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日本怪谈系列:猿梦?

2016-03-06 16:42:15 作者:超人

我小学时也做了同样的梦,被削成绞肉……

被削成绞肉的情景还梦了三次(三天)……

但到了第三天就习惯了……之后就没再做过这个梦……

我梦见的内容,到电车出发前这部分和梦到猿梦的事主有点不同,

首先是梦到自己站在车站上。

一边想着这是哪里?一边四处张望,结果发现有一只戴着站务员帽子、边抽菸边看报纸的猴子在,而那只猴子宛如要引人坐上去似的,用友善得夸张的态度跟我搏感情,手指则指著电车,

于是我坐了上去。

接下来的内容就和事主一样。

终于轮到我了,座椅底下的地板变得像是萝卜削泥器一样,开始把我从脚磨碎,我被磨碎的期间,一旁的猴子开心得不得了,他的四肢狂舞不休,还在椅子上蹦蹦跳跳发出像是“嘿呀呀”的笑声。

但就在削到膝盖左右的时候削泥机突然停住不动了。过了一阵子后刚才还狂喜不已的猴子也平静了下来乖乖坐回驾驶座上,不久列车就到站了,猴子走下车所以我也用像是跌倒的方式下了车,然后和猴子对上目光,猴子露出一副“咦?”的困惑感,僵在原地不动,在对看了数分钟后另一只猴子过来并且吓了一跳。

两只猴子在谈论?之后说了“明天”,我便醒来了。而且发现尿床了……比起被削成绞肉发怒的老妈更加可怕,但这是题外话。

第二天果然也做了一样的梦,这次的梦是从我用只有膝盖以上的状态坐在电车上开始。

电车开动后猴子一直盯着我看,但就算我主动搭话他也不理睬我,萝卜削泥机在削到大腿根部后就停下来了,再过一下子就到站的时候猴子撇过头来,非常生气的样子,他乓乓乓地用力来回敲打着周

遭的东西,到站后有只别著一个勋章的猴子正在等著,凶了驾驶的猴子一顿,驾驶的猴子向我靠近说了一句“明天!”我就醒了,这次没有尿床。

第三天是从只有上半身的状态开始。

和前两次有点不同的是我后面的座椅上坐着和驾驶的猴子不同的另一只猴子,我想着“这次大概没救了吧”,萝卜削泥机也开动了,可是才削了一点点就又停了下来,驾驶的猴子转头看我后露出非常失落的模样,接着移动到我的旁边,和我后方的猴子交换了驾驶的位子。

因为已经快到平时会停下的车站了,我心想这下就会醒了吧,但电车却通过了车站,我心里很慌,此时听见了广播。

“下一站是地狱火锅~下一站是地狱火锅。”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又是广播,“下一站是穿刺~下一站是穿刺。”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脚竟恢复原状了。

在无数个的广播(记得的有切碎、蒸烤、直火烧烤、触电池)最后是“终点到了~终点到了。”

下到车站后一看,有大量别著勋章的猴子和几只普通猴子在那里等着,我被最一开始驾驶的猴子带过去,戴勋章的猴子便靠了过来问我许多像是“为什么?”、“做了什么?”之类的话,但我也只能回答“不知道、不清楚”。最后他们对我说“别再来了”的瞬间,我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地方醒过来,太阳也下山了周遭一片黑暗。

听爸妈说,早上想说我怎么还没醒就去叫我,却看到我不停的梦呓著,而且怎么摇怎么叫都不醒,甚至开始全身紧绷翻白眼,于是赶紧叫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来。

我小时候是个超级胆小鬼,对恐怖故事都是抱持“不看、不听、不读”的三原则,所以现在看到这个故事后说实在我吓得要死呢。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日本怪谈系列:五岔路口…
下一篇: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