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十个为维护正义而发生的残忍行为

2015-05-15 07:25:12 作者:超人

导读:正义的界定本来就是主观的,有时候维护正义和纯粹的报复之间的界线也很难划清。以下都是维护正义的行为,但却相当的残忍冰冷。

10.在暗杀恐怖分子之前都会给其家属寄吊唁卡的特工(MOSSAD)

在暗杀恐怖分子之前都会给其家属寄吊唁卡的特工(MOSSAD)

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中,黑色九月恐怖分子残忍地杀害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与此同时黑色九月也招来了著名的以色列特工组织摩萨德长达几年的报复。

为了让黑色九月血债血偿,摩萨德开始在全球进行地下搜捕,想尽一切办法暗杀尽可能多的参与组织慕尼黑惨案的恐怖分子。其中相当残忍的是在暗杀一个恐怖分子之前,恐怖分子的家人都会收到鲜花和一张吊唁卡,上面写道:我们不会宽恕,更不会忘记。

9.追捕纳粹分子的犹太人

追捕纳粹分子的犹太人

二战后,很多在二战中饱受残酷迫害的犹太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情感安慰和发泄。于是,很多犹太人用其毕生精力追捕并杀害纳粹分子,以牙还牙。

很难说清楚这么多年犹太人到底杀了多少纳粹分子(他们被人称作穆克明(Nokmim)或希伯来复仇者),因为他们总是把死因搞得像意外事故,以至于历史学家把纳粹分子想象成一群笨拙的邪恶之人。

8.达沃城的惩罚者

达沃城的惩罚者

在市长罗德里戈·迪泰特的监管下,一向是罪犯庇护所的达沃城犯罪率暴跌。为什么?很显然这跟迪泰特的铁腕政策和本人对犯罪深通恶绝的性格是分不开的。

尽管这位曾经是黑社会老大的市长一直不对外透露他的管理政策,但不可否认,他确实把达沃城建设成繁荣之都,而且深得民心。

《时代周刊》评论说泰迪特是历史上手段最狠毒最坏的市长,称其为“惩罚者”。

7.用自创手段整治毒贩子的俄罗斯治安人员

用自创手段整治毒贩子的俄罗斯治安人员

当海洛因在俄罗斯日益盛行时,一些对此深感担忧的市民常常手拎伏特加酒大骂“毒品滚出俄罗斯”!

治安人员逮捕毒品贩子后剥去其下身衣物,然后用针穿其臀部钉起来。尽管整治毒品贩子的手段备受争议,但这却强有力地向世界传达一个信息—勿扰俄罗斯,否则后果自负。

6.逮捕率为99%的TQVFS(女王暴力重罪小组缩写)

逮捕率为99%的TQVFS(女王暴力重罪小组缩写)

纽约的女王暴力重罪小组是这个榜单里唯一使用法律允许手段惩罚犯罪分子的组织,它是靠工作结果出名,并非整治手段。如果有人应该蹲监狱,给TQVFS打电话绝对是最好的决定,因为他们是抓捕队里的王中之王。

没什么工作成绩比这个组织99%的抓捕率更成功的了。躺在办公桌上的工作成绩本背后是令人颤抖的工作效率。他们可能不会鞭抽或用枪对待犯人,但其高效的工作效率确实最让震撼的。

5.痛击家暴施虐者的女性组织

痛击家暴施虐者的女性组织

家暴一直都是一个大问题,特别在女性毫无地位可言的印度农村地区,更是十分猖獗。

成员身穿粉红色莎丽服的Gulabi 组织代表着渴望反抗的女性的心声,并且也一直着力解决家暴问题。她们经常鼓励那些打老婆的男人用棍子打自己试试,尝尝是什么滋味。

如今Gulabi是少数几个千人组织。成员不仅为女性权利而战,而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她们的身影。

4.一起杀死强奸犯的数百名女性

一起杀死强奸犯的数百名女性

你最近可能看过这样的新闻:一个连续作案的强奸犯被上百个来自贫民窟曾经被他蹂躏过的女人堵在了法庭上,插翅难飞。这些女人的共同目的都是看看这个男的到底伤害过多少女性。在审判过程中,一个女人上前动手割了他的阴茎,另外一些女人往他脸上和伤口上撒胡椒粉。经过十五分钟疯狂的针扎拳打,这个男人死在了法庭上。

对于众人这场难以置信的自发行为,所有在场的女人都承认了这场谋杀,不过警察看起来好像不太相信。

3.枪击恃强凌弱者的斯基德莫尔镇

枪击恃强凌弱者的斯基德莫尔镇

这件事既不常见,也不流行。冷酷无情的肯恩·雷克斯·麦克尔罗伊常年在镇上偷盗打架,甚至强奸。恃强凌弱的他从未进过监狱,甚至连一次审讯都没有。

有一天,他被枪毙了。尽管在场的四十名目击证人都能证明他死于两杆不同的枪下,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指证。多年后,这场案子始终都未能解决,因为斯基德莫尔镇上的每一个人都闭紧嘴巴,只字不提。

你可能不怎么佩服镇上治安人员的工作能力,但一定会被人们心中共存的正义感所打动。

2.贝尼托·墨索里尼的死后惨状

贝尼托·墨索里尼的死后惨状

 

这里有关于墨索里尼死后惨状的简略版。墨索里尼逃往德国的途中被意大利游击队捕获,次日处决并暴尸在墨索里尼执政时杀害十五名反纳粹分子的米兰广场。当时成百上千的意大利人民聚集到米兰广场,一致决定把他的尸体削成肉片,当做烤肉来吃。

紧接着,人们先是枪击,后是向尸体吐唾沫,最后用石头砸。结果呢?想象一下这时有人吃着热狗过来把尸体肉片夹在面包里的场景……

1.报复纳粹分子的集中营受害者

报复纳粹分子的集中营受害者

许多犹太人用其一生精力去报复纳粹分子,他们的报复速度有点超乎我们的想象。

当集中营被解放时,参与解救的士兵都被集中营受害者所受的迫害震惊了。一些人被送到了纳粹党卫兵那里给他们跳舞取乐,而另外一些人则成了纳粹分子枪和刺刀下的玩物。他们的自由程度完全取决于纳粹施虐者的心情。

在没有任何武装力量帮助的情况下,集中营的幸存者在解放前后就开始实施他们的报复计划。当同盟者的坦克开到集中营时,他们抓住了很多妄想逃走的德国纳粹士兵。一个之前非常残暴的纳粹士兵在准备翻窗逃走时,被集中营的受害者们拖到一个小巷里,身体被徒手撕碎。

你可能不太同意这样做,但不得不承认这样做确实大快人心。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带来厄运的希望钻石
下一篇: 苏格兰近亲通婚的吃人家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