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地下水井

2015-09-23 09:19:29 作者:超人

以前的同伴看到这篇一定知道我是谁。如果被发现就惨了。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来找我的吧。但若是我没贴这篇文,那个水井的存在就会永远被埋藏在黑暗之中。所以我还是决定写下来。我文笔不好,写的很冗长,而且也称不上是怪谈,有兴趣的人再看吧。

这是数年前发生的事。当时我受雇于东京某组织,在一位名为N的年轻干部手下做事。此组织现在依然会将某些黑暗勾当外包出去,且是用个人名义雇用。就算警察从中干预,组织也能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背后没有相当的财力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我负责的范围为都内某繁华街一带,这里常有经济能力较好的日本人和外国人出没。黑暗勾当听起来好像很威,其实就只是开着厢型车去花店买花,再配送到各店家。小至酒家,大至高级俱乐部都是我们配送的对象。酒店里面一定都可以看到花吧?就是那个。就这样边送花边四处收款。想当然,配送所收取的费用是市价的3-5倍。原价3万就改收10万,5万变成25万,钱滚钱一个月可以滚出三千万以上。

我一开始干的黑暗勾当只是这种小儿科。即使如此我还是很用心在工作。毕竟要应付的人很多都是老江湖,还有看你年轻好欺负硬要杀价的智障。这时如果沉不住气先动手就没办法交差了。不过也是有人真的打起来啦。但只要警察出现就算我们输了。之后别想客人会再把钱给你,组织也会盯上你。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通常会顽强地不断和对方交涉,但在最重要的地方绝不让步。一块钱也不给杀,一个条件也不答允。前面说了这么多,工作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所以N的小弟S和K还满信任我的,偶尔还会在半夜叫我开送花的厢型车出来。我想他们搬到车上的应该是铁桶或纸箱之类的东西。搬东西时我只能在驾驶座等待,后方视线也被挡住了。接着就只需尾随在他们的宾士后面。卸货时他们会让我去其它地方,事成后再跟着宾士原路回去,然后领钱收工。我不知道自己载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不过一次的工资可抵送花一个月的薪水。

某天夜里我又被叫出去了。到场后我发现成员和往常不同,平常除了S和K之外,还有些年轻小弟。但当天却只有N、S和K三人而已。他们紧张又烦躁的样子一反常态,散发出异常的氛围。只对我丢下一句“熄火等着“,然后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让他直接回去。““那家伙没问题的啦。比起这个...“我只听得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内容,最后还是由我负责开车。总觉得有种讨厌的预感阿。

因为后车厢开着,所以能知道他们放了什么。这次不是铁桶或纸箱。东西落地的声音和平常不一样。似乎还挺重的。更奇怪的是S和K竟然搭我的车。以往都是我独自开车跟着宾士。而且前车竟然还开上首都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不但有摄影机,出入口还设置了N系统(车牌照相装置),明明平常做这种工作时,就连走普通道路都会刻意避开N系统。是说为了避免首都高速公路环状线高于皇居,有些路段设在地底下对吧。说起来丢脸,虽然我对开车技术很有自信却很不会记路。也就是路痴啦。

大概绕了环状线两圈以后吧,隧道前后都不见来车,N所驾驶的宾士突然开始闪灯。S和K一路上都沉默不语,此时S才开口说“开进右边车道后停下来。“我照他所言停下车。那里是车道合流点。

“把车停进那块像中央分隔岛的地方。“我照着指示关上车灯。由于两旁都有柱子,就算开车经过回头察看应该也很难被发现。不过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想扯上关系吧。N就这样开着宾士扬长而去。

S和K准备卸货时也叫上我一起。我当下又出现不好的预感。毕竟他们从没让我参与过。S和K两人合力抬起一个塑胶袋。和电影里常用来装尸体的黑色塑胶袋一样。里面除了人类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我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多危险后,腰部开始疼痛起来。大概下一秒就要摊在地上了。为何要找我而不用组织里的人呢?我当下想到了这点,不久之后我就知道理由了。

S“用我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金属丝网门的锁。“我照做了。穿过金属丝网,走了5-6公尺后又出现一道门称为铁栅栏应该较贴切。上头并没有门把,就连锁孔都找不到。还在想该如何是好,S又示意我找其它口袋。这次有一大一小两把钥匙。水泥墙上有个不锈钢的小盖子,用小钥匙打开后,中间出现了圆形锁孔,这里要用大钥匙。将钥匙插进去转动后,栅栏伴随喀擦声开始缓缓移动,往左边开启。栅栏一直延续到墙壁之中,戒备相当森严。这种构造就算破坏了锁孔也无法入侵。

进到里面漆黑一片。打开手电筒后继续前进,马上又被铁门挡下。上头写着”没有许可禁止进入 防卫厅”。真不可思议。因为这里应该是道路公团的设施才对吧?是说进到这种地方真的没关系吗?不过带头进来的是这些人,应该万无一失,但想到这里搞不好有装监视器就有点不安。殊不知继续往里面走,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东西等着我。利用和开铁栅栏一样的方法打开铁门后,我们进到了里面。

S和K开始飙汗,但即便再怎么吃力他们都不曾叫我帮忙。进去后眼前随即出现一座向下绵延不绝的楼梯,他们不断埋头走着。偶尔会停下脚步重新调整扛在肩上的”行李”位置。楼梯尽头有两条相当宽阔的走道往左右延伸。大概有十公尺那么宽吧。走下楼梯后我们先在原地稍作休息。走道有几处的灯管亮着,虽然灯光昏暗,总算可以收起手电筒了。我们越过马路(那走道真的大到让人想这样形容)走到楼梯对面,继续朝左边移动。

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不知走了多远。走道上没有任何岔路,一直向前延伸,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有时会出现铁门。S走到某扇门前突然停下。“应该是这里吧。没错吧。“上面写着”帝国陆军第十三号坑道”。字迹看来年代久远。这你敢信?现今的日本分明只有陆上自卫队。这条隧道少说也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吧?

S和K两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于是进门后又卸下”行李”在旁休息。他们两人沉默不语,我也跟着不发一语。片刻过后,S“差不多该走了。“说完便抬起塑胶袋一侧,那边应该是”脚”的位置。结果...”袋子”突然开始暴走。突如其来状况让S松了手,另一侧的袋口顿时出现一张脸。是一名嘴被封起的微胖男子。

好像似曾相识...就算已经有心理准备,但从袋子里冒出个活生生的人,还是吓得我整个人僵在原地。耳边只听见S对着K大吼“为啥他醒过来了阿!““快注射药阿!““把他装回袋子里!“

K好像回说“我没带药。“他们对话期间”袋子”依然在暴走。男人的身体似乎被捆绑住,不停扭动着身驱想挣脱袋子。

S见状抬脚就朝男人的腹部猛踹。”袋子”瞬间平静了下来,随即又发出“呜-!“的猛烈呻吟声,继续挣扎。S继续奋力踹着袋子。但”袋子”仍然没有放弃。最后连K也一起加入,两人拼命狠踹。途中大概响起了二、三次的啪嚓声。我猜那应该是肋骨断掉的声音。

”袋子”停止了挣扎。不知为何,男人此时缓缓转过头,发现了我的存在。直到上一秒还张牙舞爪的男人,突然满脸泫然欲泣的盯着我看。S“把他装回去。“K边用脚压制住男人的肩膀,边将袋子往上拉,把男人装回袋中。那场景像慢动作画面,残留在我的记忆之中。被塞回袋子前,他一直看着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K确认袋口已被牢牢绑住后,S又朝袋子踹了好几下。“这样就差不多了吧。不小心杀了他可就麻烦了。“S说完后看向我。“你看到这家伙的脸了吗?““没有...事情太突然了,我都还没回过神。“我绞尽脑汁才答出这么一句。虽然对那张脸有印象,却怎么也想不起来。S和K抬起纹风不动的”袋子”。这次他们让我加入了抬人行列。大概想说既然已经被我知道里面是什么了,要死就一起死。

我们继续朝13号坑道深处前进。通道宽度和先前不同,缩减到约莫剩下3公尺宽。右边依然是墙壁,左边偶尔会出现向下的阶梯。阶梯大概只有1公尺宽,走没几阶就有一扇门。数不清是第几扇门,S突然喊了声“停下。“门上写着”帝国陆军第126号水井”。(也可能是128号。只记得是偶数。)我们照S所说的进到里面。是一间颇为宽敞的房间。大概跟中小学的教室差不多。正中央有一座水井。不过上头被井盖封着。是个看似很重的铁制盖子。盖上的链子和天花板的滑车相连结。只要拉动滑车另一端的链子,盖上的链子就会慢慢卷起,盖子也会跟着打开。

为了打开盖子,我听从命令不断拉动链子。直到盖子整个开启后,他们将”袋子”抬起。我完全明白了。这种不见天日的地底谁也不会过来,只要被丢下水井就不可能再出来了。但有一点我还是不懂。为何一定要”活生生”的丢下去?他们俩将袋子丢下水井。噗通!本应该出现落水声才对。但耳边却传来啪沙一声。不禁让人怀疑这口井的水是否早已干涸?

S和K也面面相觑。S转头看了眼我手上的手电筒。他用下巴指了指水井,头撇向一旁,完全就是要”偷窥井底”的起手式。虽然有手电筒,刚开始还是看的不甚清楚,光源也无法照到井底。稍微调整了光圈将焦点集中后,小范围的光线终于照到最底层。亮光下能看见”袋子”的其中一部分。看来井水真的干枯了,底部几乎没有什么水。

突然出现了一只手。非常白皙的手。还有白皙无毛的头顶。阿咧,刚刚”袋子”里的人不是秃头阿。我完全摸不着头绪,茫然思考着同时又出现一颗头。蛤?两个人?脑中乱成一片的我只是盯着里面看,井里的头颅猛然仰面抬起。没有眼睛。他们的眼睛位置也没有空洞,只有像鼻孔一样的小洞。受到眼前超出常人理解范围的画面冲击,我们全都傻在原地。而且底下看来不只两人。能感觉到他们周围还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这是啥鬼?是人类吗?怎么会在井里?在里面干麻?

这时大门冷不防被打开,有人进来了。我吓到弄掉了手电筒,连忙起身。S和K也是。走进来的是N。他满脸讶异的看着我们。“S,事情办完了吗?“S稍微恍神了下,但还是立刻回答“已经办完了。“N见我们神情有异,便明白我们已经看到井里的东西了。“你们看了井里吗?“虽然我们没点头也没出声,但没否认就代表承认了。“快把盖子盖上。“

我闻言连忙跑去拉动反方向的链子。盖子缓缓关起。“别想些有的没的。忘掉吧。“他这么说。这样的确比较好,但我脑中还是不停运转。S说过”杀掉他就麻烦了”。我想S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杀掉他的原因。需要活生生丢下去的理由又是什么?活生生的...把他丢到那种怪物的巢穴。我突然不想继续思考下去。我们从原路返回,开车上路。回去路上S和K改乘N的宾士。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三人。

后来我才想起。当时”袋子”里的男人真实身分。他刚出狱不久,是会长的三儿子。听说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为搞砸工作才会锒铛入狱。我只见过他两、三次,没几两重还在那狐假虎威,给人的感觉很差。不过再怎么说,干掉会长儿子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掩藏尸体也总有天会被发现。为了尽可能演灭证据,才会找上我吧。

事发两周过后,N人间蒸发了。S打给我只交代了句“你也赶快跑路吧。“被发现了。杀掉会长儿子的事。幸好我和组织间的往来本来就不算密切,才能顺利逃脱。S和K的下落我就不清楚了。这几年我辗转流连在人潮众多的地方。这篇是在网咖贴的。听说网咖以后也要看身分证才能进来消费。所以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只要组织里知情的人看到这篇文,马上就能找到我贴文的位置吧。因此我不会再回来这个城镇了。

我希望有人能够去调查那口水井。为什么黑道手上会有能进到那里的钥匙。这样追捕我的人或许会将目标转移到你们身上。我不想被抓住。今后也将继续逃亡。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全美国最友善的小镇
下一篇: 全世界特种部队排名前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