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怪谈:我现在是神喔!

2016-03-13 15:41:08 作者:超人

我妈妈的娘家在熊本县,前几天,一直住在娘家的妈妈的姊姊(也就是阿姨)过来我们这里玩,刚好,是大家正在收看在电视上播放的‘魔鬼终结者2’的时间,其中有一幕,是想像核弹掉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有那么一幕是正在玩耍的小朋友们被烤焦的镜头吧,一边看着那一幕,一边脱口而出“一瞬间皮肤什么的都会剥落吧,好恐怖~”的时候,阿姨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一边说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阿姨的大女儿之前生了一对双胞胎,因为表姊的身体非常瘦弱,听说生产过程相当的困难,从预产期之前两个月就提早住院,因为连表姊的身体都有危险,所以剖腹的时间也比预定还要早进行,现在则是母子均安,但因为当时对于阿姨来说是又有关自己女儿又是长孙,所以阿姨那时候担心到连晚上都睡不着。

某天,阿姨从医院回到家中,就接到一通电话。打来的人是阿姨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以前那位朋友的家也住得很近,之后那位朋友搬走了,就算这样,因为彼此的感情很好,所以就一直都有保持联络,但是最近这十年来,好像持续都无法联络上那位朋友的样子,因为女儿的事情早就精疲力竭的阿姨,意想不到地接到怀念的人打来的电话,心情当然是非常雀跃。

因为是久未谋面的好友,阿姨想说就先来把近况互相报告一下,结果那个人说出了令人想也想不到的话来。

‘K酱(阿姨的名字),我啊,现在是神喔。救了很多人喔。K酱要是有什么烦恼的话不管何时,打给我就对了。我想应该能帮到忙喔。’

用着如同往常一样开朗快活的声音,她说出了这些内容,因为说出那些话的语气实在是太平常了,阿姨也只能回答‘喔,这样啊...’

但是那个晚上,考虑到自己的女儿与即将出生的孙子,再加上阿姨应该是真的累了,又有这通意想不到的电话打来,阿姨想说:“搞不好,这是某种缘分也说不定,明天就来拜托看看好了。”

也许是抱着“搞不好能达成什么”心情的缘故,阿姨在那个晚上,进入了久违的梦乡。

在梦中,阿姨与女儿,与那个朋友(还是保持小时候的样子)一起出去玩,梦里女儿也没有怀孕,三个人一起开开心心地玩,那位朋友很高兴地微笑着,三人在像是花田的地方玩,是个非常幸福的梦,她们用一种像是手鞠的东西在玩着。

手鞠飞向阿姨那里,而阿姨将它停在胸前,然后手鞠里面就像是皮肤剥落一般,钻出了一大只溶解到一半,类似幼虫的东西,阿姨不由得大声尖叫,立刻想把它给抛出去给其他人。但一看,是女儿站在那边,阿姨又即刻从女儿往朋友那边望过去。

看到此光景的朋友,像是发狂一般的失声大笑,她的眼睛部分漆黑一片,就好像开着洞一般,幼虫的叫声,开始跟孩童的朋友的笑声重叠…

阿姨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全身大汗淋漓。“那个时候,我想到了。那个幼虫,其实就是小宝宝。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那样子一点都不像人,哭声也像是野兽一般。但,我就是觉得那是婴儿。因为觉得非常不吉利,所以后来也因为太害怕,而没办法跟好不容易联络上我的朋友再联络了。”

之后,孩子总算是平安生下,阿姨也忘了有那一通电话。

然后在某天,在随意转到的电视节目中,看到了那位朋友的名字,与在梦中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一位年老女性的脸,就在不久前而已喔。

节目内容是一对信仰著奇怪的新兴宗教的年轻夫妇,说是被灌输把自己死掉小孩的皮剥掉,小孩就会死而复生的想法,并且照着做了。那一对年轻夫妇所信仰的神明,据说就是阿姨从小的那位朋友。

那位朋友明明身处在一个没有任何不自由的家庭环境之下,在没联络阿姨的这十年间应该有发生过什么事吧。

与其觉得恐怖,阿姨看着节目,眼泪却无法停止地流。

要是那时候跟她商量的话…

为人父母者,为了自己的小孩什么都能够付出。而最可恶的,就是利用这种心态谋利或是趁虚而入的人。不过最近闹很大的那位妈妈,我倒是不太能理解她的作法…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恐怖故事:玻璃里的人…
下一篇: 怪事情之倾盆大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