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英国十四年卧底警察的传奇故事

2015-02-24 07:05:10 作者:超人

在1997年的时候,尼尔遇到了一位在Fenton的卖家并且买了半个T(0.8公克)的海洛英,然后他回过头准备要跟他买更多的海洛英。“我一直敲他的门,我喊着“嘿,老兄你还有另外半个T么?”他打开门说『你说什么东西,我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他接着拔出一把武士刀并且架在我的脖子上面说『你他妈一定是毒品管制的』」

前卧底警察尼尔伍德在他Herefordshire家前所照的照片,他身穿一件T-Shirt上面写着”好人才会用毒”(Nice people take drug)

前卧底警察尼尔伍德在他Herefordshire家前所照的照片,他身穿一件T-Shirt上面写着”好人才会用毒”(Nice people take drug)

1994年的夏天,一位从来没用过安非他命的尼尔‧伍德(Neil Wood)在英国的睡村(Sleepy Village)正面临他今生可能最困难的选择题。试试看超过40%高纯度的安非他命或者让一位恶名昭彰并且一个礼拜要用掉价值约五万台币古柯碱的流氓毒打一顿。

但是这位流氓(他所经营的黑道专门偷车)却不知道,尼尔是一位卧底警察。为了案情需要,尼尔和这位流氓在酒吧里面聊天聊了许久并且建立起了友谊,但是尼尔却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声称自己是一位『安非他命品尝专家』。

”在认识了他大约四个礼拜之后,有一天他在我面前拿出了包小袋子。”尼尔在他位于Herefordshire的家里面说着,”我今天有个惊喜要给你,我敢打赌你一定没有用过这么屌的东西。』我当然没用过,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碰过安非他命。但是在他给我那个惊喜之前,我看过他因为15块钱英镑的债狠狠的揍过一个人。所以我当下想,我一定要用一点安非他命来说服他。”

尼尔从袋子里面挖了一小戳粉末并放在他的舌尖上面,但是那位流氓显然对这么点份量不是很满意。”我那时候不太敢放太多,所以他说『你太小气了,你需要挖多点』。我在想他应该是期待我已经是老手并且有抗药性了,所以他再挖了一大搓给了我。在吞下那一搓之后的当下我已经能感觉到我的舌头还有我的嘴巴都麻掉了,在他收了我一点钱之后我就回家了,但是接下来的三天简直就像是地狱一样,我的眼睛从来没有阖上过。我之后把那包东西拿去化验没想到纯度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超过40%。这真的很夸张,因为一般街上找的到的东西才大概5%而已。”

对于1993一直到2007都一直担任卧底警察的尼尔,对这种场景并不陌生。在他担任卧底警察的期间,他所逮捕的犯人所累计的刑期总共大约一千年左右。但是在他的心理面有一件事情他很清楚,这些刑期对于硬性毒品像是海洛英的猖獗并没有任何的减缓。”在我当卧底警察的其间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浪费时间的,我只有让那些弱势族群的生活更加痛苦而已。”

虽然让他在2012年11月离开卧底警察这个职位的原因是他和他前妻之间的关系紧张,但是真正让他对于卧底警察这个职务感到厌烦以及幻灭的是毒品管制法以及卧底警察所必须使用的手段。

Derbyshire长大的尼尔,为了追求生活上更多的刺激在19岁的时候从Salford大学辍学并且加入了当地的警局。”我原本想当个环游欧洲的背包客的,但是有一天我在当地的报纸上面看到当地警局正在招募新血的广告,所以我就朝天掷了一枚硬币。”他说”结果是人头面朝上,所以我就加入了当地警局”在当了四年的一般警察之后他加入了毒品管制小组。

在1990的那段期间,卧底警察通常都没有什么规则也没有什么人管,在同事的建议之下尼尔决定给卧底警察这份职务一个机会。”很快的我发现我对这份职务非常地在行,”他说”这跟肾上腺素有关。人们对于肾上腺素的反应不太一样,但是对于我来,不管我在事情多么的紧张,只要我一进入到计划执行的时候我的脑海就像湖水一样透明。”

尼尔在1995年当卧底的时候向Normatan的当地毒贩买古柯碱

尼尔在1995年当卧底的时候向Normatan的当地毒贩买古柯碱

每个地区的毒品管制小组和另外其他地方的毒品管制小组之间都互相有联络,所以很快的在英国的各个地方都邀约尼尔到他们的小组上面工作,而每个计划的执行时间大概都只有几个月。因为没有管制,所以尼尔在执行计画的第一步都非常危险。他都会扮成一位古柯碱或着是海洛英的上瘾者来购买毒品以达到渗透当地毒品组织的目的。

他回忆道他第一份卧底工作,地点是在Derby旁的郊区Normanton的一栋房子里面。”我那时候的任务是去那栋房子敲门并且跟里面卖古柯碱的人说话,”他说,”我和里面的人聊起天来,很有趣的是没想到那栋房子的用途是一个签赌站。我这辈子从来没进到一个签赌站过,所有的古柯碱卖家都在里面聊天休息,我和他们混熟并且也成功地从他们身上买了古柯碱。”

”我当时的所有行动其实都被毒品管制小组所监控,但是我完全的没有照着计划行动并且到了他们也不知道的地方。当我回去的时候我看他们都满头大汗显然是紧张坏了。我后来才知道我卖给我古柯碱的人有两次严重身体上伤害的前科,全部都是拿刀捅人。”

在1996年的时候,英国警局开始设立卧底警察的官方训练课程,但是这时的尼尔已经有了三年的经验了,所以他在学习的其间也担任着职务教官的角色。”他们说当你在卧底的时候你不是在演戏,你只是担任一个不同版本的自己。”虽然受了许多的训练,尼尔的生活还是笼罩在毒品卖家的威胁以及不受控制的行为之下。

在1997年的时候,尼尔遇到了一位在Fenton的卖家并且买了半个T(0.8公克)的海洛英,然后他回过头准备要跟他买更多的海洛英。”我一直敲他的门,我喊着”嘿,老兄你还有另外半个T么?”他打开门说『你说什么东西,我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他接着拔出一把武士刀并且架在我的脖子上面说『你他妈一定是毒品管制的』”

那卖家的女朋友接着探出头来说,『干他妈的,我差点以为他会承认他就是卧底!』那位卖家接着把武士刀从尼尔的脖子上面拿开,然后他和他的女朋友突然笑了出来。他接着问尼尔需要多少海洛英,尼尔回答四包。

”他慢慢给了我四包海洛英。我拿了海洛英走到路旁并且把那四包夹在一个空的烟盒里面,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刀子指在我的脸上,一个王八蛋想要把我刚买的海洛英抢走。我那时候心理面想,唉今天真是衰透了。”尼尔大笑着说,”那王八蛋说『把你手中的东西交出来,然后一切都会没事』我回他”不,我今天已经够衰了!”然后我拔腿就跑,我可能看起来还有听起来像是海洛英成瘾者,但是我跑步速度绝对比他们快很多”

在尼尔警察生涯中,他不断的在不同的城市扮演着不同的身分。有时候卧底,有时候当着普通的警察。早上扮演着重度古柯碱成瘾的毒虫而在晚上则回到住处或着是工作所提供的豪华饭店,在如此的身分转换之间,尼尔并没有觉得平静,他的心境却感觉到烦躁以及不舒服。

”不管任何人的眼光,你花了一整天轻松并且舒服的扮演着你想扮演平常最卑微也最受屈辱的角色。然后在晚上的时候你必须洗尽铅华的把一切放下,去享受平常你扮演的角色所享受不到的东西。这一切让我感觉到不对劲,你会感觉到有人会注意到你。当我在市中心扮演一个落魄潦倒的毒虫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人理你。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意识到在市中心有多少露宿街头的毒虫。”

”这家伙需要实际上的帮忙— 而不是被利用。他的人生充满了被利用,除了被他身边的毒贩还有被我利用。”

当卧底的经验还有他自我内心的挣扎让尼尔抓狂般的学习所有关于毒品知识。在1999年的时候他参加了第一届的匿名戒 ​​毒(Narcotics Anonymous (NA))大会,在当时的会议里面最主要的辩论议题就是犯了毒瘾的人要被送到监狱里面或是送到匿名戒 ​​毒中心戒毒。在会议的最后的问答时间,尼尔提出了现在回头看有点天真的问题:”把这些毒虫送到匿名戒 ​​毒中心有什么用?他们本来就不想要任何帮忙啊!”

”整个超级大的会议室变得鸦雀无声,我几乎听得到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直到台上的专家说『你觉得我们台上的人有独特的神奇见解吗?』我们都是被拖来的啊!”

在那一刻,尼尔说,是他人生最大的转戾点。他意识到了他一直以来所渗透的社交圈里面的毒瘾者不是罪犯,而是需要真正帮忙的弱势族群。”在那之后,当我每次和那些流落街头的古柯碱成瘾者混在一起的时候,我意识到了我之前并没有把他们当作人看,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咎由自取。但是实际上,他们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他们自己却因为成瘾无法得到这些帮助。”尼尔现在认为警察的手段反而会让这些已经身处弱势的人身处在更大的危险当中。”帮派最大的武器就是恐惧,他们从警察这边受到越大的压力,他们就会把这些代罪羔羊变的更无助。”

尼尔在Mansfield遇到了一个在路边乞讨的流浪汉,这名流浪汉会帮尼尔与帮派拿毒品,然后在原价上面加上一点点钱来打理自己沉溺以久的毒瘾。大约在一年后,尼尔听到那名流浪汉因为海洛英买卖以五年的刑期入监服刑。”听到那个消息真的是吓坏我了,因为他每天只会待在市中心的同一个地方讨钱而已。”

”我有一次跟他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这个月的高点就是他脚底上面有一根已经因为打海洛英已经坏死三年的血管忽然好了,他又能从那边打海洛英了。这就是他一生的写照。这家伙需要实际的帮忙─ 而不是被利用。他的人生充满了被利用,除了被他身边的毒贩还有被我利用。”

尼尔解释大部分被囚禁的海洛英成瘾者常常在监狱外会累计他们毒品的负债,那些无法还债的成瘾者的家人以及朋友常常都会成为恐吓以及讨债的对象,有些付不出债的女性成瘾症更会被逼着下海做妓女或著成为庞大黑道集团下面的基层毒品运输工具。当这些负债的人出狱时,他们都会马上重新再犯来还债。尼尔估计全英国有大约三十万的毒瘾患者,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会集中在海边小镇。”我推想他们应该都是想要逃的越远越好,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其他地方可以落脚了。”他沮丧地说。

在2005之末,尼尔被指派任务来到了一个当时吸毒致死率最高的海边渡假小镇Brighton。但是当他抵达没多久,他很快的意识到了当地警察对付这些贩毒黑帮的老旧手段都早就被识破了。”这些黑帮把染毒游民都当作是他们的传话还有运输工具,”尼尔说,”大家都活在黑帮的阴影底下,游民们所感到的恐惧是无法形容的恶梦。”在那里他认识了两个染毒游民,他们和尼尔说有其他露宿街头的人不小心把卧底警察介绍给了黑帮购买毒品,而没过几天那些染毒游民就被谋杀了。”要杀染毒的人非常简单,”尼尔解释,”你只要让给他们过强的剂量他们就会不小心过量致死了。”

在当时该镇在那年度已经有58个人用毒过量致死了。”这个数字对于这种小镇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但是我组上面的人对这件事情都一笑置之。而染毒游民们却认为这些死人的人里面有很大部分是谋杀。在没有完整的调查前我也不敢下定论,但是当这些游民都一致这样认为的时候,这应该是任何警察人员应该关注并且办案的方向。”对于这些人需要的是帮忙而不是监狱的这个念头更加加深的是在认识了一个会说五种语言但是却因为染毒露宿街头的生意人之后。这名生意人在1990的时候因为用了安非他命之后需要用海洛英来纾解之后严重上瘾。

”他有一种不详的气息,”尼尔说,”他一直说自己活不过这个冬天,有人好心提供给他Worthing的一个地方落脚,而坐大众运输工具到那边需要9块钱英镑(大约440块台币)的钱他却拿不出来,因为当时他正要凑钱买一包30英镑的海洛英。虽然他知道他将会用毒或着被酷寒的天气冻死但是他却选择了海洛英而不是一个居所。”

原本需要六个月的渗透任务在过了六个礼拜之后尼尔就受不了辞职了,他在也受不了每次都是逮捕一些在街上的染毒游民并且把他们送入大牢,他想要捕捉那真正的幕后黑手。

尼尔在2007之后就再也不当卧底警察而选择回去当普通警察一直到2012,而现在他希望用他一生所学试着让毒品管制系统以及条例更好,他主张政府应该控制所有毒品以把”控制权”从这些毒枭的手上拿回来。

”当你做一些你自己内心无法接受的东西你自己心里面一定会很难接受,在情绪上一定会带走一些你内心深处东西。我之前做的那些我无法接受的事情并不完全是我的错,我只是一个在毒品这个议题上面,已经做有道德判断的组织下面执行命令的人,你在执行命令的时候会选择相信组织也相信法律已经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正确的判断。很可惜的,在毒品管制上面,我们的法律是错的。”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长了羊皮的曼加利察猪…
下一篇: 美国被关了39年的嫌犯的传奇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