回答说那是正常的,每个地方愈合的时间都不一样。

人类的大脑有多么喜欢自欺的程度真是惊人,接受明显不正确的事情只为了保持自身的安

全。她相信他的谎言,并再次安心下来。孵化过程可能已经开始。

第14天:

目标本周联络了医生。她说她的手臂受伤了,她感觉她似乎看到有东西在里面移转。医生

怀疑是蛆-但是当然,我们知道这会发生,并为它做了准备-他在咨询过程中接到一个“

紧急电话”,我们礼貌地告诉他,他的妻子正计划在周末,在她的脖子上纹一个星星,而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会将墨水换成毒药。当然,我们的谈判代表使用更委婉的字眼

,但重点就是那样。

那个男人想出了一个漂亮的烂理由,解释为什么那不可能是蛆,然后她就带了些药膏回去

了。真令人佩服。

第21天:

这个过程几乎快结束了。那女人甚至无法离开她的家-她的手臂已经变得肿胀和扭曲,她

几乎无法做任何事情,除了在疼痛中无声地哭泣。她试图将虫子从某个点挖出来,但那些

大量的蛆在她的肌肉中蠕动,让她呕吐、昏倒。懦夫。

截至目前为止,至少有一只蛆进入她的血管。它很快就会到达她的大脑和完成它的主要任

务-真是个聪明的小东西,不骗你。

混合一些来自特别低劣物种的真菌和马蝇的基因,你就会得到我们的“特洛伊飞虫”-一

种能劫持人类大脑的昆虫,并使其移动到可以更容易传播幼虫的地方。

老实说,结果至今相当惊人。我希望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最后的结果是否能够成功。

第22天,午夜:

目标移动了。

第22天凌晨1点:

目标已到达目的地。看到她畸形的肿块,她的同伴变得绝望。有的呕吐,有的试图提供帮

助,有的甚至试图逃跑。但是为时已晚。

当她的尸体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伤口因子千只的特洛伊飞虫而破裂,牠们生来就有领土意

识和攻击性,牠们开始对其他的可能宿主蜂拥而去。一个接一个,每个人类都被感染了另

一个卵-最棒的部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无药可救。

我们评估这个实验是成功的。

实验01:马修的笔记:

我想很容易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尝试,它不是那么的干净俐落或高

尚。我们改进了不少。随着我们的进行,我们的实验有更多...提升。尽管如此,对于不

太聪明的你,这里是概要:

我们借由混合来自冬虫夏草真菌的基因特性,黄蜂的侵略性,还有马蝇本身行为,制作出

这种特别型态的马蝇。

然而,这并不只是透过基因的拼接将这些东西凑在一起。它更像是我们研究这些物种,了

解什么样的荷尔蒙组合会释放在牠们自己或牠们的宿主身上,以及牠们究竟产生了什么期

望效果是我们想要复制的,然后我们再一一手动添加每个特性到我们的小飞虫身上。

整个事情花了我们三年多来完成,真的,虽然实验是成功的,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更快的方

式来获得成果。

尽管如此,政府对于我们的结果很高兴。我们攻击的女人是他们数个月来一直跟踪失败的

间谍。他们不知道她为谁工作,或他们正在做什么-我们是这样被告知的-但他们知道他

们最近从与我们从事相似实验的机构那里,偷取了机密的讯息。最起码,他们不得不销声

匿迹,掩人耳目,所以这样的消息并没有被公开。

讽刺的是,我是那个领导这些实验的人,而现在正将这些讯息透露给大众,尽管一开始我

就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无论如何,飞虫是成功的。牠们的本能就是要宿主去找到他们所能去的“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她自然会前往他们的指挥基地。就这样,我们的木马以高超的一击打倒了整个特洛

伊王国。

嗯,这是我现在知道的一切。我需要从其他案件搜寻更多讯息,我想给它一点时间,以确

定是否能够安全的继续下去。

我想,如果我没有在发布这篇文章后一小时死亡,我可能是安全的。

再会,

马修康威尔医生。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怪谈系列:土左卫门
下一篇: 古屋的故事:坏菌之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