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科

爸爸的录音带:无录音带

2016-01-18 23:16:37 作者:超人

我是布莉。我借了强尼的笔电,这样我才能写一些东西。我也需要他读完这一篇,但我还不能亲自告诉他本人。我明天会将笔电还给他。他不知道我把它拿走了。可能直到他读到这篇才会发现这件事吧。真抱歉,山米。

我现在就是无法见你。这块拼图有很多碎片,而你是其中关键的一个。

不过,我想对你们这些读者解释一些事情。你们看着他的文章有如酒鬼抓着烈酒不放。你们中有些人似乎沉迷于他以及录音带中那些人所遭受的痛苦。我并不是说这不正常,但了解自己是很重要的。这种痴迷是危险的。它会让你想看到朋友,甚至与它们交谈。

拜托,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去寻找朋友。

如果它们联系你,不要回应它们。不要同意与它们见面。不要同意任何事。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可能会怀疑这些事情的真实性。但是我向你保证,朋友是真的,而且比你以为的离你更近。因为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不相信我,所以我会分享我的故事。我也想分享给你,强尼。因为你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从你还是个小不点,我就认识你了。我十分爱你。你爸爸也是。

但现在让我回到我的故事。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成长过程无忧无虑。我住在富裕社区里的大房子,钱财不虞匮乏。我的父母爱我,给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生活在舒适的环境里却觉得理所当然,一点也不知道该感心存感谢。大多数人会羡慕死像我这样的生活。

但是,一切都在我的15岁生日那天改变了。我不知道15岁是否有某种特别的涵义,或者只是巧合,但一切就是回不去了。我计画了一个盛大派对。我邀请了5个我最亲密的朋友。他们准时抵达,但他们...不再是我熟悉的人。很难跟看不到它们的人解释这一点,但我会尽力试试。

当一个朋友接管人类后,他们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你知道它们有多么擅于模仿我们的人类特质,你一定会大吃一惊。它们把自己塞进人体里,四处走动,就好像穿了一件人类套装似的。但它们有两个缺陷是无法改变的。首先,你已经听过了,是它们不能吃东西。我是在它们试图让我住院时,发现了这一点。但我有些操之过急了。第二个缺陷-抽搐。

就好像身体并不是特别为它们所订制,总有一些小的,微乎其微的错误。它们的身体部位会有些小痉挛。这有点像飘忽不定的呼吸。这是因为朋友在调节身体的合适度。它们抽搐或不安的样子就像穿了件有刺会让人发痒的毛衣。

在我的生日那天,我所有的朋友看起来就像那个样子。起初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有问题。我拒绝与他们进行互动,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他们离开。我的父母求我出去,但我不理会他们。我的朋友离开了,但我留在我的房间里。我的母亲试图透过门和我谈话。我父亲则说我是在幻想。他们威胁说要叫警察。于是我妥协了。

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外观同样有那种些微抽搐的医生那里。我不和她说话。她说我是个疯子。她说我有饮食失调(这根本完全错误。)我开始不相信任何人。我看到很多的人外观上都有抽搐的情形....完全无法可挡。

但是,真正改变我生活的原因是,我看到我的父母也变了。我实在无法面对处理它。跟我最亲近的两个人...应该要爱我和保护我的人...这真是太可怕了。我不知道那时它们被称为朋友,所以我叫它们复制品。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出现或它们想要什么,但我知道这很不妙。

我在那晚偷偷溜出来,只带了一个装满衣物和一些食物的背包。这就是我如何度过那段漫长的时间。我在街头游荡。它们起先没有来找我,直到一年之后我才成为它们的目标。我想它们知道我可以看到它们,这显然对它们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它们要我死掉,或者占据我的身体。

我那时不知道它们的规则。我只是运气好,从来没有在它们面前哭过。是我自己该死的固执救了我自己...嗯,当然还包括我在垃圾箱里发现的弹簧刀。第一个来找我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她观察我好几天了,不知不觉地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我。最后,她让我某个半夜差点丢掉小命。

虽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我对她说的话记忆犹新。她用一种在高低音之间转换的奇怪声音说,“你真是个坏女孩。”

她徒手来到我面前。我想她打算要掐死我或闷死我。但她不知道我有一把刀。我尽我最大力气朝她的脖子刺了进去。她的身体一阵颤抖,之后就软倒在地。我看着她的抽搐静止,一缕黄色烟雾喷薄而出并消失在空气中。她死了。

我以为我杀了它们。但其实没有。它们是无法被杀死的。我只是杀了那些无辜被它们占居的人。但我还能怎么办?到最后,我只能说服我自己我已经死了,我就是身在地狱里。我无法理解一个我可以杀人,而人们也想要杀我的世界。

强尼,你爸爸在我26岁时找到我。那时我已经厌倦逃跑和躲藏,但这就是我唯一能过的生活。我想,如果他没找到我,朋友早就已经把我杀了。我已经不想再对抗下去了。

但是你爸爸救了我。他告诉我朋友的事。他指出我有特别的天赋-能看到它们。我们中只有十五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他介绍我进入组织。现在我有生活目标了。不再是杀人,而是帮助人们活下去。

我知道你将我视为家庭朋友,但我也一直在负责保护你。你还记得你八岁的时候,那个警察说你爸爸要他来接你吗?嗯,幸好我及时出现将你带回家,远离那个男人。还有那个你在网络上遇到的女孩,你去见她却苦等无人?那是因为我先料理了她。它们就是朋友,山姆。它们是来抓你的。

我不知道这些对你是否有意义。我从来都不擅长写作。但请相信我,你爸是个好人。他也许骗了你,但他是为你好。我们都知道这天可能会来临,但我们没想到有这么快。

我得走了。它们其中之一正看着我。当它们是小孩形体的时候感觉真怪异。这会让我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有误。但我知道那小女孩就是它们其中之一没错。她刚没有吃她面前的贝果。而现在我得处理她了。

但我承诺明天要还回山姆森的笔电。我希望他可以看到这篇。我希望你们都可以读完这篇,并了解这不只是一个故事。这是一场战斗。而现在我们正节节败退。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爸爸的录音带:如果我死了…
下一篇: 日本怪谈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