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蛙毒怪谈系列1-3

2016-04-10 17:13:38 作者:超人

一:

这是我国中时发生的事,在某个夏日,我去到学校后发现教室一角围起了人群,以某些男生为中心,不知道在吵闹什么。

“是在干嘛?”

抓住离我最近的一个人问了之后、“青蛙啦”他用打从心底觉得恶心似的表情对着我说。“那家伙,把青蛙放在宝特瓶里面带来学校”听这语气,他应该很怕青蛙吧。“恶……”他发出作呕的声音走掉了。

我代替他的位置,挤进人群。喧哗的人群中心,是名风评不怎么好的男同学。在这里先称他为O吧。O手上拿着的是1.5公升的宝特瓶。外包装被撕掉,有只褐色的青蛙很挤似的被关在里头。

“呀啊!”出于好奇而围观的女生们发出了惨叫。

他把青蛙拿给周遭的人看,以那些反应为乐。看到我以后,“你看”他将青蛙递到我鼻子前。青蛙移动手脚,贴在瓶子侧面。白色腹部上有着黑色斑点,背上则有一粒粒的疣。大小约6~7公分,是只幼蟾蜍。

我毫不害怕也毫不动摇地盯着蟾蜍看,O见了我的反应好像有些失望。对从小就摸遍哺乳类爬虫类昆虫类鱼类的我来说,蟾蜍并不恶心。我反而觉得有点可爱。我突然注意到瓶子上写着一些小字。可能是用麦克笔写的,虽然字很丑但勉强能辨识,是O的姓氏。该不会是O写上去的?还有一个疑问,他是怎么把蟾蜍放进瓶子的?

瓶口很明显比蟾蜍体积还要小;瓶子上有打几个透气孔,但直径只有5公厘左右,也不是蟾蜍能通过的大小。我问O是怎么把蟾蜍放进去的,他的回答却令人出乎意料:“我也不知道”。

一问之下,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从我们居住的城镇出发,越过一座山头就是太平洋。O和几位朋友在那个礼拜的假日跑去海边玩。

O有亲戚住在海边的聚落,他们就在那边玩并且住下;第二天,他们在聚落的外围发现一间奇妙的房子。

如同废弃房屋一般破烂不堪的小屋,在屋子四周的围墙上有大大小小的宝特瓶并排著。

“应该有上百个吧?”O说。

O一开始以为那是用来驱猫的,但不是这样。每个瓶子里都有一只青蛙。青蛙大小不一,除了蟾蜍以外也有绿色的青蛙。被困在透明宝特瓶里的那些青蛙,不是快被炙热的夏日阳光晒死,就是早已晒成干。O发现的蟾蜍是因为在瓶子里乱跳,瓶子才从围墙上掉落到阴影处,幸运避开日光。

“不要把那种东西带来啦~”

其他男生开着玩笑捶了O,结果O说:“想说很好玩啊”,还嘻嘻笑。

“然后呢?你要养牠吗?”

大概是班上第二强势的女生开口问他。差不多要开始早自习了。

“怎么可能养啊”O说。

“那要放生牠吗?”

听到她的话,O又嘻嘻笑了起来。

“喂,那边让开一下”

让旁边的人稍微后退,O像站在打者席上的打击手一样双手握住瓶口部分,摆出挥棒动作。瓶内的蟾蜍一下子天旋地转,只能随着他的动作滚落到瓶口。可以听到啪沙、啪沙的声音。讨厌的预感还没来得及出现,O已经开始大力甩著宝特瓶。

因离心力而撞击在宝特瓶底部的蟾蜍,从大嘴里吐出红色的块状物,被撞烂致死。尖叫跟哀嚎声同时出现,我身旁那位全班第二强势的女生跌坐到地上。看到这情景,O就在那边笑。

最后,他还打开瓶盖闻里面的味道。“呜哇,好臭”很吵的说。“反正牠本来也是会被晒死”O这么说。

即使如此也没必要杀了牠。不过我很清楚跟O说这种话是没用的。不是对喷出内脏的蟾蜍尸体,而是对O感到恶心的我,投去轻蔑的眼神。没过多久钟声响起,那个装着蟾蜍尸体的宝特瓶被想湮灭证据的O从走廊窗户扔进了学校后方的树林。

然而,O做出那些不恰当的举动对我们班而言已经习以为常,到了早自习时间这件事也没有引起什么问题。

问题是在隔天发生的。O没来上学。刚开始大家都认为他只是感冒不然就是跷课,没人在意。可是这情况持续了三、四天,班上开始产生‘他出什么事了’的气氛。

O的爸妈原本也只有跟学校说他身体不舒服,但过了一个礼拜,他们可能觉得瞒不下去了,才说出真正的原因。他的爸妈说,O死都不肯离开房间。他把自己的房间上锁,只有在妈妈送饭给他时,才会将房间门稍微打开。理由没人晓得。

班导和几个跟他比较好的朋友去看他,O也不开门,大吼著“不要打开”、“不要看”。一夜之间变得抗拒与人接触的O,令他的爸妈十分困惑。花了几天时间,O的妈妈总算隔着门问出了原因。

“……我的身上,长疣”O说。

脸上手上脚上的皮肤,都被像是水泡一样的疣满满覆蓋住。可是他妈妈听了之后却怀疑起来。平常送饭给他时,她会从门缝间观察他,至少她看到的那只手并没有长疣。某次送饭,她下定决心将门打开来;O非常凄厉的大叫,用尽全力赶他妈妈出去。

但是,他的身上真的没有长什么疣。还有另一件奇怪的事。自从O把自己关起来后,说起话来都断断续续,对话途中会“……咕呱……咕呱”,从喉咙发出挤出空气般的声音。

“感觉就像青蛙的叫声”,O的其中一位朋友说。

他封闭自己十天后,更是出现说不出的怪异举动。不吃饭、还有明明门是他锁上的,却说:“我出不去”、“门打不开”、“有透明的墙”。

而且说他觉得“很热”、“很痒”。

没有其他办法的爸爸,强行破坏门锁,把O拖去医院。他的身体没有长疣,却布满像是抓痕的伤。不知道他住院期间发生什么事。住进精神病院、出院,O回到学校已是隔年,约过了半年的时间。

虽然他回来了,但却完全变了个人。他变得沉默寡言,以前那种不知是好是坏喜欢吵闹的个性消失无踪,总是一副畏畏缩缩、阴沉的样子。

说话时,会发出“……咕呱……咕呱”的声音,没办法好好讲话。

时序又回到夏季。

他关在家里那阵子,班上都在谣传这是‘蟾蜍的诅咒’。

O被蟾蜍幽灵附身啦、爬虫类*的诅咒本来就比较厉害啦、也有人提起他是因为摸了蟾蜍所以才会长疣这种迷信的说法,还有人认为不管怎样O都太可怜了。

我觉得他自作自受。不过至今的人生当中,杀青蛙这种事我也曾经做过。虽然会被说是人类至上主义,但我想,仅仅杀掉一只蟾蜍,真的就会出现那些症状吗?

我不同情他,却感到不可思议。也觉得这件事有些令人在意的点。

将比瓶口大的蟾蜍放进瓶子里的方法、瓶子上写着O的姓氏、其中最在意的,就是那间并排著许多宝特瓶、位在海边的屋子。

那时的我刚开始对灵异事件产生兴趣,也正处于对不可思议的现象或是不可解的谜那类东西最好奇的年龄。

再说,一旦发现在意的东西,我是不可能毫无动作的。自己说是有点那个,可我就是这种有着麻烦性格的人。

按捺不住的我,决定要在那个夏天造访O说的海边小屋。

独自一人前往感觉不太安心,所以我约了一位朋友跟我一起去。那位朋友是‘自称看得见的人’,也可以说是让我对灵异事件感兴趣的契机。

“欸,等下次放假,我们一起去O说的青蛙屋子看看吧”

在学校向朋友说了以后,朋友面无表情,又像感到无比麻烦那样:“……被诅咒的话我不管喔”他是水母。当然,这是绰号。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 沉入湖底的农家
下一篇: 怪谈之跟空气男友谈恋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