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星人

加拿大猎鹰湖UFO事件

2015-05-01 11:05:13 作者:超人

加拿大猎鹰湖UFO事件

这起ufo事件发生在1967年5月19日,当时石英石勘探者斯特凡·麦克拉克(Stefan Michalak)离开温尼伯前往猎鹰湖(Falcon Lake)。那天晚上,他住在加拿大横贯公路上的一家汽车旅馆,大约上午9:00的时候,他在沼泽地里发现了一条石英矿脉。凌晨00:15,他听到许多声音,好像鹅在惊叫,他向空中望去,发现了两个红色的、发着光的雪茄形状的不明飞行物。

两个不明飞行物正以45度角下降。当一个不明飞行物突然停在1 60英里以外的一个巨大的岩石上时,另一个距离比较远的物体突然不再发光。第一个不明飞行物盘旋了一会儿,径直向西飞去,消失在云层里。

第一个不明飞行物的宽度超过35英尺,厚度大约10英尺,还有一个3英尺高的圆顶;像一块红色的不锈钢,边缘是金色的,发着紫色的光;开口处有一个2英寸长的水平裂缝,裂缝处在圆顶上面,其下部有九个透风窗;发出“呼呼”的声音,散发出暖暖的硫黄的味道。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麦克拉克站在刚才提取石英石的那块岩石旁边,目光一直跟着那个物体。他认为这个物体应该是美国的一架实验航空器。一会儿,这个航空器的一个小门开了,发出了一丝亮光,麦克拉克决定靠近观察。

在距离这个物体60英尺的地方,麦克拉克听到一些声音,尽管声音受到其内部发动机和气流作用产生的声音的干扰,但还是可以分辨。他大声喊道:“好吧!美国佬,遇到麻烦了吧?出来吧,我们一起解决!”但没听到任何回应;麦克拉克精通多种语言,又试了其他几种语言:俄语、德语、意大利语、法语和乌克兰语,仍然没有任何回应。面对着这个航天器,他的好奇心驱使他做了一件勇敢的事:

我戴上眼镜,把头伸进航天器里,想看个究竟:里面是个迷宫,而且光线特别强。直射光线沿着平行或者倾斜的方向移动着;还有一些闪光灯,随意地排列着;航天器的墙很厚,墙角处几乎有20英寸。

麦克拉克转过头,发现三块平板移动到离门很近的位置。他想摸一下平板光滑的表面,但是,他的手刚碰到那里,平板就燃烧起来了。这个不明飞行物慢慢地移动着,航天器尾部有个网格状的“排气装置”。装置有9英寸高、6英寸宽,由直径为3/16英寸的圆洞组成。一阵热气从这些洞中喷出,烧到了麦克拉克的胸部,他顿时感到一阵眩晕,非常痛苦;随着不明飞行物在气流中上升,他撕掉了烧着的衬衫。

身处干燥的树林中,麦克拉克害怕衬衫上的火苗引起火灾,特别小心地扑灭了火苗。然后,继续寻找刚才降落的那个不明飞行物。由于硫黄气味和燃烧产生的恶臭混在一起,他感觉有些头晕,开始呕吐。

麦克拉克开始往回走,准备回到汽车旅馆。但是因为恶心和呕吐,他不得不多次停下,他几乎花了两个小时才到达高速公路。不久,一辆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车子向他开来。他挥手示意,车停了下来,向一位警官讲述了刚才的经历。那位警官却认为麦克拉克喝醉了,婉言拒绝了麦克拉克的求救,径自走了。一段时间后,经历了重重困难,麦克拉克终于回到了旅馆。

刚开始,他不想进去,害怕自己被“污染”,就待在旅馆外面的树林里。下午4:00,一阵阵剧痛袭来,他不得不回到旅馆,打听哪里有医院。但是他得到的答案是,最近的医院在安大略湖附近的凯诺拉,距离旅馆45英里。比到温尼伯还要远,所以他决定先回家。

他与《温尼伯论坛报》新闻部的人通了电话,说如果能有记者帮他带来一位医生,就可以在路上详细讲述他的经历,但这家报社并不感兴趣。麦克拉克给他的妻子打电话,说他发生了一起意外,希望儿子马克在12:15在温尼伯的公交车站等他。

一回到城里,麦克拉克就让马克开车送他到米塞利克迪亚医院。在医院,医生发现他前胸和腹部都被灼伤了,并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麦克拉克回到家,洗个澡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来,麦克拉克觉得好多了,但是身体依旧散发出难闻的气味。那晚,他见了他的私人医生奥特维,医生给他注射了止痛剂,把他带到一个皮肤专家那里治疗烧伤。奥特维在几个月后写到:

他抱怨着自己的症状:头疼、前额很烫、厌食、恶心、昏迷。检查后,他很沮丧,头晕,还很冷漠,但是思路清晰。他前额的头发被烧了,胸部和腹部也有灼伤,腹部的中间特别是中间偏左的位置,被烧成了红色;红色不太规律,范围比较大,而且损伤面积还在沿着横向不断扩大。这些损伤看起来当属一级烧伤,我认为一定会很疼很脆弱,但是并不很严重。那件烧坏的衬衫有很多洞,而且衬衫的边也烧焦或烧黑了。衬衫烧过的痕迹与伤口吻合。

5月2 3日,在一位不明飞行物研究员巴里·汤普森的催促下,麦克拉克请放射科医师克拉达克做检查;克拉达克医师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一个星期后,在马尼托巴的皮泥瓦的白贝核研究机构,麦克拉克接受了放射检查,结果依然正常。

9月2 1号,在内陆水泥公司工作时,麦克拉克突然起了疹子,感觉到越来越疼痛,喉咙仿佛在燃烧。他说道:我的身体开始浮肿,脱下衬衫,发现之前被航天器烫伤的位置有许多大的红点……接下来的1 5分钟,身体变成了紫色,浮肿面积快速增加,以至于再也不能穿上衬衫……视力也开始一点点下降,我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晕过去。

麦克拉克被送到米塞利克迪亚医院,次日中午才出院。麦克拉克写到:“医生说浮肿由过敏引起;奇怪的是,这些红点正好出现在被不明飞行物烫伤的地方。”这些症状一直持续到1968年。1968年1月,麦克拉克病情变得严重,甚至出现了其他症状,还会出现不定时的昏迷。当天色变暗时,他看东西会变得模糊。有时坐下来,却意识不到自己坐了多久。他说,在这种时候他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梅奥诊所的一个精神科医生却说:“我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他患有精神疾病。”

受伤的麦克拉克

受伤的麦克拉克

1967年5月21日晚上,也就是发生奇异事件的第二天,《温尼伯论坛报》的记者希瑟·朱斯荣打电话给麦克拉克。不久,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来自不同组织的调查人员很快来到事发地点,不明飞行物研究员爱德华·巴克、布莱恩·坎农和巴里也在其中。

汤普森与加拿大航空现象研究组织(CAPRO)合作。1967年,麦克拉克自费出版了一本40页的名为《我遇到的不明飞行物》的小册子。虽然这部书没有收回印制成本,但还是卖光了。

空军中队的首领保罗·比斯克曾经为加拿大皇家空军(RCAF)做过调查工作,5月25日,他带领第一支搜索组去寻找事发地点,但运气不好,什么也没有发现。五天后,他找到了麦克拉克,要求麦克拉克带他去事发地点。麦克拉克拒绝了,他说他太虚弱,哪里也不能去;麦克拉克给他画了一张草图,并向他详细地描述那个地方。第二天,3 1个官方和军方搜索人员借助一架H 1 1 2直升飞机开始又一次寻找,仍无结果。6月2日,麦克拉克上了那架直升飞机,与他们一起前往事发地点。比斯克报道如下:

麦克拉克先生并没有发现可辨认的特征,说在陆地上可能会做得更好。他带领陆地搜索组继续搜索,直升飞机在空中指挥。在加拿大皇家骑警便携式收音机的帮助下,空中与陆地的联系终于建立起来,在指挥陆地搜索组寻找麦克拉克描述的区域时,陆空联系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搜寻了整个下午和晚上,但结果仍令人沮丧……但是,麦克拉克坚持认为陆地搜索组距离事发地点很近,因为在他们最后一次的搜索中,他发现好几个与事发地点相似的特征,还发现了他曾经开矽的凳石。

第四天,汤普森、UFO计划的代表罗伊·克雷格和玛丽·卢·阿姆斯特朗、记者约翰·弗里德和麦克拉克一起来到猎鹰湖,麦克拉克自己也找不到事发地点。比斯克和科罗拉多大学的人怀疑麦克拉克没有说实话,猜测他可能是想独自拥有那里的采矿权。

斯特凡·麦克拉克于UFO调查组

斯特凡·麦克拉克与UFO调查组

一个月后,另一个搜索组也失败了。遇到麦克拉克。比斯克这样谈论到麦克拉克:麦克拉克先生强烈拒绝再次搜索,理由是在6月25日的搜索中,他已经找到那个地方,但是要保留那个地区的采矿权,他不想让任何人接近那个地方。他说他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直到他拿到关于采矿权的文件,才会与这些搜索组合作。

最后,麦克拉克终于同意与官方合作。6月2 8日,比斯克及其他一些官方代表去现场采集了一些样本。比斯克说:“有一个直径大约十五英尺的圆环形状,由于空气高速移动时产生的力量出现在了岩石的表面,被苔藓和泥土覆盖着,现在已经清洗干净。”专家们认为,如果这个物体的大小真像麦克拉克描述的那样,那么在它上升或下降时是不会对周围的树木产生影响的。5月末,比斯克把他所看到的记录了下来:

在这三组中,覆盖在其他岩石上的苔藓和泥土已经被风吹掉,堆积在一个环形物中。这个环形物就处在岩石之上,据说不明飞行物当时就在这块岩石的上方盘旋。一棵生长在岩石裂缝里的小树已经弯曲,倒在一边。小树的叶子已经褪色,每一片树叶上都有一个棕色的圆圈,圆圈里是一片红色区域,中间有一个洞。

正如比斯克在他的官方报告中写的那样,甚至他也不能否认这个“留在事发现场的很明显的圆圈”的存在;尽管如此,比斯克仍在这些证据中寻找着差异。关于不明飞行物离开的方向问题,比斯克认为,不明飞行物从树林间的空隙离开,方向是先向北,再转向东北;然而,麦克拉克却非常肯定地说离开的方向是由西转向西南。但是因为存在一些疑问,比斯克并不愿意完全相信麦克拉克。

1967年7月到1968年5月之间,马尼托巴湖的矿产与自然资源部门的代表艾普斯几次前往事发现场。他对放射现象进行了核查,没有什么新的发现。然而,5月19日那天,麦克拉克与一个朋友再次前往事发现场,用罗伊·克雷格的话说,他们发现:

在“不明飞行物降落区域”的岩石裂缝里有许多放射性物质,这些物质包括两个w形状的金属条,每个有4.5英寸长,还有一些小的不规则的物质。据说这些物质是在岩石缝隙中发现的。这两块w形状的金属条的中心都是金属,但都不是放射性金属。

其中一个含有93%的银,另一个含有96%的银;都含有铜和镉,还舍有一种与商业标准纯银类似的合成物。两块金属被一层石英砂紧密粘附着。这种石英砂与铸造用砂类似,也不是放射性的。放射物质存在于含有铀的矿物质微粒中,松散地粘附于金属表面,只有极薄的一层,通过洗刷可以很轻易地除去;这些矿物质是硅钙铀矿和无钍沥青油矿,是矿物床独有的矿物质。

但是后来,在马尼托巴大学进行的土壤样本分析结果显示,只有天然的铀具有活性,而镭没有。这和1968年在白贝核研究机构实验室做的分析结果是一样的。克里斯·卢特科夫斯基(Chris Rutkowski)是这个事件的官方领导,他得出的结论是:从事发现场取回的最原始的土壤样本只包含天然的放射物。然而,一些调查员却发现了镭-226。我们并不清楚这是不是一个错误。另外,这个金属样本肯定是天然的状态。为了解开这个谜题,有必要再对这个样本进行分析。

斯特凡·麦克拉的手套,帽子和衬衫

斯特凡·麦克拉的手套,帽子和衬衫

1967年5月的第三周,马尼托巴湖南部的许多民众报告说看到了一些不明飞行物,有发光的、红色的、圆形的及雪茄状的。这样的描述与麦克拉克看到的情形一致,与5月25日在温尼伯的调查结果也一致。这些事件相继被当地的报纸报道。1 97 8年,一个人来到马尼托巴的不明飞行物研究机构,说他在麦克拉克看到不明飞行物的时候,正与一个同伴在西霍克莱克和卡迪湖之间的公路上散步,在就要到达猎鹰湖北边的时候,同伴蹲下来系鞋带,这时,他向前方望去,他看见从树林中飞出一个巨大的圆盘状物体,却没听到任何声响,它穿过公路,消失在另一边的树林里。这件事发生得很突然,以至于他的同伴来不及看到。

1992年,一个女人想起,她和女儿也在麦克拉克看到奇异现象的同一周,看到过不明飞行物。凌晨4:00,她们开车经过猎鹰湖,走在加拿大横贯公路上时,看到公路北边的树林里有一个飞行技能熟练的飞碟。这个不明飞行物形状像帽子,银色,还有几扇窗户,一道粉红色的光从里面放射出来,接着,它突然消失了,仿佛飞进了稀薄的大气中。卢特考斯基说:“这两位目击者对她们看到的不明飞行物的描述在细节上是一致的,而且看起来和麦克拉克遇到的那个不明飞行物也相似。”

卢特考斯基很小时就与麦克拉克家人熟悉,评价他们为“真诚的人,机智、冷静、博学”。尽管麦克拉克的描述有些含糊不清,前后不一,但是如果说麦克拉克为了某种目的制造了这样一个复杂骗局,甚至不惜以健康为代价,那真的不可能。

麦克拉克现身说法

麦克拉克现身说法

手绘的UFO示意图

手绘的UFO示意图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新西兰北岛居民观测木星时拍到…
下一篇: 加拿大魁北克神秘人形生物事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