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6则民间妖怪恐怖故事

2015-06-16 16:01:23 作者:超人

下面是6则关于妖怪类的恐怖故事,除了面狗精其他均是马来西亚网友写的,很有意思。

芭蕉精

这件事是发生在3年前,最记得的是我第一次上班做工的前一天,由于是当”量地官”的最后一天,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去钓个够本,于是就在前一晚跟uncle明约好明早去金宝钓鱼,和平时一样,天还没亮,我们就出门,一路上都很少车,空气也很清新,开着车窗让风吹进来,人也精神一点,我们来到金宝一个小镇,我们先吃个早餐和打包拿进去等下下午吃,当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我们也是时候出发了。

金宝出名矿湖多,里面大大小小都数以百计,我们决定要去一个很少人去的矿湖,就越驶越里面去,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矿湖,这矿湖被野草包围着,我们下去清理一个位置供我们下钓,就把东西搬下去,一切就绪后,就开始下钓,可以看得出这里是没有人来过,除了我们刚刚清理出来的位置,就没有其他地方供人下钓,到处都是野草,这里的鱼蛮多一下,鱼不断上钓,我们暗爽到,一个早上过去了,中午天气转热,鱼不大开口了,轮到我们休息了,就在我们吃午餐时,uncle明发现矿湖的左边有一片被废弃了的香蕉芭,uncle明拿了他的”宝刀”就走了过去,我也跟着去,原来他看到有些香蕉树的香蕉熟了,想砍一些来吃,他看中了其中一棵比较多香蕉的,砍下来后,我们就回去,我被一棵很大棵的香蕉树吸引着,因为它长有一个很红艳的苞,uncle明叫我不要鸡婆,快快走快两步,我们坐在车上吃香蕉顺便小睡一会。

我模模糊糊睡着了,在梦里,出现了一个裸女,样子真的很美 ,身材也很一流 ,她跳着艳舞挑逗我,过后跟我发生了性行为 ,当我醒来时,我内裤湿了(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为什么吧 ),拿了纸巾下车清理一下,就回到湖边钓鱼,我一直心不在焉,心里一直回想梦里的情景,uncle明过后也醒了,也来到湖边下钓,这时我就跟他说回刚才发的梦,就酱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下聊起了色情话题,我们一直钓到傍晚6点,太阳开始下山了,天气也凉了下来。

我们下钓的地方可以看到左边那片香蕉芭,我无意中发现芭里有东西移动着,我落力地看,我发现是人来的,有人在芭里面,看着看着才发觉是女人来的,更惹人注意的是那女人赤着身子,我觉得不对劲就叫uncle明看,他给我的答案,让我的心寒了下来,他竟然说”哪里有啊…”,明明就站在那边,他竟然看不到,看来我应该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了,更令我害怕的事情是,我认得出她就是刚才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女人,那女人还在那边向我招手,uncle明眼见我有点不对劲,就叫我快快收拾东西搬上车,他则拿了他的”宝刀”走进香蕉芭,他进去了很久都还没出来,我在车上越等越焦急,过了不久,uncle明回来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我问他进去做莫,他只是说出去才说,过后我们出到了金宝街场,他才告诉我刚才的事情,他说怀疑我被芭蕉精看中了,所以一直出现引诱我,如果置之不理的话,我最后会被她整死,所以他就拿了他的”宝刀”进去找已成精的香蕉树,传说香蕉树如果长出了一个颜色很红艳的苞,代表那棵香蕉树已成精了,所以他就进去找长了红艳苞的香蕉树,找到就砍了它,他在芭里面找来找去,最后真的找到一棵长了红苞的香蕉树,

uncle明说他也没有试过,全部也是听人家说,结果砍下去时,流出来的汁真的是红色,他也吓了一跳,看起来真的很像血,uncle明为了证明香蕉树的汁原本是不是就是红色的,就砍了一棵普通的香蕉树做实验,结果普通的香蕉树的汁是白色的,uncle明背后寒了一寒,就快快离开上车走人…

过后我们不放心,就去找师傅,师傅看到我们就说,”这次又惹到什么了…”,钓鱼钓到酱多事情,我看我是第一个 ,我们把来龙去脉告诉了师傅,师傅说民间流传着一种红线绑脚连蕉树,就可以见到芭蕉精,而师傅想来想去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惹到芭蕉精,我什么都没做就被芭蕉精搞,看来我的运气真的衰到没有人有…

独眼乌鸦

几天前,跟uncle明去喝茶,看到报纸说,明福开棺时有很多乌鸦在天空盘旋,这时uncle明就说回他年轻是遇到跟乌鸦有关的怪事…uncle明年轻时,有一个很好的钓友叫”阿禾”,跟现在的我一样,两人时常一起去钓鱼的,不管日还是夜,不管雨天还是大热天,两人都照样去钓个不亦乐呼…

有一次,两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矿湖钓鱼,初初没有什么异样,钓了一段时间,阿禾就发现有一只乌鸦站在树上看着他,一边眼睛白色的,好像白内障酱,他还叫uncle明来看,连uncle明也觉得那只乌鸦真的是一直在盯着阿禾看,过后就没有管那只乌鸦那么多,继续钓鱼,到了傍晚要回家时,那只乌鸦依然站在同一个位盯着阿禾,阿禾看了也不尽打了个冷震,觉得很邪下…

隔天,阿禾就发现他的周围越来越多乌鸦出现,不管做工时,吃饭时,逛街时,回家时,都发现有乌鸦在盯着他看,阿禾初初并没觉得怎样,可能是巧合吧!!就不了了之…隔天早上起身,他不经意看出窗外,发现一排乌鸦站在他家外面的电线上,其他屋子的电线上都没有乌鸦,就只有他家站满了乌鸦,他开始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于是就立刻打了个电话给uncle明,跟uncle明说完他遇到的怪事,uncle明就安慰他,叫他不要担心,uncle明要带他去找一个当时很有名的茅山师傅看看,uncle明原本要去载他,结果阿禾就说他自己驾摩托去找uncle明,然后才一起去找师傅,结果,阿禾出门没多远,就出了车祸,当场死。

uncle明知道后也很震惊,也内疚了很久,怪自己没有坚持去载他,不然阿禾就不会死,uncle明在阿禾家帮忙办后事期间,他发现阿禾家外真的有很多乌鸦,阿禾的亲友们都议论纷纷,有一些亲戚去赶走那些乌讶鸦,过一下又飞回来,赶了几轮,还是一样飞回来,uncle明发现前几天去钓鱼时遇到的单眼乌鸦也在那群乌鸦当中,因为它的白障眼很好认,阿禾出殡当天,有很多乌鸦在天上盘旋,下葬期间,那些乌鸦站在阿禾坟墓附近的墓碑上,好像凑热闹酱,一直叫,叫到uncle明背后也寒了起来,直到埋好后,那些乌鸦才一只一只飞走…

后来阿禾家人去问神,神说阿禾前世是杀鸡的,造孽深重,今世注定横死街头,神说那些乌鸦是阿禾前世所杀的生命转世,是要来看阿禾怎样横死街头的。。听了uncle明说也很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转世轮回是否真的??这就要看你相不相信了…

面狗精

我出生在湘南一个小山村里,小时候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地都有个病痛。用道家的话来说,就是阳气太低。那时我们家是住的二层楼房,小时候家境不怎么好,爸爸妈妈都外出打工了,留我们老老小小的住在一起,本来阳气就不足,再加上房子是住南向北的,在风水学上来说,阴气较其它方位的房子来得重。那时我们都居住在一楼,我一间房,弟弟一间,再加上爷爷奶奶一间。

记得九岁那年的夏天,有段时间,每次睡到半夜半梦半醒之间老感觉有貌似有东西在胸口上爬行,前几天都以为是老鼠之类,没在意(乡下一般老鼠较多,见得多了,也不怎么害怕)。但是次日醒来精神会很差,眼睛也肿肿的,尤其是胸口闷得很。以为又是身体不好造成的,照例吃了奶奶特意为我煮的鸡蛋就上学了。后来有一天半夜,这种感觉又来了,心里有点火,感觉这老鼠怎么这么讨厌呢,扰人清梦。

我就把身上的被单使劲一拱,让蚊帐外一甩,结果呢,我听到东地一声很大的声音,如果是老鼠甩到地上绝对不会那大的声音,我觉得好奇,就睁开眼睛坐起来看,结果发现帐上竟然有一片淡蓝色的光(那天晚上明明是连月亮星星的影都没有,黑乎乎的),有一个很奇怪的影子投在蚊帐上,怎么奇怪呢,隐隐约约是个人形,头是随圆型的,有头发,齐耳的样子,但是肩膀很窄,而且呈90度直角。我当时心下很是害怕,但是还以为是书包之类的挂在床头所造成的,下意识地用手碰了碰那个”人”,触感竟不可思意的柔软,更为奇怪的是,当我碰到时,她就一下子不见了,那光也不见了。

我被吓得满头大汗,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紧接着就听见有东西爬楼的声音。我想叫下床叫醒我爷爷奶奶或者弟弟来壮胆,但又没那个勇气下床,就那样睁着眼睛到天亮。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浑身发冷,打了针,吃了药就是不好,后来村里有个老奶奶说这孩子该不会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我奶奶一听,赶紧上山请了一个师公(也就是道士之类的)来给我驱邪,到家后,紧接着就摆好了法器之类的,师公拿着个貌似道家拂尘的东西在我家屋前屋后转了一圈后就问我:”孩子,说说这几天看到什么奇怪的事件了?”我就把那件事件告诉了他,只见他拧了拧眉头说,”你本身阳气就不足,而且这房子也阴气较重,所以才给那东西有机可趁,这段时间它已经吸了你不少精气了。”接着就叫家人把我扶到作法的地方坐着,他拿着拂尖,紧闭双眼嘴里不知念了什么咒语之类的,突然他双眼圆睁,大笔一挥画了几道符往我住的房门上一贴,又分别在楼道和大门口贴了几张。

接着又从随身携带的破布袋子里拿出一张黄符用纸钱灰烧了,给我服下。说来也奇怪,喝了那符水后,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觉得一身轻松,烧也退了。见我病好了,奶奶对那师公千恩万谢的,师公说:那是一只面狗精(好像就是这里所说的魅之类的吧),是北方山上的,幸好心还不是太坏,否则这孩子就完了,现在我已经跟它讲好了,你们在以后三天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带着孩子,面向北方多烧些纸钱就好了,另外这串佛珠是庙里供了很久的法物,虽不值多少钱,但是沾了仙气,能给这孩子定定魂魄,以后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敢接爱她了”奶奶接过佛珠给我戴上,就给了师公一些自家种的大米(他替人驱邪从不收钱财)送他出了村口。后来我就一直戴着这串佛珠,说来也奇怪,身体竟也渐渐好起来了。所以对那师公一直心怀感激。

水鬼

讨厌的农历7月又来了,讨厌的狗嚎声夜夜响起,尤其现在失常的雨季,雷雨更时常在半夜下起,使到这个7月倍加恐怖…先来个关于钓鱼的故事先…上个月uncle明找我去钓鱼,像平时一样我一大早就出门了,这次是uncle明驾车,有经过那条死火公路,我就跟uncle明说我上次在这边撞鬼,他就很神气的回我,看他们敢不敢弄我,信不信我拿巴冷刀下车追他们,我信,我真的相信他敢,因为他是傻的,有什么事情他不敢做的,刚说完,我们就到了坟墓前的那段路,车没有熄火,看来鬼真的也怕了uncle明,就这样,我们一路平安无事到达目的地,今天的钓点是一个野池塘!

这个野塘位于一个kampung树林后面,uncle明说这里的鱼很大条,不过据我所知,如果池塘位于kampung附近,鱼多数都是被人抓到7788,怎么可能还有大鱼呢??既来之,则安之,就钓钓看咯!!

下钓没多久,就上了几条大鱼,不是普通的大,是很大很大的大,我一下钓没多久就上了一只大巴丁,跟它搏斗了近半小时才拉上来,它的腰比我的腰还要粗,真的有点不可思议,这样不起眼的池塘竟然有这样大的鱼藏在里面,接着又到uncle明中鱼,一样是大鱼,我们两个乐翻了,早上8点到中午3点已经钓上了十多条大鱼,手酸到不敢再下钓,以免又陷入苦战,于是我们就上车休息吃饭,吃饭时,手一直震,汤匙也拿不稳,uncle明有点累,要睡一下,我也跟着睡,6点多醒了。

看还有一点时间,就再钓多下,奇怪,下钓等了半小时了,竟然没有鱼吃钓,刚才不用5分钟就有鱼来吃钓了,这时uncle明的鱼竿传来的鱼讯,uncle明的鱼竿中鱼了,很奇怪,鱼一般上中钩了,都会奋力乱冲了,可是这只鱼却慢慢地游,好像不知道自己中钩酱,我跟uncle明对望一下,都看到彼此头上出现很多问号,不要管它那么多,钓回来就知道是什么鱼了,可是uncle明没有能力收线,因为水里的不明物体一直把线拉出去,如果uncle明硬收线的话,钓线会断钓,这时钓线慢慢升起,那不明物体要浮上水面了,哗啦!!一声,一个人头浮出了水面,人头对着我们笑,我们脸都白掉,过后那人头又沉下水里,鱼线又跟着下沉,我们非常确定钓线的另一边是钩到那个东西,uncle明叫我快点找东西割断鱼线,我匆匆忙忙从我裤袋挖出万能刀把钓线割断,uncle明就说收拾东西马上走人,走的时候,我看到那人头又浮出水面,还举起一只手跟我们拜拜,出了kampung后,uncle明还跟我开玩笑说,他钓了那么多年鱼,第一次钓到鬼,我真的汗颜,这个时候他还很开玩笑!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池塘很久以前死过人,听那个kampung的人说,以前有一个人去那边钓鱼,那个人是手线钓(没有钓竿鱼搅,只是把钓线圈在牛奶罐上,中鱼时用手把线收回来),然后他中一条了一条大鱼,可能他紧张过头,钓线不知道怎样在他的手上打了个死结,结果大鱼把他拖了下水,最后连他的尸体也找不回来,他们说应该是给鱼吃掉了,这件事后,时不时有人看到他出现在池塘中,而且越传越烈,结果搞到没有人敢接近那池塘,uncle明就是看中这一点,所以胆粗粗去那边钓鱼,结果钓中生平第一只鬼…

鬼王出巡

几天前跟uncle明喝茶,跟他说起那个上云顶撒纸撞车的故事,他也有一个酱的故事。。话说几年前,uncle明跟他3个朋友去钓鱼,目的地是霹雳的宜力,去宜力一定会走一段偏僻的山路,这条山路偶尔会遇到大象山猪的野兽,就算现在经过那里,还是有机会遇到这些野兽…

他们凌晨时分就出发,一路上都没有车,他们到宜力镇才四点钟,就在宜力镇吃个早餐,吹吹水,大约5点多,就出发去万丁码头,走了一段路,就来到这段山路,uncle明经常都有来这边钓鱼,这条山路时常都有走,平时都没什么特别,可是他今天觉得这条路特别阴森,因为时间早,所以uncle明没有开冷气,而是开窗,让外面的冷风吹进来,可是吹进来的冷风冷得刺骨,走走下,越来越不对劲,外面突然刮起大风,吹到周围的树大摇大摆,风大到吹到车也摇一下,突然车灯照到前面很多一片片东西在飘,uncle明以为是树叶,不对,越走越近的时候,一看清楚,不是树叶,而是冥纸来的。

uncle明大力踩brake停车,那些冥纸不断在车前飘来飘去,当时uncle明真的怕,更不用说他那三个朋友,当时吓呆了,uncle明什么怪事都看过,这种情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突然来了一阵大风就把那些冥纸卷走了,一张不留地卷走了,风也停了,就好像没有事情发生过,四个人坐在车内你看我我看你,uncle明踩油马上离开那边,最后他们还是平安到万丁码头,可是那三天两夜的钓游,衰到一条鱼也钓不到,真的超级邪门,他们都认为是那天早上遇到那件怪事的关系…

后来uncle明有去找神庙的朋友,讲了那件事给他朋友听,他朋友问神,神说那天有可能是鬼王出巡或办大事,刚好被你们这班衰到没有人有的家伙遇到,基本上是没有人会遇到的,被你们遇到比中大奖还要难,基本上是没有事的,鬼王也不会对你们怎样,严格来说对你们一点兴趣都没有,说白点是睬你都傻就对了…想想下,那个情况如果被我遇到,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你们呢…?

飞头

某天下午,uncle明打电话来,说找到一个很少人去而且很多鱼的地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听到有很多鱼,当然要去啦!!uncle明他是一个怪人,只要他想要去钓鱼,就算睡到三更半夜醒来,他拿了钓具就出门了,在他的世界里,是没有白天和晚上的!

这次他竟然拉了我跟他一起去吃晚餐,吃饱后,就说现在直接就去那个多鱼的地方钓鱼,我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其他人要跟他去钓鱼,原因是他实在太疯狂了大佬啊!!现在已经八点多九点了,还去钓鱼??他竟然应我现在没有太阳不会晒又凉爽,我真的给他炸到。

很后悔上了贼车,而且还是载我去荷兰的贼车,一路上,uncle明一直说他以前钓鱼的威水事迹,而我侧静静地听吧鸟,因为已经没有mood跟他癫,uncle明湾来湾去,说真的我已经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这里到处都是树林,路灯都没有一盏,走走下来到了一个kampung,kampung里全部的木屋里面都黑黑的,不知道是没有人住了还是那些人睡觉了,感觉好像来到了一个死城,一点人气都没有,死气沉沉的。

uncle明再走进去一点,就停了下来说已经到了,我看了看外面,OMG,我们的车竟然停在马来人的坟场旁边,大佬啊!!靠害啊!!明知道我最怕这些东西的,你还带我来这样的地方uncle明就说”不用怕啦!哪里油那么多的鬼啊,不要生人不生胆啦!!走啦!!”哎!不来了都来了,硬着头皮去啦!!那个多鱼的地方是在坟场的后面,所以必须穿过坟场才能到达,我还真的第一次晚上来坟场,真的不知道我几时会患上心脏病。

我的心跳没有一刻慢过下来,在一个漆黑的环境加上在一个阴森的地方,说不怕都是假的,我跟uncle明一人一个手电筒慢慢走进去,没多久,就看到了那个池塘,uncle明快手快脚放下东西,绑好鱼钩,挂上鱼饵,就快快下钓,我看了真的不得不佩服他,根本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东西是他怕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还很轻松自在,他死后真的想叫法医剥开他的肚子看看他的胆是不是生毛的。

我们钓了大概1小时多吧!!钓上了几条超大的生鱼和塘虱鱼,这时已经是12点多了靠近1点了,突然听到一阵很刺耳又恐怖的笑声从后面树林传来,哇唠!!整身鸡皮起到完,我看了看uncle明,他也看着我,他比了比手势叫我不要出声,然后指一指上面,今天月亮蛮圆下,以为uncle明叫我赏月,哪里找那个心情去赏,突然看到一个圆圆黑黑的东西在上面飞过,在月光下的照明,很明显是一个人头。

飞过时,那个飞头还发出那个刺耳又恐怖的笑声,我的脚这次真的软了下来,整个屁股恨恨坐跌了下去,看着那个人头一直飞去前方去,我冒了一身冷汗,uncle明看到我很狼狈的样子,扮起了那个飞头的笑声笑我,我发觉我迟早一天会死在他的手上的,我整身都在抖,uncle明看到我这样,知道我没有心情再钓下去了,就叫我收拾东西回家了,我快手快脚收拾好东西,连他的东西我也帮他收帮他拿,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鸟,在车上他就说,刚才那个池塘没有人敢去。第一原因是那个池塘在坟场后面。第二是那个kampung的居民禁止外人进入那个坟场,第三就是那边有降头师炼飞头降,kampung居民怕看到飞头一般上入夜后都不再出来。

所以uncle明才选择半夜来偷钓,这时候一定没有kampung居民来赶我们走的,我真的不知道uncle明脑里面是想什么,他真的为了钓鱼,什么都不会怕的,到了今天,那个飞头的笑声依然很清晰的记在脑海里,真的永远都忘记不鸟!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豪华民用坦克Ripsaw EV2
下一篇: 美国巫毒女王玛莉拉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