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巢食者怪谈系列之戒指

2016-03-25 15:28:21 作者:超人

有关B学生时代前男友的故事,之前我已经有提过了,因为E不是跟我们一起玩的这一挂,所以他跟古井的事情没有关联,我听说他跟B在毕业之前因为有关就业的事情意见不合,所以最后分手了。

说不定他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在B体内进出的那个东西的事情吧。

学生时代,B曾经把E送给他的戒指拿给我们这群朋友们看,那是一只用黄金跟白银一起打造的戒指,依照我们这一挂的女性朋友的说法,那个戒指算是相当高级的东西,但A看到戒指的时候却露出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表情,那已经是古井事件发生以后的事,我在事后偷偷跟A打听。

“那个戒指有什么问题吗?”“……嗯……可能会很糟喔。可是,要怎么办咧,你有认识能够除灵的人吗?”

除了A以外,我根本就不认识任何正牌的“看得见”的人,我这么回答了以后。A就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了,虽然A自己是可以看得见,但她都只有用经验法则避开危险的事物而已,至于类似通灵人的朋友则是一个也没有。

“……而且,B应该也不会愿意把那个戒指借给我吧……如果把B带去可以除灵的地方,B体内的那个东西恐怕就会先引发纠纷了……”

何况,如果告诉B那个戒指带有灵异方面的危险,依照B的个性,她一定会觉得那超有趣的,反而一定会贴身携带,这连我也能够想像得到。

“……唉呀,反正B也有那个东西在,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我对A这么说,但A却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嗯……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有一点……”她的回应仅止于此,对话就此结束。

第二天,A在大学校园里因为意外事故而受了伤,因为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废弃玻璃切了一道锐利的伤口,所以被送到了大学的保健中心,那时候A交代跟她在一起的同系同学帮她把包包放在距离最近的教室里面,她之后会再去拿。

结果,我在意外发生之后碰上那个同学,谈到了这件事情,最后的结论是,“就这样把钱包或贵重物品随便放著是不是会出问题啊?”所以就决定由我去帮她把东西先收起来了。

到了那间教室以后,里面空无一人,A的包包就这样放在椅子上。虽然我对她包包的外形有印象,但如果拿错别人的东西就不太好了,所以我只好冒犯一下,打开包包确认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写了名字的东西。

结果呢。在放钱包的那个口袋里面,我看到了一个用塑胶袋装的戒指,跟钱包放在一起。跟B前几天到处炫耀给别人看的那个别无二致。咦?为什么咧?这是B的戒指吗?为什么会在A这里?

虽然我也有这么想,但说不定也只是A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啊,也说不定就是A下定决心跟B不告而取,然后拿去除灵,总之我确认了钱包里面的证照资料以后,拿着包包想要走出教室,这时候就听到后面“喵~”的一声。

回头一看,窗台上有一只灰扑扑的猫。牠又“喵~”地叫了一声,然后就咻地一下从窗户跳到外面去,之后过了一会儿,我才突然发现…

……刚才这里根本就没有那只猫吧?而且这里可是四楼耶?窗户外面有树枝之类的吗?我慌慌张张地放下包包跑到窗边,窗外什么也没有,没有向外伸展的树枝,而且也完全看不到那只猫的踪迹,当然也没有掉下去摔死。

“……从四楼的高度摔下去还可以顺利生还是吗?”

我一面这样想,一面拿起A的包包,然后大吃了一惊。包包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的伤痕,刚才绝对是没有这一道伤痕的。而且这时候脚边又传出一声“喵~”,仿佛就是要帮我做最后的确认一样,这时候我终于可以确定A之前非常在意的那个戒指,现在就在我手上的这个包包里面。

“………”

就在我感觉背后发毛的时候,又是一声“喵~”,紧接着就是“咔哩”的一声。我往下一看,鞋带上打结的地方有好几到裂痕。当然我脚边并没有猫的存在。

“喵~喵~喵~”

这一把声音从距离我相当近的地方传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它越来越令人讨厌。我开始冒起了冷汗,在我四周徘徊的叫声之中,隐隐约约地隐藏了一阵阴沉的人声。

“……这种人还是死了吧!死了不就好了吗?”那是一种好像加了回声效果的声音。“……!”

全身僵硬的我急忙拿出手机,立刻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铃声还在嘟噜噜、嘟噜噜地响的时候,我脚边那只看不见的猫也一直在叫唤。我的鞋子跟包包上面都发出了咔哩咔哩的声音,余光瞥过地面的时候,也觉得地面上也好像多了一些伤痕。

“咔哩!”

差不多就在我脚上感受到这么一股刺痛的同时,电话也接通了。

“喂~你哪位?”

“是B吗!?那个,是我啦,那个,妳有听说A的事情吗?”

令人庆幸的是,B正好在学校里面。我急忙对她说明A受伤的事情,请她帮忙保管一下A的东西,B爽快地答应了。挂上电话以后,我十万火急地抱着A的包包冲到跟B约定见面的地点。脚边不断地传来猫叫声,还混杂着悉悉窣窣的一阵阵“去死吧”或者是“死了就好了”的女性呢喃声。

就在我冲出大楼的那一瞬间,感觉两脚中间有东西“咻!”地一下穿了过去,我的脚被它绊住,一整个摔了出去,还撞到了停在路边的脚踏车。

“呜哇~你还好吧!?”

B一面大叫一面从我们预定会合的贩卖机那边冲了过来。

“你的手!还有脚上也都流血了耶!”

B大呼小叫地拉我起来,帮我拿东拿西的,等我回过神来,猫叫声跟女人的声音都已经消失了。

不过,我后来确认了一下,果然我脚上的伤不是被脚踏车的金属零件刮伤的,那是被爪子抓伤的伤痕。

A的伤其实没有那么重,而A包包里的戒指则是A跟B借来的。据说A是对B说,她实在是很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所以想拿去给店家当作样本,告诉店家说她想买这样的款式,就这样跟B借来了。只是,当我对A说我把包包交给B保管以后,A却只说了一句“……啊,这样喔”而已,之后就连猫叫声跟女人的声音也没有对我说明了。

……我之所以现在又想起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最近A去了B家的关系。听了有关B的房子跟白色衣服与神社的那件事情以后,

我了解到事实是:“B体内的东西只会保护B自己而已,并不是本身就会驱除恶灵。即使周围的人因为池鱼之殃而遭受祸祟,只要B没事它就绝对不会插手。”

于是,我就突然间对戒指的这件事情非常在意。我事后还有再跟B聊过有关那个戒指的事情,当时B已经把A还给她的戒指戴在手上了。

B那时对我说:“A说她想要买一样的戒指,但后来没有找到。那是E找他亲戚家的女孩子帮忙一起挑的。”

帮E挑选戒指的那个女孩子,在E还没毕业之前就去世了。我记得,E说他要去参加丧礼,应该确实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不久的事。我听到女人的声音的时候,对方确实还活着,所以我当时以为这两件事情没有关系。至于戒指的事情本身,因为戒指已经回到B手上,而且B看起来也没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也以为这件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

但是,现在想想看,无论如何都感到相当在意,所以我前几天又跟A问了一次。虽然A感到十分地困扰,但大概还是没办法永远憋在心里不说,所以在我屡次逼问之下,她还是跟我说了。那个女孩子有问题。

“……我想E亲戚家的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喜欢E吧。我不知道她是去哪里查到诅咒的方法,但那确实是正式的诅咒方式,正式到要真的杀死一只猫的程度,所以她应该是真的很恨B吧。”

我所听到的声音,果然应该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声音。我猜想,应该是她一边杀猫,一边自言自语地诅咒从E手上拿到戒指的女人去死的时候的声音。

而A所担心的,其实不是B遭受诅咒的问题。A已经可以正确地理解B体内那个东西的本性,所以她在意的是,对方用杀死动物的方式进行了正式的诅咒之后造成的“返咒”。

“……当时我们两个的伤都不太严重对吧?我想,那个诅咒本身应该是没有可以杀人的力量,但是…”

B的体内还有那个东西存在。A觉得,当B体内的那个东西把别人针对B施放的诅咒正面反弹回去的时候,“应该是会受到一些加速的影响……”

A当时就只有这样说而已了。我想,当时A应该是想把戒指拿去找哪里的通灵人,然后把上面的诅咒解掉。讲真的,我跟A谈过这件事情以后,有点没办法整理自己的心情,感觉很混乱。如果我没有把B叫来,没有把A的包包拿给B的话,E的那个亲戚应该就不会死了吧。当我跟A说,我已经把她的包包交给B保管的时候,她也没有急着想要拿回来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已经来不及了,或者是因为她害怕又会受伤?这我没有办法确定。

无论如何,这都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B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吧?她只是因为收到了男朋友送她的戒指而很开心而已。她是个有点粗枝大叶,但心地却很好的女生,A说想要找一样的戒指,他就爽快地把戒指借给了A。但我也不能接受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同时,虽然会亲手杀死猫来对别人下诅咒的女孩子确实令人毛骨悚然,但我也没办法不去想,如果她碰上的不是B,这件事情根本不至于会死人。

A之所以会一脸复杂的神情,一再地重复说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的那种心情,我这次终于可以切身地体会到了。不好意思让各位听我在这里吐苦水了。故事就到此为止。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学校的流言
下一篇: 山怖怪谈系列一:老婆帮忙打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