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鬼屋探险经历

2015-08-14 15:29:38 作者:超人

在我高中毕业之前一直住的那条街上,有一栋“鬼屋“。那是一栋位置比较偏郊区、有着大庭园的白色二层楼房子。房子差不多是在两年前盖起来的,一家四口住在里面。印象中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看起来满温柔的人。还有一对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姐妹。

住进去差不多一个月之后,父亲上吊自杀,姐姐和妈妈也同时被勒颈杀害。妹妹看见父亲杀害姐姐的场景,跑去躲起来而捡回一命。留下来的妹妹,被住在远处的亲戚收养了。

失去住户的那栋房子现在依然伫立在那边,这就是我所知道的“鬼屋“高一的暑假,我和同学唐泽、武井三人计画到这栋“鬼屋“探险。并且还要在鬼屋里面自拍,打算开学的时侯拿去跟同学炫耀。

在深夜的时候,我们三人各自准备好手电筒或相机、还有为了要进去鬼屋的道具之类的放在包包里,再从家里骑自行车到公园集合。从集合地点的公园到“鬼屋“差不多脚踏车程20分。那是在郊区单独伫立的白色房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庭园很大的关系;还是因为是白色的很显目,总觉得这栋房子就像是被孤立一般。我们将脚踏车停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在房子四周探险,深怕被别人发现。房子的大门上锁了,而且还加上大锁固定,一楼全部的窗户都用木板钉起来。二楼的窗户没有钉,但是都从里面贴上报纸,看不到房子里面的情况。

我们绕到比较少人注意的后门,把后门旁边的小窗户的木板拆掉。小窗户位置比较高,我们将后门旁的木箱叠起来,站在上面拆窗户的木板。木板比较想像中还要简单取下,从窗户往里面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拿手电筒往里面照,照到圆圆的东西,隐约可以看到橱柜和桌子。看样子家俱之类的好像都留下来了。为了打开窗户,唐泽用镙丝起子的握柄敲破玻璃。

啪地一声,玻璃破掉,唐泽从破掉的地方伸手到里面去打开窗户的锁。窗户很小,差不多可以让一个人穿过去的宽度而已。我们小心地避开破掉的玻璃,唐泽和武井陆续从窗户进入房子里。我一只手拿手电筒,最后爬进来的。进入的地方刚好是厨房流理台上方,脚踩上去流理台传出铝制物品被挤压的声音。

先进去的两人,在厨房附近到处看,并且发出”嘿!”或者是”哦!”之类的,不知道是同意还是感叹的声音。我蹲在流理台上,拿着手电筒四处看。厨房还满干净的,当然地板和桌子都有一层白白的灰尘。但是该有的都有,稍微打扫一下马上就可以住人的那种程度。橱柜里的碗盘,就像是可以直接使用那样地光亮。总之先叫唐泽和武井站在洗手槽前拍张照。

”唐泽你那样没关系吗?”武井看着唐泽的手这么说。唐泽的手在流血。

”进来的时候被玻璃割到的样子,不过不痛所以没关系。”唐泽一边说,一边朝房子里面前进。

我和武井跟在后面,穿过厨房来到客厅。宽广的客厅和厨房一样,都有一层白色的灰尘,除此之外都很普通。客厅有一个停止走动的大钟。虽然应该不是事件当天停止的,但是一想到这大钟就像这家一样,突然觉得有点悲伤。我们三人现在的气氛感觉还满轻松的。客厅大致上绕一圈看一看,就离开客厅往走廊过去。走廊当然也是一片黑。我们三人都拿出手电筒照走廊,在我们前面两侧各有门。左边一个,右边两个。往更深处的右侧有到二楼的楼梯,走廊尽头那边可以看到玄关。

”怎么办?”武井的声音感觉上有点紧张。

”去前面看一下好了。”唐泽如此提议,我们就一起往前走。

一到走廊,很明显地跟客厅的气氛完全不一样,觉得有压迫感。大家话都变少了。总觉得就连空气的味道都不太一样。

我站在走廊往玄关照了一张相。闪光灯的关系,四周有一瞬间看得清楚。左边的门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拿手电筒一照。

是符。有好几张符贴在左边的门上,大家都不敢说话。我想大家都是在想同样的事情吧。

”总之先开右边的门好了。”

我和武井对于唐泽的话表示同意,打开没有贴符的右侧门之后,那是脱衣处和浴室。我朝着浴室的方向照相,没有什么特别的。接着再看在同侧的另一扇门。这次是厕所,同样也没什么特别的。

”接下来要去这边吗?”

唐泽的声音有点紧张,他指了贴满符的左边门。武井虽然感觉有点想要逃跑,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开门了。是书房。有一张大桌子,墙壁上挂着奇怪的面具和装饰品,大书架上放满看起来很难的书,还有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摆饰放在上面。我们好奇的看着这些东西,暂时忘记了恐惧。

”有一个包里耶。”

武井好像在书架上发现什么。那是和手掌差不多,包了好几层的油纸。上面贴了张小贴纸,上面有用手写的片假名”アフンチャロエク”武井小心地将油纸的包里打开。里面是像土器一样的材质,说是盘子也不太像,装饰品好像又太朴素了。反正就是一个奇怪的平面物体正中间有小小的凹陷,四周装饰着看起满不可思议的文字和绘画。唐泽和武井将它当成战利品,拿着它一起照相。

”你的血可别沾到它了哦!”看到唐泽的手上的血沾到”战利品”时,武井这么说。

叽…叽…叽…

突然间,房子突然发出声音,声音在书房里面回荡着。我们三人紧张地四周看。声音大概持续了十秒左右,当声音消失时,四周悄然无声。

唐泽:”地震…吗?”

武井:”因为我们随便触摸所以生气了吧?”

武井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说出这句话。武井将”战利品”谨慎地包好。我想这时我们三人都开始害怕这间书房了。将”战利品”放回原位后,三人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书房了。出去的时侯,我对着没人的书房拍了一张照。最后只剩下二楼而已,书房出来后往玄关的方向走去。走廊还是一样压迫感很重,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离开书房的关系,我们三人的感觉心情上比较轻松一些了。

在上二楼前,我让他们两人站在玄关前拍了一张照。透过镜头他们两人的表情,都是一付吓到的样子。我按下快门,告诉他们拍到好照片了。两人都没有在听我说话。我马上注意到他们注视着我的后面,我回头一看。书房的门慢慢地打开了。我们三人紧盯着书房的门看。我慢慢地往后退,直到碰到玄关的大门。

我们三人将手电筒朝向书房的方向,书房的门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躲在哪里,而且那东西还转正面向我们。我将手藏在后面,开始转动玄关的门把。但是没办法,被另一侧固定住,完全动不了。注意到我动作的两人,用斜眼看着我。

我颤抖着小声地跟他们说:”玄关的门打不开”

武井:”希…!”

视线回到书房的门时,武井发出了像是哭声般的一声惨叫。我和唐泽将手电筒移向武井所照的地方。门前有白色的手指。照到了像是要抓住门似的白色指尖。我们无法动弹,并不是被鬼抓住动不了。而且害怕到无法动弹。双脚不停的颤抖,使不出力气。我们三人连叫声都叫不出来,只能凝视着抓住门的白手。突然、门出现变化。

白手的上方出现一个黑黑的东西。我们一边发抖,一边看着那个东西。那个黑黑的东西是头。那个头和门是呈现九十度出来的。先黑色的短发出现,接着从门后出现的是一对纵向排列的双眼。那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到不像是人类的双眼。

”呜哇啊啊啊!!!”

看到那双眼的瞬间,唐泽发出惨叫并且往二楼跑。那惨叫就像是讯号一般,我和武井也像是脱离定身术一般地跑起来。

我们三人一边大叫一边往二楼冲。我紧跟着前方剧烈摇动的手电筒灯光,深怕会追丢他们两人。死命地追在他们后方。

唐泽用身体将门撞开,我们三人逃进房间里,并且马上将门关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三人都吓到没办法说话。我用背抵着门,一边环顾这个房间。窗户的内侧用报纸贴着,所以房间整个暗暗的。但是眼睛已经习惯黑暗了,就算不用手电

筒也大概看得到整个房间的样子。

窗户旁有桌子,桌面还满乱的。右边有和式壁橱(多啦a梦睡觉的地方),左边有一张床。

这个房间有着和现在状况完全不搭辄的可爱感觉。我们安静地聆听门外的声响。楼梯或走廊都没有听到声音。鸦雀无声,那寂静彷彿要将我们压扁。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在我们稍微冷静一些的时侯。

”喂!!”

突然从远处传来男人的叫声,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我的身体僵硬起来。那声音好像是从一楼传过来的。

”搞不好是有人来帮忙了…”

武井用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声音这么说着。唐泽不表示意见,不过将视线转向武井。如果我们的大叫被外面的人听到的话,确实有可能会有人过来。可是我们进来这么久,也没有听到楼下有人进来的声音…。就在我想着这些事的同时。

”喂!!”又听到同样的声音。听到第二次的武井终于忍不住大声呼救。

”我在这里!请快来帮忙!”

我和唐泽并没有叫出声。也许唐泽也没有自信能够把握楼下那个声音是谁的吧。

”喂!!!我们在这里!请帮助我们!喂!!!…”

就在武井大叫之后,我们三人贴着门听着外面的声音。门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一个低音男声。

”在这里吗”

突然听到这个低音男声,三个人吓的远离那扇门。三人紧盯着那扇门看。不过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这时反而让人更觉得恐怖。唐泽和武井好像比我还要害怕惊恐。

”地点被知道了…要赶快逃…要赶快逃…地点被知道了…”

唐泽可能是因为害怕的关系,一直重复着同样的话。本来以为可以得救而大叫的武井,则是抱着膝盖不停地发抖。我努力地用冷静的口吻,向两人提议从窗户逃走。唐泽对我的话有了反应。

”对啊。从二楼的话应该可以逃出去…。嗯…对啊…可是…嗯…所以…。”

唐泽话到一半突然开始自问自答起来,我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地摇他。唐泽的头晃来晃去。眼睛就像失焦一般,好像看不到我一样。我转向武井求救,但是武井毫无反应,依然抱着膝盖不停发抖。

没有办法,我只好丢下他们两人,开始撕开贴在窗户的报纸。从玻璃看过去的远方街灯,让我觉得安心到快哭出来。

就在窗户的报纸都撕完的同时,窗户上似乎照出像人影的东西,我转过头看。不知何时,唐泽和武井两人背对着我并肩站着。

我问他们俩没事吧?他们没有反应也不回头。就这样背对着我。突然唐泽用没有抑扬顿挫的语气说话了。

”就这样从窗户跳下去很危险。”

”对啊。”回话的武井,语气也跟唐泽一样。

”隔壁房间有绳子,我去拿过来。”

”对啊。”

说完之后,两人丢下被吓到的我,快步往门走去。两人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这样开门离开房间。我对两人的反应感到害怕,那两个人,绝对不是我认识的那两人。我开始烦恼是否该一个人逃出去,可是丢下朋友单独逃走这种事…。

我听到走廊传来走路的声音,还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在安静的家中,透过墙壁似乎可以听到一些声音。那两人好像在说什么,但是听不清楚内容。为了听清楚内容,我将耳朵贴在墙上。突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听到两人的笑声。那是让人感觉非常差的笑声,我第一次听到那两人发出这种笑声。听到这笑声,我决定要一个人逃出去。想要打开窗户的锁,可是不知道是锁生鏽的关系还是我手指在颤抖的关系,就是打不开。就在这时,隔壁的房间传来房门开关的声音。我紧张的举起手往玻璃打下去,不过玻璃没有破。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我看了看房间四周,紧张地爬到床底下躲起来。

我大气不敢呼一声,害怕被发现。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那两人走进来了。我从床底下看到他们两人的脚。他们进来后,似乎在确认我是否在房间里,站在原地好一会。

在他们的鞋子旁边,看到好像是绳子之类的东西。那两人真的拿绳子过来了。心里这样想着,稍微安心一些。本来想要从床底下出来,但是一想到刚才的态度和笑声,觉得应该再观察一下。两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后,什么都没说就往窗户走去。

两人站在窗户前。咔嚓!他们轻松地打开了我开不了的锁。接着我听到似乎是开窗户的声音。

唐泽:”就绑在这里吧。”

武井:”好啊。”

两人还是老样子,平平的声调。两人的脚一起转向桌子的方向,感觉上正在做什么事情的样子。过了一会似乎做完了,他们又再度转向窗户。然后踩在窗沿了吧,我看不到他们两人的脚。

唐泽:”那么逃走吧。好好地绑在脖子上。”

武井:”好啊。”

就在武井说完话的同时,桌子突然被拉到窗户那边,有一边的桌脚还浮起来了。

碰!

接着有什么很大的东西撞到墙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一直在撞墙的声音,一开始还很激烈,慢慢地安静下来,只剩下”叽…叽…”的声音而已。我在床底下缩成一团颤抖着,脑中想像着那两人现在的样子不知道躲在床底下多久,突然我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害怕地不敢动。

叽…叽…叽…

我发现那是不同于稍早两人那边传来声音,是别的地方传来的。那是在门的另一侧,从走廊的深处传来的声音。慢慢地,但是确实朝这个房间接近。那声音就停在门前。此时四周一片寂静。我为了不叫出来,用手遮住了嘴巴。门慢慢地的打开了。

门那附近暗暗的看不清楚,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那边。我不敢动弹,紧盯着门看。一片昏暗中,我看到了一双脚。是男人的脚。脚慢慢的往前走去,在房间里绕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暗暗的关系,总觉得那双脚感觉特别苍白。脚就在床边停下来。

我不自觉得用手压紧我的嘴。总觉得它会突然往这边看,我很努力的压住自己害怕地想要大叫的情绪那双脚停了一会,慢慢地转向朝门的方向走去。门打开后,那双脚像是被黑暗吸过去一般,门慢慢的关上。

走廊的声音,慢慢地离开了。我尽量不发出声音,从床底下爬出来。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那个”发现。害怕被”那个”发现的恐惧感让我的身体动起来。

从床底下爬出来后,绳子进入我的视线内。两条绳子绑住桌子,绳子朝着窗户到外面去。因为挂着很重的东西,桌子就卡在窗户边,桌脚还微微地的浮起。绳子还有一条,虽然一样绑住桌子,不过绳子就放在桌面上。上面绑了一个和头差不多大的圆圈。

看着这个,我直打冷颤。明明知道只能从窗户逃走,但是看着留下来的绳子,说什么都不想接近窗户。如果靠近窗户的话,总觉得最后会变得跟那两人一样。而且最主要的,我害怕接近那两人。

可是打开门,从一楼的走廊到出口那边也行不通,因为”那个”在楼下徘徊。我看着房间四周,心想着还有哪里是可能的出口。不过除了窗户之外,没有其它地方可去。

下定决心之后,我决定用剩下的绳子从窗户到一楼。我尽量不接近窗户,不看那两人。伸手抓住桌上的绳子。我努力地想把绑成圆圈的绳结解开。就在绳子慢慢松开之时。我突然感觉从门那边有视线传过来,我转头去看,门并没有变化。

我松了一口气,视线转回绳子时,用眼角馀光看到窗户有两个半圆的影子。唐泽和武井那两人从窗户那边,只有眼睛上半部露出来,一直盯着这边看。我就像是被弹开一般不停地往后退。我盯着那两人看。那眼睛一点也感觉不出是人类的眼睛。我的背就这样撞到门发出了声音。撞门的声音就像是暗号一般,从门的另一侧,有一个稍远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

叽…叽…叽… 同时也听了缓慢的脚步声朝这里走来。我心里想着已经无处可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我,就这样躲进壁橱里。躲进去才发现这样更逃不了,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进去没多久就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抑制呼吸。房间传来缓慢的脚步声。感觉上好像是在房间里绕一圈。然后又回到门那边。接着有开门的声音。我稍微安心了一些。这时候脚下的木板传出声音来。我再次闭住呼吸不敢动。

”在那里吗?”我紧张地用手压住拉门。

”在这边吗?”

这次声音出现在拉门的对侧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想要打开拉门。我紧张的使力压紧,但是那力气越来越来大。我用尽浑身的力气,使劲用力压住拉门。另一侧的力量已经大到我快压不住了。两边都使力的结果,拉门已经喀喀作响,快要坏掉了。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大叫了好几次”我不在这里”。

这样的拔河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的手一滑,门被用力的打开。我看到一阵光芒,太亮了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好像有人对我说了什么,不过不记得了。总之我大叫”我不在这里!”接着我就被通报过来的警察带回,接受一连串的调查。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到那里去?

为什么那两人死了?

当时你在做什么?

我在侦讯室里,将我在那个房子碰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一开始他们怀疑我有喀药,检查结果当然是没有。当然他们也有怀疑我和另外两人的死有关系,但是一开始放绳子的房间,和那两人使用的绳子完全没有我的指纹,所以很快的就证明了我的清白。但是我的目击证词,几乎都不被当成一回事。那个房子里面,除了我们三人的脚印之外,没有其它人的。有点年纪的警察在写完我的笔录,要我签名的时候,小声的说了一句。

”结果又是在壁橱得救啊…”

最后是以那两人不明原因的歇斯底里自杀来了事。最后还有一些事情想报告。在那个家拍的照片,最后警察没有还给我。

不过在做笔录的时候,被问了有关照片的问题。

”在书房和玄关照相的时侯,除了你们还有其它人吗?”

”只有我们三人而已”听到我这么说的检察官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但是除了这个之外,就没有再问其它的了。还有那个”战利品”,上面所写的文字,似乎是用某个民族的语言,写着”通往冥界的道路”。去查一下马上就找到了。但是除了上述的事情,其它不管怎么查,我还是不知道。

现在依然也在那个房子里面吗?在那件事情过后,半夜看到窗户,总是会看见那两人露出眼睛的半颗头在盯着我看。

告诉父母、朋友和医生、他们都很同情我。对我说:总有一天心灵创伤会痊癒的。不要担心了,已经安全了哦。之类的。

今晚那两人也是一样露出半颗头,从窗户的另一侧,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

”我们一直在等你哦。”

”对啊。”

我没有那种可以一口咬定的说”这是幻觉”的自信。也许再去一次那个地方的话,就会知道了吧。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二则日本网友讲述的诡异故事…
下一篇: 隧道里的祸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