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怪谈之樱花盛开时

2016-03-31 00:37:15 作者:超人

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总是会忆起。那些从小学一起玩到高中的狐群狗党,A、B、C恶友三人组,还有我。还有另外一人,一样是从小学开始就一直玩在一起的,叫小樱的女孩子。小樱在我们之中,并不算是偶像般令人称羡的存在。但由于也没有其他在来往的女孩子,所以也觉得小樱算是天真可爱讨人喜欢吧。

我们所有人都抱持过‘想和她交往。’这样的想法,却又彼此间故弄玄虚。曾经就是那样令人无可奈何恨得牙痒痒的关系。高三那年的夏天,我们五个人在夏日庆典之后,买了酒在附近的公园喝。借着酒劲,话题不知不觉变成了试胆。

附近的树林里有个坟冢。在坟冢前合掌,会有可怕的女鬼出现,看到的人会精神错乱、发疯--这样无聊的谣言,却在当时以半传说的姿态流传着。

“我们去看看吧!”当时,看起来最无良的C这样开口了。或许是错觉吧,一向专门帮腔的B却不像平时那么有精神“不要吧‥”他露出小狗狗般的可怜表情看着C。

能文能武又正义感十足的,我们的英雄A,像是很感兴趣,却也担心地询问著小樱“妳怎么办?要回去吗?”要说我的话‥‘小樱也一起去,然后让她看到我冷静沉着的一面,如果能对我产生好感的话就太幸福了。’

当时的大家肯定都是这么想的吧,考虑到这一层面,那时的我期待着看到小樱摇头的身影。“我也要去!只有你们几个太让人不安了!”小樱也表示立场要同行,我们一行人便往树林走去。

那时的我们,并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沉默地走进树林,随着酒意淡去,我们的话也越来越少。幸运的是小樱走在我旁边,拉着我衬衫的袖子。夜晚的树林,只能依靠着月光和A的手电筒微微的光亮。

不久,好不容易总算是到达了传说中的坟冢。“在这边合掌?这样?”C不知道是还在酒醉,或者是在逞强著不表现出害怕,他以平常不会看见的滑稽夸张姿态,靠近坟冢。

B则已经脸色苍白看着我和A说“我们回去了吧…”A则是尽力保持着冷静,小心翼翼地观察著周围。小樱一样紧紧地抓着我的衬衫,力道大到仿佛要将衬衫撕碎,或许是心理作用吧、似乎抓著衬衫的手也在颤抖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

B以非常可怕的声音惨叫着的同时,恐怖和紧张的情绪也超越了极限的我们,如脱兔般四处乱窜、落荒而逃。谁是怎么逃走的?是从哪里跑出去的?这些全都不记得了。只是,没头没脑莽撞地跌跌撞撞跑着。

总算从树林里跑出来的我,跑到公园时短暂茫然地发楞,稍迟了点A也回来了。“其他那些家伙呢?B和C还有小樱呢?没有一起吗?”被A用有些严厉的口吻质问著,虽然很后悔一个人逃跑,但我也表示没有见到他们。

A啧了一声之后,要求我也一起去找他们。但就算是A,刚才也害怕了吧,手电筒也弄掉了。结果变成,家离公园最近的我,先回家拿手电筒后再出发去树林。从家里拿出手电筒回到公园的时候,正好看见C像捡回一条命般,好不容易才走回到了公园。

C也和我一样,没有见到B和小樱,并且也不愿意再回去找他们。A瞪着C说著“先说出要试胆的是你吧!!!”C看起来很难为情的样子和A直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对‥”“但是,我看到了喔。那个像女生的影子,像是要从坟冢的后面出来一样…”

平常总是对我们嗤之以鼻冷笑的那个C已不复存在,现在在这里的C是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那个女生要抬头的时候,B大叫了,所以我心想‘糟了!’”听了这个之后我也想起刚才的光景,对于要去这件事情也开始犹豫了。拒绝要去的C和主张要去找两人的A和模棱两可举棋不定的我。

三个人陷入胶着状态的同时、全身沾满泥土的B蹒跚地走来。呼吸繁乱衣衫不整,到处都流着血。“没事吧?”我马上跑到B面前问著“小樱呢?”B当时只是哭着回答“不知道‥”

各自向父母说明事情的经过,也联络了警察。那天的夜晚,町内总动员搜索著小樱,她却还是下落不明。坟冢的周围重点搜索、却任何线索也没发现。

在那之后,虽然搜索也进行了好几周,但依旧没发现小樱。我们也自发性的每天在树林集合,搜索著小樱的下落。找了一周后有了某种程度的觉悟。是‘找小樱’不是‘找小樱的遗骸’我这样劝著自己,一边持续寻找著。

找到小樱的时候,是翌年的春天、樱花开的时候。在树林的出口附近,发现了白骨化的小樱。借着衣服和所持有的物品被确认是小樱本人。应该到处都找过了,为什么偏偏没发现呢?我们怀着懊悔的心参加了葬仪。

小樱的父母,对我们的事不曾口出恶言,当我们是女儿的好朋友一般地接待着我们。那是该有多艰辛啊?就连当时的我们都能感受到那样的疼痛。

A和小樱的父母深深的低头鞠躬。他开始说出,我们事前想好的吊慰小樱的心愿“可以把小樱的骨灰分一些给我们吗?”小樱的父母很惊讶地看着A。我接着说著“我们想把小樱的骨灰,埋在我们五个人常去的公园的樱花树下。”

“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不先问过住持的话‥”父母踌躇著,和住持相互交谈著。“如果家属许可的话‥那就可以吧。”得到了住持的许可,我们在葬仪之后,边哭边将小樱的一部分埋在满开的樱花树下。

我们因为升学、就职,开始分别走向人生的支路。我和A升学、B是自由业、C则是就职。

各自过着忙碌的日子、尽量不去想着关于小樱的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当然,为了什么而到访公园的话,会坐在樱花树下想着关于小樱的事、和她说说话。

我也会随心所欲地想着那些和小樱的美好回忆。

翌年的成人式,隔了好久,我们四个人总算是见到面了,在附近的居酒屋,说著以前种种的我们。

酒精的效力开始渐渐发作C唐突说著“不见见小樱吗?”

A则是反应过度的语气“喂、你!还真能说这事阿?”

C慌慌张张地解释著“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公园看看吧!”

B并不像那时候那样感兴趣“幽、幽灵,如果变成幽灵出现的话该怎么办?”他胆怯地说著。

C则往B的背上打了一下“如果是小樱的话,就算变成幽灵也想见吧?”他笑着说。

也想像C那样,和那件事情作个了结,这样想着的我和A,也同意去公园的事了。

自从将小樱埋葬之后,这是第一次四个人一起来这个公园。

夜风,毫不留情冷却着我们被酒精温暖的身体。

樱花树的树干还是冰冷冷的,让人觉得春天的来访,仿佛还很遥远。

“小樱,好想见妳‥” C这样嘟哝著“明明一直很喜欢妳的‥”接下来的话,却让全员都微微点头。

这是大家都想说,却没说出口的话。

“我也是!”A和我也开口。

“永远都喜欢。”B这样说著,在不知不觉中大家都合起了掌。

“哇啊啊啊啊啊啊---‥!!!!!!”和那天一样,B以非常可怕的声音惨叫着。

那天的小樱、和那时候的她一样,慢慢地从樱花树的后面现身。

和那天不同的是。

愤怒的表情和全身布满令人心疼的伤痕,然后、两腿之间潺潺流着鲜血。

小樱缓缓的往我们、往B的方向靠近。

B受到了非常大的惊吓,瘫软在地口吐白沫。

我、A、C就像被束缚住一般,没办法从那个场合移开。

“原谅我、原、原谅我---‥!!!!!”B颤抖著,声音都变了调。

小樱刚来到B的眼前,像是进入B的身体里一样,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B开始非常剧烈的呕吐,突然无力地跪趴在地上吐著,其中也搀杂着血。

好不容易吐完之后,这次是没有来由地动着嘴,血和污物从B的口中流出,仿佛无止尽一般流个没完。

当注意到,他正咬著舌头和脸颊碎肉的时候,B已经全身痉挛、两眼翻白地呻吟著。

在我们总算跑到B身边的时候“对不起喔‥”头上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我们往上仰望着,那是记忆中甜美漂亮的小樱。

泪水模糊了眼眶,小樱消失了。

“小樱!别走啊!!”A这样叫出了声。

C则是到B的身边,将濒死的他又痛殴了一顿。

“王八蛋!混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C边哭边揍着他,而我并没有拦他。

B在那之后被救护车载走了,总算是留住了小命。

但是口腔和内脏都受了很大的损伤,脸也骨折了(那大概是C揍的吧)。

比起这个,他因为精神异常,伤口痊愈后就住进了精神病院。

C则扛起B受伤的全责,以伤害罪被逮捕,因‘酒后滋事’被开了罚金。

到了春天,我和A又来到那个公园。

小樱或许已经到天国去了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A开口说了。

“小樱很勇敢…

那一天,那个女的从坟冢后面出来的时候,我也害怕的逃走了。

但回头的时候,我看见了喔‥

小樱掩护着那时候来不及逃跑的B…

即使是这样,B却在那时候将小樱--‥”

A说出的话,有着无法言喻的哀伤和深刻徒然地无奈。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怪谈:废弃旅馆
下一篇: 怪谈之下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