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日本怪谈:山神所爱的男人

2016-02-22 13:06:36 作者:超人

大学时代我是登山社,位在乡下的大学所以附近就有几座能做攀登目标的山,规模一般的社团,在社团里有个学长是就算没拿到学分也要登山的登山笨蛋,名叫尾久(假名) ,虽然尾久是光待着就感觉很多话的男生,其爽快的性格在社内有不少仰慕者。

某天,尾久让我们看一张奇异的照片,在山里一块大石头上,放著一碗筷子直立插著、盛的满满的丼饭。

问尾久这是什么?

尾久说是独自去爬距离大学30分钟车程的R山时照的。

仔细询问之后,虽然只有尾久一个登山客,那丼饭却像刚做好一样热腾腾的。

“大概是狐或狸变出来的吧?”虽然尾久说了这些,我认为这不过是登山笨蛋尾久自导自演的恶作剧。

可是,听说自那以后尾久只要去爬R山,一定会在路前方看到放著丼饭。

不光是尾久独自一人的时候,许多人去爬的时候也一定会放著的样子。

关于丼饭的传闻在社内,就算被社员称为”被山所爱的笨蛋”尾久似乎还乐在其中。

不过,听说尾久至今都没有去动过那丼饭。

社里都在猜想尾久要是吃了那饭会怎样,于是就怂恿尾久吃一次丼饭看看。

由于这些话语尾久也跃跃欲试,隔天以尾久为中心含我在内的五个人一起去爬R山。

登山开始后约四小时,“发现了!”排头的尾久大喊。

那是尾久让我们看的拍照地点,确实的放置著热腾腾的丼饭。

初次看到的时候我对那异样感到害怕,可是尾久却说著“喔~其实头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想吃了,我要开动~了!”大喇喇的接近丼饭,开始吃起丼饭。

然后“呜喔喔~!这是怎样?超美味!真的好吃~!好吃得要命!”像这样子叫喊著一口气吃光。

丼饭的空碗一粒米饭都没留下。

其他的社员虽然纷杂说“有带正露丸来,肚子痛的话可以说喔?”还是“也给我吃一口阿”之类

的话,尾久沉浸于饭的美味中似乎完全听不进耳。

总之目的达成了,那天就不扎营直接下山;回大学的社团室喝酒。

不过总是喝酒就口无遮拦的尾久这天却几乎没讲话,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

之后我们就在社团室里挤在一起睡。

起床时虽说是隔天早上但以经日上三竿,尾久和他的车都不见了。

我们四人稍微找了下但没找到人,打手机也没打通。

结果就当作他在我们四个醉倒期间回家洗澡去了,大家就此解散。

约两天后,听说尾久失踪了。

听他父母说,那天尾久没回家,到处也没看到他的车。

于是经由他父母发出了搜索通告。

尾久的车子在搜索通告发布隔天在R山山脚发现。尾久的登山用具似乎也在车里。

在R山进行彻底搜索,虽然社员也参与,到现在也没找到尾久。

之后我虽然毕业了,还是保持登山的兴趣。

也有好几次去爬R山,每次都感觉整个山里都是尾久吵闹的气息。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日本怪谈之蝴蝶的夢
下一篇: 永远要遮住你的摄像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