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世界神话里的10张死神面孔

2015-08-13 14:26:08 作者:超人

死神到底长什么样子呢?比如中国的阎罗王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那么国外的死神呢?纵览历史众多文化,还是有许多不同的死神面孔的。而这里就有10张你可能闻所未闻却又是最逗的死神面孔啦!

10.阿兹特克:米克特兰堤库特里(Mictlantecuhtli)

阿兹特克:米克特兰堤库特里(Mictlantecuhtli)

米克特兰堤库特里是阿兹特克众冥神之一,且他统治着最底端的米克特兰(Mictlan)层,其位于亡灵的最北面。就像许多阿兹特克神灵一样,他也跟一些动物有关系——而跟他扯上关系的是蜘蛛、猫头鹰和蝙蝠。他被描绘成戴着人类眼珠项链的溅血骷髅。

羽蛇神是阿兹特克的生命创造者和给予者,他需要生活在冥界的人的骨头来创造他想要创造的生命。米克特兰堤库特里和他的妻子米克特卡西华提 (Mictecacihuatl)在世界被创造时就被送往地狱了,他们负责保护羽蛇神找到的骨头且最初也同意把骨头交给他。而当羽蛇神冒险进入地狱来搜集骨头时,尽管死神拒绝交出骨头并试图把创造神留在地狱,但羽蛇神还是带着骨头逃跑了,不过一些骨头在中途碎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一出生即有百态。米克特卡西华提的神父会参加食人仪式,他们经常在庙宇里面或周边吃人肉。

9.印加:苏帕伊

苏帕伊(Supay)

苏帕伊(Supay)是印加的乌林·帕查(Ukhu Pacha,即印加的人间)和地狱的死亡之神与统治者。苏帕伊统治了整个恶魔族且归属于死神,但在印加神话里,地狱并没有让人联想到死神的消极面。印加人相信地狱是生死之间用于维持生命的纽带,这使人们更加敬仰苏帕伊和地狱。

苏帕伊跟基督教的恶魔很相似,且安居在南美的基督徒也认为他的名字是归因于撒旦的。印加人既敬佩又害怕苏帕伊,且不同的神灵也请求他不要伤害印加人民。南美的盖丘亚族人延续了这个传统,他们参加Mamacha Candicha(火焰圣女)的欢宴,这差不多都与舞蹈有关且会持续2周。而为了纪念苏帕伊,人们会穿上和戴上多彩亮丽的衣服和面具。

8.希腊:塔纳托斯(译注:Thanatos,希腊罗马神话)

塔纳托斯(译注:Thanatos,希腊罗马神话)

塔纳托斯是希腊神话中不使用暴力的死神(与罗马诸神中的战神相反)。他的姐姐凯瑞斯是集杀戮与疾病于一身的死神。人类和在奥林匹斯山中不死的诸神搞得他很不情愿。凡人知道他不久就会来,且大多是在晚年时分。据说,他的到来总是无声无息且从未被事先通知。他被描述成一个留有胡须带着翅膀的男人,如同基督教的天使。通常情况下,他手持一把剑又或是一个火炬。在《伊利亚特》中,荷马(Homer,古希腊诗人)提到的塔纳托斯与在大量史料中所提到的相同。

他有时候会被欺骗。在某些情况下,假死致使一些人绕过了死亡并且变成不死之人。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在西叙福斯(Sisyphus)为了躲避死亡,进而将塔纳托斯困在麻袋之中。而这种事的发生,使得战神阿瑞斯(Ares)相当恼火——竟然无人在他的战争中死亡,而这都因为塔纳托斯被困所致。阿瑞斯插手干预,并且把西叙福斯转交给塔纳托斯。根据宙斯的指令,让西叙福斯接受应有的惩罚——无休止的推动一个巨石上山,然后每次眼睁睁地看着他滚落山顶。

7.爱尔兰:多恩

多恩

多恩曾是孤独的爱尔兰国王和死神。在Tech Duinn,他居住在冥界。他的房子坐落在爱尔兰海岸的西南部。据说,多恩会制造风暴引起轮船的坠毁甚至是沉没。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拉入更多的灵魂进去他的领域。有趣的是,他并不是一位神——他是梅利西安人(Milesius)之子,一个平凡的人。他死于一场战役中,也就是他和他的三个兄弟企图入侵爱尔兰的战役。 在海上遇难后,他占据了他死亡的地方作为居住地进而管理他所收集的灵魂。“要相信在他们死后,他们作为“影子”仍然行走在大地上,直到他们在萨温节(译 注:Samhain,古代凯尔特人的节日)听到了多恩的号角声,那声响在呼唤他们来到Teach Duinn。从那里他们向西旅行经过大海到达冥界。”

6. 中国:孟婆

孟婆

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孟婆是抹去生灵记忆的阴使。她供职于中国传说里的冥界——地狱。当一个灵魂准备转世时,由孟婆负责使这个灵魂忘记前世和地狱的一切。为帮助灵魂忘却所有,她熬制了一种名为“孟婆汤”的特殊汤药,让每个来到地狱的灵魂喝下。灵魂们喝下孟婆汤后,前尘旧事在顷刻间烟消云散,如是他们便可回到人间开始新的轮回。

若一个灵魂转世为动物,它身上还会保留着人的感知;在遭遇宰杀时也会感受到极度的痛苦,但是它将无法用人的语言来传达内心的恐慌。因此,许许多多的灵魂都想逃脱喝下孟婆汤的命运。“曾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传言——曾有一个小孩一出生就懂得说话,这是因为附身于这个躯壳的灵魂逃脱了地狱守护者的监视,也没有喝下孟婆汤。”

5. 因纽特女神:赛德娜(Sedna)

因纽特女神:赛德娜(Sedna)

在因纽特人的传说里,赛德娜是冥界与海洋的女神。很久以前,赛德娜是一位美丽的凡人女孩,她和父亲一起生活在海边。她的母亲死于难产,只有父女俩相依为命。由于她的美貌,来自世界各地的小伙子都向她求爱,但无一人能赢得美人芳心。

有一年,正逢冰雪消融之际,一只管鼻藿(一种海鸥)飞越冰山,为赛德娜唱了一首情歌并许下承诺,会带她到一片土地——“那里永远没有饥饿,我的帷帐是用世界上最华贵的皮草制成。你可以躺在柔软的熊皮上。”赛德娜答应了他的求爱,和新的情人一起越过了浩瀚大海。到达目的地后,赛德娜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她的新家不过是一处覆盖着鱼皮和冰雪的荒凉之地,四处是凄冷的风。

赛德娜在新家受了一年的苦,直到冰雪再次消融,她的父亲才能帮她脱离苦海。自己的女儿竟被如此对待,他悲愤异常。一怒之下,他杀死了那只管鼻藿,将女儿带上船。管鼻藿的同伴们发现它被杀后,失声痛哭(直到今天它们依然在哭泣)。他们顺风追击,发现了逃命的父女俩,便掀起一阵风暴,使得海面波涛汹涌。赛德娜的父亲为求保命,将女儿送了出去,但赛德娜紧紧地抓住船舷。她的父亲在恐慌之下砍掉了她的手指,这些手指掉入大海变成了鲸鱼。她的父亲又砍掉她另一只手的手指,那些手指掉入大海中变成了海豹。

海鸥们以为赛德娜已经溺死,于是飞走了。赛德娜的父亲将她拉回船中。经历的一切使她悲愤交加,在他们回到岸上后,趁着父亲睡着,她让她的狗们把父亲的手和脚都咬了下去。当他终于醒来看到发生的事情,他对赛德娜、那些狗,以及自己都下了诅咒。大地慢慢裂开,将他们都吞噬进去。自那以后,他们一直留在冥界——亚德里分(Adlivun)。赛德娜由此成为冥界女神。

4. 凯尔特人(The Celts):安口(Ankou)

凯尔特人(The Celts):安口(Ankou)

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人认为,安(Ankou)是死亡的化身。其形象是一个守护墓地和收集灵魂的人或者骨架。有些文化相信安口(Ankou)是亚当和夏娃的第一个儿子。有些文化则相信他是一年之中在12月31 日死去的最后一人——安口的每一个前世都会被新的灵魂所取代。

安口(Ankou)名字的意思是“死人的收割者”,并且他很可能就是死神的灵感来源,至少在形式和实践上是这样的。每当夜色降临,安口(Ankou)将驾驶由骨骼马拉动的手推车奔走在整个村庄去猎捕病患和垂死者的灵魂。每当他的推车装满了之后,安口(Ankou)就会将他捕获的“猎物”递送给冥界之王安侬(Anaon)。由于安口(Ankou)只在白昼结束并且夜色正浓的时候出现,所以在白昼里离开自己家以逃一死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已经成为了他狩猎目标的病患和垂死者通常是不太可能逃离魔爪的。

3. 立陶宛(Lithuania):奇尔汀(Giltine)

奇尔汀(Giltine)

奇尔汀(Giltine)被埋葬在棺材里长达七年之久,她曾是个魅力四射的年轻女子。她逃出来之后,变得又老又丑,还长着长长的蓝鼻子和毒舌,毒舌就是用来舔舐那些打上了死亡标签之人的。她是死亡女神,并且她的化身也是在后来的神话中最终以死神同样的形式呈现。她可以任意变换她的形态,甚至可以伪装成一条蛇或一根木棍。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她出现在一个垂死之人的床脚,那么此人就会恢复健康,反之一旦她出现在了床头则意味着必死无疑。有人说,她发明了医学,尽管那时的医学是由她独裁并且医生也无法干涉她的意志。

白昼中,她穿着白色寿衣游荡在坟场寻找着死人的棺材,从而她可以舔舐尸体来提取她用以夺取生命的毒药。奇尔汀(Giltine)有时用她的毒舌来索命,但不排除也会使用其他手段,比如绞死或窒息。她有时也会被蒙骗,并且如果她上当了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可以逃脱死亡,不幸的是幸福的瞬间往往短暂。无论你逃得多远,奇尔汀(Giltine)终将赶上你。

2 马萨:霍皮人

马萨(Masaw)

马萨(Masaw),其更为霍皮人(The Hopi)熟知的名字是骷髅人(Skeleton Man),是人们在来世中可托六尺之孤的朋友,可寄百里之命的守护者。在霍皮人的神话中,我们现在居住的是号称“完整的世界”的第四世界——“终结的世界”(Tuwagachi)。马萨作为监管头头,一直管理着在这之前的第三世界。后来因为他的狂傲自负,在他的造物主太阳神(Taiowa)面前自以为是,于是被褫夺了职位而成为死神,永世待在冥界里。马萨作为冥界的统治者,既是死神和死亡领主,又是派发火种的火神。

在第三世界被毁灭后,太阳神(Taiowa )认为全世界的人,包括马萨都应该有第二次机会。于是他创造了第四层世界并任命马萨为第四世界的守护神。马萨告诉人民放弃游牧生活而选择定居的重要性,并教授他们农业技术,以及以后如何长远地靠土地养活自己。

1.伊特鲁里亚人:艾塔

艾塔(Aita)

伊特鲁里亚人(The Etruscan)版本的死神则是艾塔(Aita),他既是魔鬼,也是狼群的头目。艾塔会让人的灵魂下地狱并永远服从他的统治。艾塔的形象一直是骨灰盒边上那个大胡子、戴着一顶狼皮做成的毛皮帽的男人,他驱役着骨灰盒里的死者灵魂到地狱。艾塔和哈迪斯(Hades)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有帮助他们的使者:希腊人的赫耳墨斯( Hermes )和伊特鲁里亚人的图尔梅斯(Turms)。同样地,他们都有一个妻子或配偶:哈迪斯的妻子是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艾塔的妻子是菲西佩(Phersipnei)。

像这样的文化相似点在社会中很多见,并且最终融入了罗马文明。罗马人常常吸收被他们征服的人民的不同文化和信念以助同化他们,这就是为什么伊特鲁里亚人,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历史人物都有很多相似处的主要原因。形形色色的神之间的相似处归并到一起,成为了一个可以由罗马人、希腊人和伊特鲁利亚人都敬仰的神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10个冥界中恐怖的神
下一篇: 儿童不宜的黑暗版童话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