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咒之家 - 51区未解之谜网
首页 > 猎奇档案

符咒之家

2015-08-18 13:01:25 作者:超人

这件事发生在两年前,一直到最近才终于宣告完结(?),所以我想来这发这个文。以下文长抱歉,但这是我唯一经历的灵异事件。广岛县F市的某个城镇上,有个当地无人不晓的超有名灵异景点。那地点被称为“符咒之家“。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是栋贴满了无数符纸的房屋。和一般谣言满天飞的灵异景点不同,我身边有造访过该房子的朋友们,几乎都有过不可思议的遭遇。平常感应不到的人到那似乎也能看得见。

以下是朋友的灵异经历。

“那房子周遭弥漫着不自然的浓雾喔,原本只是半开玩笑的把盐丢到雾里,结果雾突然哗地散开了说w当时觉得情况实在不妙就直接落跑了w“据看得见的人说那边聚集了为数众多的幽灵,因为被符咒挡住只能在房子外头来回徘徊。我对朋友下的评语印象深刻,至今依然忘不了。『即使没有那方面的能力也能看到』对于我这麻瓜来说简直有莫大的吸引力,心想着总有天要亲自去看看。

某天在家庭餐厅聚餐时突然聊到了符咒之家的事,在场的有关系很好的前辈、前辈女友和特别兴奋的朋友S。结果讲到最后变成“现在就出发吧。“

前辈和他女友都是本地人,他们高中就已经去过了,只是当时太害怕就没有下车。只有老家在别县的S兴致勃勃。其实我说完后突然有点害怕有点后悔,但已经太迟了。

我“唉可是真的很恐怖喔,有人去了之后躺了一个礼拜,还有人在回家路上出事,那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

S“你是在怕什么啦w反正我感应的到阿,从小看幽灵看到大,只要拎北想还可以反过来吓得祂们哇哇叫咧w“

我当时心想这家伙根本脑残阿。但因为S不断说“如果真的有危险的家伙出现我会立刻告诉你啦““我会让你先逃跑的啦“,再加上他这个人生下来就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于是我只好答应了。时间来到晚上11点左右,就造访灵异地点来说稍嫌太早,但因为前往符咒之家路上需经过重重树林,路旁灯光又昏暗,光是这样已经很有气氛了。我们下车后瓜瓜叫着“呜哇、我们还是回去比较好吧!?w“但前辈情侣档却还留在车上。

我“怎么啦?w“

前辈“R(女友)不舒服就不下车了,我也在这陪她。“

S“欸-!好不容易来一趟,就算看看也好一起去嘛-!“

前辈“真的不用啦,你们两个去就好了。“

S“你们怕什么阿w幽灵出现的话就包在我身上-!“

前辈“烦不烦阿你!!我就说R不舒服了阿!!别太过分!!“眼看他们快吵起来我赶忙介入调解,最后还是只有我和S两人前往。

S“阿-搞什么阿!?那两个人一定是想在车里做些色色的事啦。“

我“在这种地方不可能吧…是说你对前辈的态度也太嚣张了吧。“

S“我回去后一定要用力敲车窗,吓吓他们w“

我“…“

在我无言以对的时候,突然被眼前的栅栏吓了一跳,不由得停下脚步。

S“…现在才要开始认真阿w“

『从这开始为OO市市有土地,禁止进入。』竟然还用了有刺铁丝网,相当严厉的防备阿。因为没办法直接穿越,我们便先去找铁丝网没围到的地方,从那进去后再回到原来的道路上。

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当时穿过铁丝网的瞬间忽然浑身发冷,但又好像只是错觉。总之我清楚的知道漂浮在身边的空气已经变得不同了。我紧张的沉默不语向前走着。一旁的S却满不在乎的东张西望,“阿、那边有阿飘喔。喔喔!那边也有耶!“依然是个海咖。是说我之前曾听说过有『伪符咒之家』这件事。

学校的朋友表示“那个阿,走着走着就会看到一栋白色的房子,可是不用管它,那只是普通的房子。在它旁边有条往上的小路,不从那边走的话是到不了真正的符咒之家的喔。偶尔会有人把那栋普通房子当成符咒之家,就这样回去了说-w“

那栋伪符咒之家真的出现了。因为我已经和S说了从朋友那听来的事,所以两人都很冷静的将目标转往旁边那条小路。S停下来道“等一下,我点个淤。“但火怎么点都点不着。我放空的边看着白色房子边慢慢走近它,“这里也满有气氛的耶。“

明明只是栋普通民宅不知为何却用铁鍊围了起来。当我正想穿过铁链时,“M!!(我的名字)“S叫住了我。我吓了跳回头一看,S嘴里叼着淤双眼瞪大猛盯着这里。搞不清楚状况的我动弹不得,但S的视线并没落在我身上,而是我背后。我察觉到这点时,全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后背像是冻结般的寒冷。虽然我很想手刀跑向S,双脚却动不了。我整个人陷入慌乱。

不知道S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猛然“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狂叫,转头跑向原路。多亏他的吼叫,我瞬间回神后立刻全力冲刺出去。回去的路途突然变得好遥远,或许是受到绝望般的恐怖感影响所致,『绝对不能回头』这句话根本是在形容现在的情况。我还记得当时脑中尽想着这些事。我们从林道跑回普通道路上后立刻钻进车里。前辈也察觉到了我们诡异的举动。

前辈“你们是怎么了阿!?发生什么事!!“

我浑身颤抖不已根本没办法好好回答问题。

“总之请赶快开车…拜託…很抱歉…但拜託了…“

我满心想离开这鬼地方,只能不断重複着这些话。或许是我害怕的模样非比寻常,前辈也没多说什么立刻启动引擎。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只能听到前辈女友低声啜泣着。

突然间我的后背被砰!砰!用力打了两下。我满脸惊恐的转头看向一旁,只见S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S“有趣吗?w“听到这句话我一切都明白了。说实在的我很想打爆S,但此刻的安心感和解放感远远凌驾于愤怒之上,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前辈好像也马上就理解了眼前情况转而从后照镜瞪着他“S你这家伙阿!“。这家伙是个彻底的王八蛋。我永远都不会再和他一起去灵异景点。阿-可是真是太好了!…前辈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毕竟他平常个性还满火爆的,这时却没怎么责怪S,只是忙着安慰女友。

真相大白后车内气氛变得热络起来,S还重现了事发当时的情况,于是回程路上又像最初那样吵吵闹闹的。这时车子开到了超商附近,前辈问说“要不要买个饮料“的同时,

“咚“

车顶传来一声巨响,车子也受到强烈的震动,前辈紧急煞车后后方车辆跟着猛按喇叭。前辈“什么啊!?刚刚那是啥??“R(前辈女友)“总之先开到超商前吧!别挡住后面车子!“我也完全摸不着头绪。是鸟之类的吗?可是会有这种事吗…

在我左思右想时车子已经开到了超商前。我们急忙下车检查车顶,却没看到任何凹陷的痕迹。即便靠着手机灯光再度确认了一次,车顶还是没有伤痕。前辈“真奇怪阿。肯定有什么东西掉在上面阿!对吧!“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就在我们绕着车子附近和周遭道路徘徊时,突然发现S并没有下车。我回到车旁问S“你怎么了阿?“,但没得到回应。

我探头过去才察觉到他正微微发抖着。我忐忑不安的用力摇晃他的肩膀并大喊“喂你是怎样阿!!“S用沙哑的嗓子说道,

“它跟来了。“

听到S的话后我魂都飞了。

“你说跟来是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说骗人的吗!!“S只是铁青着脸不停发抖。前辈女友又哭了起来。

为了让他冷静下来,我们到超商买了热饮让他边喝边说。S“那地方从一开始就很不对劲阿。那边不是有装栅栏吗?其实当时我故意绕远路不是为了避开有刺铁丝网,而是因为祂们就站在栅栏正对面…可是因为你好像看不到,我就什么都没说了,另一方面是如果我说不要进去的话听起来

不是超俗仔的吗。

但就算从别边进去里面还是满坑满谷的阿飘,都分散在树林中和林道上。可是它们对我们好像没啥兴趣,我也就装作没看到了。

…后来走到那栋伪符咒之家时一只阿飘也没有,我终于放下心,想说来抽只于好了,我点火时你突然跑不见,我就往你的方向看去,有个长发女人。那时你正想穿过铁链,她就站在你面前看着你。我立刻出声想叫你快逃,却晚了一步。当你转过来看我的那一瞬间,那女人已经从背后抱住了你。“

“接下来的过程我就没啥印象了。只记得死命逃回车里后就低着头不停发抖。虽然你跟在我后面上车,我却害怕到不敢看你那边。但就算我低着头也能看见垂在你脚边的长发。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你背上用力敲下去。我本来没抱任何期待…但那女人真的不见了。

…之后的事你也知道吧?因为我太开心了…“

S讲起这种事还是一如往常嘻嘻哈哈的,在场成员都无言了。

我鼓起全身勇气问了S。我“那…刚刚车顶的声音就是那女人又附到我身上了吗…?“S“…可能是跑到可以看见她的人身上了,或许不应该敲你的背吧…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镜子…“

S明明一直在发抖,身上的汗却全都干了。但S不顾前辈的担心一直坚持要回家。考量到他是一个人住的关系,我当晚决定也住在S家。虽然我怕得要死。我们回到S家后,连刚买来准备要喝的酒都没开就直接睡觉了。虽说内心觉得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奇妙的是我一躺下马上就不醒人事了。

当我恢复意识时就听到洗手间传来阵阵呕吐声。我冲到洗手间一看,S正蹲在马桶前不断吐着。

“你没事吧!?S!!振作点阿!!S!!“

我手不断来回拍着他的背。往马桶里一看,我全身都凝固了。S正在吐血。我拼命让自己保持清醒,疯狂的用力打着S后背。

“混帐!!开什么玩笑阿!!王八蛋!!“

我边哭边敲他的背。房间里只点了颗昏暗的夜灯,我清晰地记得当时明明没有任何风,它却左右摇晃着。我记不得在那之后又过了多久,总之救护车赶到后我陪同S一起前往医院。S即使失去了意识依然紧紧抓住我的衣服不放。S被送到急救医院治疗后,我从医生那听说了他的情况。S的声带受损了。

“如果不是叫到非常夸张的程度不可能受损的这么严重。“

于是医生问了我事发经过,我却一个字都讲不出来。隔天S转到了别家医院,我每天都去探病,但他为了治疗声带无法开口说话。我们只能透过纸笔沟通,既空虚又悲伤,也没办法聊到太多。当然我绝口不提那晚发生的事。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退院的前几天,我到了病房却找不到S。询问之后得到“他昨天出院了“的结果。心想着好歹也通知一声吧,边传了封mail恭喜他出院,mail却被退了回来。S更换了信箱。我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连忙拨电话过去,但他连门号都换掉了。

只剩下等他来学校上课一途了,但S没出现。讨厌的预感成真了。S办了休学。我去了总务组想询问他老家的电话,“我们没办法擅自给你休学学生的电话号码。“最后一丝希望也断了线。到大学毕业为止又过了两年,我再也没看过S。这件事还有后日谈,里面写了我后来才得知的真相。但因为明天要上班,我就先写到这。

顺便一提,我刚刚写到一半时耳鸣一直停不下来。虽然很想上厕所还是先忍耐下来去睡觉了。明天再把后日谈写上来。就这样!

<后日谈>

我最近见到S了。因为社团里某个后辈的故乡碰巧和S一样。上上周的星期六日我逼迫他带我去了一趟。他到国中为止都和S玩在一块,所以也知道S老家位置;虽然有点乱来,但我实在太在意S的状况,便擅自拜访了他家。

出来应门的是S的母亲。身材短小,看上去很开朗的样子。她听完我的来意后有些惊讶,但还是马上去叫了S。S没多久便出现在玄关。他理了个光头。突如其来的造访使他眼睛瞪得老大,“育…“他苦笑着有些尴尬打了招呼。看到久违的S人好好的站在眼前,我突然有点想哭。他请我到房间里,两人聊了许多。谈话过程有些紧张有些疏离,S的回答如下所见。(因为我们讲了很多,以下只写重点。)

1.那晚发生了什么事?

那天S躺在睡死的我身旁辗转难眠。与其说睡不着,其实S是刻意不睡觉。他心中早已打定主意,直到天亮之前都不能鬆懈。到了深夜,感到些许寒意的S打开壁橱准备拿棉被。那个女人在里面。S还来不及反应,女人已经扑向了他。接下来他就失去意识了。

当他回过神,自己正趴在马桶前不断呕吐,“或许是反射性的想将异物吐出来吧?“他这么说道。但吐出来的都是血,他当时已经做好觉悟“或许要死在这里了吧。“早已跟“想吐“的心情无关,而是血液自己不停从他口中涌出。S好像也不记得我不断拍他背和叫他名字的事了。

2.为什么突然出院?是故意让我们联络不到你吗?

依医生说法他的病已经算是“跨领域“了。他的声带早就好的差不多,迟迟发不出声是由于S精神上受到了创伤。所以被医生判定“这已经超出我们的专业之外了“。S的母亲劝他可以边去专门诊所看诊边上学,但S出院后只说要办休学回老家。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心意依然非常坚决。

之后S的父母就来带他回家了。“当时我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w不过我觉得就算去医院或专门诊所也没什么用。“

女人每天都会出现在梦里。连以前不曾有过的梦游症状都出现了。于是他想在情况变得更糟之前先到神社或寺庙驱邪,之后在乡下平静度日。他说将所有连络方式更换掉是因为“不想让你们担心。“但我想S或许是想忘掉这一切。

3.那个女人后来怎么了?

S在回老家前将所有事情经过都跟父母说了,他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当地最大间的寺庙。惊人的是当S到达寺庙后就被住持直接带到本堂,“在这里将一切都说出来吧。“无法出声的S用纸笔把事情经纬写下。但他写到一半冷不防停下了笔。他从来没有在意识如此清醒的时候被鬼压住,而且严重到连呼吸都有困难。S忽然变得非常痛苦,住持们急忙展开驱邪仪式。他眼前一片黑暗,只听到好几人的脚步声、诵经声和金属声,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过来时正躺在寺庙客房的棉被里,住持和父母都守在一旁。住持是这么说的。此幽灵散发的怨念非常强烈,附身方式也非比寻常。它是从内部开始侵蚀的,动作再慢一步S的状况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因为没办法将祂赶出你的身体,就使用了这个。“住持边说着拿出了一个木雕佛像。

这佛像似乎具有替身效果,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简朴,在S眼里却非常神圣。

3.那个女人后来怎么了?之2

S之所以会失去声音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声音之中带有力量,当灵想控制祂的媒介时会夺走这个力量。这种说法似乎很常见。言灵和灵之间好像有某种密切的关联。但S驱邪完后还是无法出声,他的父母非常担心。住持“已经没事了。只要好好补充营养,过几天稳定下来后就能说话了。“实际上S约花了一个礼拜慢慢找回他的声音,恢复他原本的生活。过没多久S就进去派遣公司上班,平安无事活到了现在。

写了好长一串,以上就是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体验。听S说他驱完邪后,不管是那女人还是其他幽灵都再也没见过了。“我的感应能力消失了。“或许是替身的佛像将他的能力封印起来了吧?言而总之,就算不是抱着玩耍的心情,最好也不要轻易靠近灵异景点。我们已经深切体会到在第三世界的力量面前自己有多渺小。以上写得落落长真是抱歉。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半夜传来敲门声
下一篇: 黑艾姬(Black Aggie)传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