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我的不解之谜:跳舞男

2016-02-02 12:43:54 作者:超人

自从我在乔治大学拿到刑事司法的学位之后我就从事了私家侦探的工作。我很幸运的是很多人通常必须加入警队十年以上才当得上警探,但因为我认识了一些人所以我在毕业之后马上就能做我想要做的工作。

我十五年前决定加入警队,虽然薪水不高但是待遇还不错。现在我当私家侦探能查的就只是谁偷了电视啦、跟我客户距离两州的毒虫怎么拿到他信用卡的资料啦,就是一些芝麻蒜皮的小事。不是我要自夸,但我在警队里调查的事件难度都远超过我在当私家侦探时调查的事了。

警队的头四年我在乔治亚州的一个小郡服务,大概在第三年的时候我开始在同业里小有名气,很多来自各地的委托电话也随着涌进。情况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有趣。我不是说因为解开那些著名的案子感到有趣,而是那些鲜有人知道的一些案子。

我时时都会接触到一些解决不了的案件,多数的证据会是令人惶恐的911报案专线还有死者留下的遗物。这样的案件我大概有二十件左右,结局都不太一样,所以我想我还是一件一件说好了。

第一桩谜案(在警队里我们都称为不解之谜)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一名男性在凌晨两点左右拨打911专线,我想我直接把文字记录复制上来不多做解释了:

接线生:‘911报案专线您好,请问有什么紧急......’

受害者(名字已被删除):‘嗨、嗨?我的名字是XXX,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有立即的危险,但是我被吓坏了。’

接线生:‘先生请问您在哪?’

受害者:‘喔,呃嗯......我在公园旁的Lavaca街。’

接线生:‘好的先生,那么请问您遇到了什么紧急事件呢?’

受害者:‘这个嘛,我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正好在夜间慢跑,因为他在围栏后面儿童游戏区所以我只是刚好瞥见。好啦,因为他动作太暴力了所以我才注意到他的,他就是在那里......跳舞。’

接线生:‘跳舞?’

受害者:‘是啊,但不是普通的跳舞,更像是那种部落舞蹈。我原本不太在意因为我以为他喝醉了,不过那些动作实在太暴力了。他的手臂偶尔会像鞭子一样乱甩,我、我觉得他好像在破坏东西。女士,我有点难跟你解释他跳的舞有多么暴力。反正他就是抬头看着天空或是什么其他东西,一边跺地板一边挥舞手臂。我有点担心所以出声叫了他,结果他马上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他就好像被冻住了......’

接线生:‘先生?’

受害者:‘喔,不好意思。就像我说的,他就像被冻住一样,真的没有动过任何一部份的肌肉。我又问了他:“呃......先生你还好吗?”......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就是停在那......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我就离开了。然后他又开始跳舞了,那个舞蹈的肢体动作实在太暴力了,我看了都觉得害怕。’

接线生:‘所以您的问题是什么?您受到威胁了吗?’

受害者:‘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我不觉得我有立即的危险,但这也是让我觉得最毛骨悚然的。当我转头看的时候,他朝向我......还在相同的地方,头朝着天空、身体像冻住一样,但是面对着我。我移开视线好多次,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我怕得不敢把视线移开,所以我才决定打电话求救。’

接线生:‘您还在看着他吗?’

受害者:‘是的。’

接线生:‘好的,我现在就送一台巡逻车过去,他们随时就会到。我希望您可以跟我保持通话,可以吗?’

受害者:‘好的。’

接线生:‘好,你现在跟他距离多远呢?’

受害者:‘大概30公尺左右。’

接线生:‘OK,那他现在在做什么?’

受害者:‘他只是站在那里......像是被冰冻住一样。’

接线生:‘好,我希望你现在可以离......’

受害者:‘喔,我的天啊!干你......’(句子一开始的音量极度的大声,然后通话一瞬间产生了噪声因为这个男人叫得实在太大声。而他的尖叫声的音量到最后逐渐减小,因为他......我们相信他被拖离他的手机)

接线生:‘先生?我听到脚步声,你还好吗?先生?!’

(这段通话又持续了三分钟,都是接线生希望那名男性回复的喊叫声直到员警抵达现场之后才结束)

我因为被要求调查这件‘可能发生的绑架杀人案’飞到奥斯汀,我一到那边他们就跟我说了整件事的概要还有做为证据的文字纪录。抵达现场的员警并没有发现其他的证据,不过他们说可以马上带我去现场。

现场在我抵达的时候已经封锁了,我大概搜索了两个小时左右,但是一无所获,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案件持续陷入胶着一个礼拜,直到有一天一名惊恐的老师打电话报案说学生餐厅的子母垃圾车后找到了一具尸体。那间学校距离我们的案发现场只有两个街区,所以我们认定那具尸体就是跳舞男事件的受害者。

我能理解为什么学校老师会被吓坏,因为尸体被彻底地辗压过,他的四肢被扭到身后、头看向天空就像他通话里描述的,简直惨不忍睹。他的双眼睁得老大,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尸体上没有任何血迹。

不管是谁把这个男人凌迟到死的都没有殴打或掐他,只是粉碎了他身上每一块骨头直到男人痛到心脏病发身亡为止。

直到现在我只要想到尸体的样子都会忍不住打冷颤,我们也没有找到其他相关的证据。我以为会有另一起类似的案件,又会有某个害怕的人直盯着被冻住的男人,但什么事都没有再发生。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任何民众提到任何有关‘跳舞男’的事了。

只有当地警察或是当时参与办案的警探知道这桩案件,有些警官告诉他们身旁的亲朋好友,将故事散播出去,但顶多侷限在奥斯汀。我至今还是不知道受害者看到那个男人跳舞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我能说的就到这里为止,有空再找机会分享其他故事。毕竟我才刚退休,还在找方法去消磨这些新多出来的休闲时间。

所以我说为什么要凌晨两点出去跑步啊......

一直盯着可是对方都不会动让我想到DOCTOR WHO里的哭泣天使,也是个可怕的生物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我的不解之谜:幻想朋友…
下一篇: 祖母的洋娃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