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房间号733

2015-08-17 19:35:59 作者:超人

故事虽然有些长,但是恐怖气氛很浓,胆小勿入。

自杀房,他们是这样叫733房的。好像我第一天上大学还不够多事情可以烦恼,还要知道个谣言来增加困扰。我们被分配到734房,不是南方走廊那一些比较好的房间。当发现我们房间是在老宿舍七楼的侧房,我还OK没有太不开心,毕竟他们已经顺我要求把我跟我好朋友安排在同一间。

Lydia跟我花了一早上搬进去宿舍里,舍监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张贴我的海报,而Lydia则是在读她的书。

“哈罗!! 女孩们 我是Beth,我会是你们今年的舍监喔!”她边说着边进我们房间。

“海” 我对她点点头。

“哇 你们动作好快喔!” 她看了看我们整理好的床还有整齐的衣柜。

她拿起Lydia的一幅Cthulhu画作(克苏鲁神话一部小说的样子但起来就是像外星人/海怪船长的图片有兴趣可自己google),

“这是神鬼奇航幽灵海里的那个海怪吗?”Lydia回瞪了她一眼。

“总之” 舍监继续说着

“我知道我们宿舍没有像南边宿舍那么新,但相信我,那边发生过很多事情。这栋建筑已经快有六十年历史了。”

“我看的出来!” 我边说边看着周边。

“而且这边房间还满小的哦”

“嗯? 50年代的人们大概身材比较矮小” Beth 耸耸肩膀。

“是这样吗?” Lydia 冷冷地回覆Beth。

“是的!就是这样”Beth 都起嘴吧但她还是站在那里,整间房间气氛超安静尴尬。

“所以” 我说

“旁边那间边间房就是733房吗? 从外面看起来比我们房间大哦,有人被分配到那间吗? 或许我们可以…”

“喔! 你不会想住那里啦” Beth打断我,

” 那间有几起自杀事件,上吊自杀阿还是跳楼,如果我没记错了话,他们没有要继续使用那房间喔。总之,我要提醒你们这间是纯女舍,男生只能最晚待到11点。”在我们能够回答她之前,她拍了一下手,然后很快地说,

”好啦!很高兴认识你们” 然后她就闪人了。

Lydia 把书丢下然后往走廊外瞧了一下 “我讨厌她” 她说。

“你有听到她丢了什么震撼弹吗? ,我以后要叫她笨屎Beth”

“Lydia, 真的假的 自杀哦?” 我说。

“喔育 Becca 放轻松啦! 每个学校都有几起自杀案的啦”

“是这样没错啊! 但是在同一个房间哦?”

Lydia 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谁在乎阿? 又不是我们这一间”

“ 这样说是没错啦…” 我转过去端详了一下我们的窗户

“你可以想像要爬出这个小窗然后跳出去吗? 在摔烂之前你至少有五秒活着哦”

“喔干! Becca 你可不可以不要讲了? “Lydia 朝着窗户看了一眼,很明显看她抖了一下。

“你知道我很讨厌高的地方,她妈的讲到高度我就血压升高”

“我们随时可以搬到自杀房阿” 我戏弄着她,

“每道墙都有一扇窗户”

“干你”

“ 好啦好啦,讲真的,想一下,要从那小窗户挤出去跳下去还真的要下很大决心哦”

“ 对啦 但以前的人比较小你忘记了喔”

Lydia 咕哝着说着一边把她的床推离窗边远一点。Lydia 是一个非常好相处又和善的人,我们秒速交了很多朋友。刚开学的前几周参加了很多派对。Lydia 在其中一场中认识了一个男生。

我跟Lydia从包尿布时期就认识了,所以我早料到她在九月底前就会交男朋友。他的名字叫做Mike,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典型兄弟会屎蛋哥。大概一个月后,大学的新鲜感就过去啦。我跟Lydia 也回归正途,我们周末花在读书的时间比喝酒多。

当时期中考再几个礼拜就要来了,我下定决心希望大一成绩要一直保持 4.0 GPA(大学在校平均成绩成绩啦 最高4分应该等於A++有兴趣自己GOOGLE)在10月初的猛个晚上,我被一声巨大的刺耳的声音吵醒。我坐在床上,竖起耳朵想再听一次。

嘰...!

“那是?” “对” Lydia 轻声地说 “ 那是隔壁房的窗户”原本在Lydia的坚持之下,我们一直都把窗户闭紧紧的。但是不会有错,那个重复开关的声音是从隔壁窗户发出来的。

碰...!

“谁在那里??!”Lydia 耸耸肩回应我

“是谁在闹我们啦? 是入会仪式?”

“什么入会仪式?” Lydia 抬起一边眉毛疑问的看着我。

“ 我哪知道阿,这里是大学,说不定她们在闹新生。”(”大学姐妹/兄弟会入会仪式通常都会整新生)

嘰...! (窗户打开的声音)

“谁在整我们呢?”我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碰...! (甩窗关上的声音)

“Becca, 我爱你! 但这真的很蠢”我朝她丢了一颗枕头 “

“不管那是谁,去跟他们说不要再闹了啦”

“我?? 我才不要冒着被丢出窗外的险去咧”

嘰...! (窗户打开的声音)

“我才不要去咧”

“我是美术系的学生,你是政治学系, 你去拿法律出来压她们啦”

“干!!!”

“ 打给那个狗屎Beth啦 ,这鸟事不就是舍监要处理的吗?”

碰...! (甩窗关上的声音)

“我才不要打给她,不要推给我”

“好!” Lydia 大声的用气音说着 “那我们就一起忽略那个声音”

“我早上7点半有课!!!!” 我用气音回着抗议!

嘰...! (窗户打开的声音)

“那就做一点事啊!!! 用说的有什么用”

“啊!啊!” 我跳下床,边走边踱步的像门口走去,超大力戏剧的把门打开,然后大步走向733房,那个门牌上掛着储物间的733房。

碰...! (甩窗关上的声音)

“老兄! 讲真的….”我往后退一步,因为我马上发现有问题。 733房是从外面用挂锁锁上的。我屁滚尿流的跑回房里。

“发生什么事了? “ Lydia问我。

“我她妈不要在接近那间房间,那隔壁是从外面锁上的!!!怎么可能有人进得去?”

“所以你说是鬼?” 她笑着说。

“不是!! 我是说那间叫做自杀房的房间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Lydia笑了笑然后翻白眼就躺下说 “你应该是主修抓马的吧”(这次原文真的是Drama 就是戏剧化的意思)我们当晚没再听见隔壁有任何声响,但隔天我们非常清楚从宿舍外面看到角落那间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我整整观察了一个礼拜,隔壁733房的窗户都是开着的。有时候晚上我会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或者滚来滚去的声音从隔壁房传来,但从没吵醒Lydia过,所以我也没特别去提起。

有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在房间用笔电整理我的笔记。我戴着耳机,但音乐没有大到把敲门声盖过去。“进来” 我一边说但我眼睛没有从萤幕移开。过了一下,我又一次听到敲门声。我把耳机扯下来然后丢下,大怒的把笔电盖上。我转过身,”进…”干? WTF? 房门是大开的阿!!!我本来就开着房门因为我在等Ian (一个当时我在约会的学长) 来。

抠抠!我又听到敲门声! 而且是从我后面发出来的! 我整个从椅子上跳起来!

“Lydia,不好笑喔!”没有回应。

“Lydia,我发誓,我会一拳往你脸上猫下去。”没有回应。 我往前走像衣橱门,然后抓着门把。

“Lydia,你她妈…………..”

“她妈什么? “

她的声音是从走廊来的,在我身后阿阿阿。我紧急着转身,眼睛都快掉下来了。Lydia把她手上的东西往床上一丢,然后双手交叉的看着我。

“我她妈什么?”

“我以为你躲在衣橱里….” 我说。

“什么啊? 我干嘛躲在衣橱里?”

“因为有人在敲门!!!”

“老天! Becca” Lydia揉揉她的额头,然后走向衣橱,大力打开门。衣橱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衣服和盒子。她拍了她的手臂,像是在说 “现在咧?”

“我发誓—“

“Becca,里面没有人好吗”

“我知道我听到什么啦”

我们互瞪了很久,直到Ian来,我们的小冲突然被打断。他马上就可以感觉到我们的冲突,他尴尬地说” 哈罗!! 你们怎么了!有什么新闻吗!”我瞪了我室友一眼,并说 “ 隔壁房有怪事发生,但那不是新的事情”

“哪一个房? 735? 还是那个空的?

“那个空的” Lydia 加重语气强调。

“733。耶..我不意外。那是自杀房阿”

“对! 我们有听到那些事件” 我一屁股朝我床上坐下。

“对阿。那真的很扯,三次自杀都在同一间房间。”

“三个??” Lydia 惊讶的问,” 我们只听到两个哦。”

“70年代有一对情侣,然后大概10年前一个男的,跳楼自杀。”

我和Lydia两个都吓一跳。 虽然她比我严重,但其实我们两个都怕高。跳楼自杀是我能想到最糟糕的死亡方式。

“ 我承认三起自杀都是在同一间房间真的很让我不安” Lydia 略带抱歉的语气跟我说。

“对阿 我还听说那房里有怪东西” Ian 说。

“像什么?”

“没人知道,但每年都有新的故事,大概都是在万圣节时会被发表在校园小报,但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东西不太友善”

“所以说? 有没有人在旁边的房里自杀过? 像说我们这间?”

“没有,只有733房,老实说,我有点惊讶听到他们今年开放这楼宿舍。”

“他们说我们是二十年来人数最爆满的新生。” 我说。

“对阿,我有听说,你知道你们可以要求换房的” Ian 往我旁边坐下,我把头靠了上去。

“是没错,但他们不会再把我们分在同一间” Lydia 加入我们的话题。

“Becca跟我已经是15年的好朋友,我们才不要跟别人睡。” Lydia 耸耸肩,

“至少我们毕业后有一些故事可以讲。”

“我才不想讲这种鸟故事咧” 我说。

几天后,Lydia开始相信我的衣橱事件。有一次我在半夜醒来,因为一些细语吵醒我。我转头看Lydia,她早已惊醒着而且满脸惊恐地看着我。她慢慢地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专注的听,想听清楚那个声音在说什么还有那声音从哪里来,但我一个字都听不清楚。我跳下床,踮起脚尖轻步跳上Lydia的床,那声音在她那边比较大声。因为她床旁的墙壁就是733房同一道墙。 我贴着墙想听得更清楚一点

不… 要… 相信…. 愚人..的话

搞什么鬼啊??? Lydia 也一起过来靠在墙上。

那悄悄话的声音突然停止。 我试着把耳朵贴得更紧一点。突然间,碰! 一声巨响从另一边空房传出来。我和Lydia马上吓到弹起来,Lydia 捂着耳朵喊痛。有人在里面!突然间,更多更生气的声响,从那空房传出。我再一次的生气的甩开门,冲向那间房间。我超大力地敲门,我才不管当时我会把谁吵醒。

“你他妈的在跟我开玩笑吗? “ 我对着门大喊,

“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了。从房里滚出来,混帐东西”

安静无声。然后手把突然剧烈转动。 我 的 天。我不知道我当时期待什么事情发生,但绝对不是这个。我往后退超远,靠到对面走廊的墙壁。看着把手往开的方向开到最大,门的另外一边

碰!

!碰!

碰!

好像有人开始撞门,试着想出来。门发出了极大的声响,但门上的锁还是挡住了想出来的东西。我整个吓到忘记呼吸,直到门不再发出声响。门把也慢慢恢复原为原状。我注意到Lydia 从房门口探头出来看着我。她举起她的手像是在说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觉得这样很好玩” 我大声地对Lydia说。 她摇摇头便躲回去房里。我蹲下,把头贴在地毯上,试图从门缝看进去733房。733房的确是储物间没错,但到桌子椅子靠着墙叠起来,床组也是。有几件破烂的床单叠起在一个窗户下,所有的东西都盖一层灰。窗户出乎意料的大,从建筑外观根本看不出来原来窗户有这么大。当然窗户也都是开着的,而且我现在终於知道为什么人可以轻易跳出去这窗户了。

房里看起来不像是有人进去过,这些景象让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夜光很充足的让我看见所有在那房里的东西,但突然全部暗了一下,我看见了一个黑影在那房里。我眨了几下眼,试着让眼睛适应在黑暗中的环境。我挤了几下眼睛,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看见一个巨大的黄色眼睛正在跟我对望,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到门板的距离。

我放声尖叫,这举动吵醒了宿舍一半的人。无可异议的是这件事正在慢慢扩大中。隔天一早,我跟Lydia 提出换房申请,希望他们会把我们排一起。同时间,我们同意绝不放对方一个人晚上待在宿舍。我们开始睡在各自男友那边。

我告诉Ian所有得事发经过。 他建议我去跟校园超自然社团谈谈。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预约了。我和Lydia 跟一个矮小但穿着干净的 Craig 还有他四个”同事” 在当周礼拜二见面。我告诉他们所有发生的事情,每一次的事件,不管多小我都说了。他们安静的作笔记大概30分钟,在我们讲完事件之前都没人插嘴。

“这就是全部发生的事了吗?” Craig问。

“对…” 我回答。

“ 可以请你去宿舍外稍等一下,让我与我的同事讨论?”

“好阿” “都可以” Lydia 大笑并起身。门都还没关紧,Lydia 就笑着并翻了白眼对我说 “我们走吧”

“去哪?” 我说。

“你认真的吗?” Lydia回答。

“ Lydia 拜托! 我们需要帮助。 我真的吓屎了啦。 我们自从那晚都没待在我们房里过了。这不是我们可以轻忽的事情。”

“okay 我们听听他们有什么结论,然后我们再去看我们的换房要求有什么进度”Lydia回着。

我们大概在门外等了15分钟,直到Craig出来请我们回去坐下。

Craig 清了喉咙说。

“你们在交手的,是 — 非常生气的鬼魂”

“这是你的专业判断吗?? “ Lydia 回答。 我反瞪了她一眼。

“对的,想报仇的神灵”

“神灵?” 我不太相信那是我们在交手的东西。

“ 是的” “鬼只是门外汉对他们的称呼” 一个Craig的同事回答。

“ 我的天!” Lydia揉着她的太阳穴。

“小姐们别担心! 我们要帮你们解决。 这东西很让人头痛,如果你们不知道怎么驱逐他,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需要来找我们的缘故。 自杀的案件通常都是来自生气的神灵,他们需要报复。”

“对谁报仇??” 我问。

“其他的学生。 或许这个神灵以前自杀是想毁掉自己的生命。现在他想要别人的。”

“痾 听着”

“我们可以马上帮你处理,但你们要捐一点钱给我们社团做回报”

“老实说我们没有预料到这房间有这些魂灵活动,我们感到非常的兴奋。”

“好! 谢谢你们的时间” Lydia 边说边拉起我的手,把我从椅子上拉起。

“你们想要在这礼拜安排一个时间吗? “ Craig问。

“ 我们会打给你。” Lydia 催促着我离开他们房间,我们直到出了大楼大门都没有说话。

“ 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她说。

“听着我不是不同意你,只是… Becca 你真的相信他们?? 你真的觉得是….鬼? 我连说鬼这个字都觉得好笑了”

“恩 我真的不知道,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我说。

当我们在宿舍服务处柜台排队时,我把我的外套帽子拉得很低。

“让我这样说, 他们在演”魔鬼克星”,我们他妈的就住在驱魔仪式里。”

“好” 我叹气了说。

“ 那么你要怎么做? 在我们重新分配宿舍以前我们继续睡在男友家吗?”

“我只想这场闹剧快点结束” Lydia 生气的插起手并往前看。

我们都希望这闹剧快点结束。

“好啦 我想我们白天在房里会没事。 我们是唯一连接733房的一间。 换房分配应该很快

就会下来了” 我看了手表。” 干,已经快两点了”

“靠? 真的假? 我要走了啦 Mike 被Sigma ChI兄弟会接受了,他今天要入会。” Lydia说。

“喔对齁 我都忘记了”当我这样说时,柜台的小姐对我们挥挥手。 我都没注意到我们排到了。

“我想知道他们会说什么,等等告诉我。” Lydia 说完便急着跑走。柜台的小姐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当我们靠近时。

“海! 我是…” 还没说完就被柜台小姐打断。

“你是那个要求要搬出734房的女孩吗?”

“是的我是其中之一,你怎么知道?”

“对不起我刚刚插嘴了,我前几周在柜台上到看到你的档案,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换房”我当时很累了,我整个虚脱。 我没有力气在掰一个谎言。

“因为隔壁房发生的事情快把我们吓屎了。 一些怪声音一些悄悄声,一些敲撞声,还有我看见了一个人”

“你看到一个人??”

“对”

“在733房??”

“对阿。 我从门缝看进去,一定有人在里面。”那女孩盯着我看,并对我点点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你的房间还没準备好,但我已经要求他们照速件办理,

你们暂时还卡在那间房,我们没地方让你们睡。我叹了气,我想也是这样。

“我是Alice” 她继续说着,”听着,我私下有做一些调查,关於那房的自杀案件,我想

我可以帮你。”

“真假” 我怀疑的问着她。

“对的,我在泰勒宿舍,310房。我会在4点回去那里。

“谢谢,我们才重超自然社团过来的说”

“痾 不要再说了” Alice翻了翻白眼。

“所以我会在4点见你齁?”

“好的!” Alice笑着回我。

我当时比她早到她的宿舍,我告诉了她一次是发经过。Alice到是插嘴很多次问了很多问题。当我讲完以后,她整个往椅背靠了,大叹了一口气。

“真不敢相信” 她摇摇头说,” 我一直以来都有听到谣言,但我都不相信是真的”

“我可以跟你保证,我讲的都是真的!”

“那现在呢?房里状况怎样”

“我们从那之后就没在晚上待在房里过了,

但是白天还是有听到一些抓墙的声音,一些绵绵细语,还有窗户开关声。你相信吗? 大白天哦!!可是我每次从建筑外面看进去,733房的窗户都是开着的”Alice点点头。

“好吧,但我认为你的处境并没有很危险。你们两个遇到这件事也是意外,你们只须要离开733房。”

“你在开玩笑吗??? 我从来没进到房去阿”

“我也知道你没有阿。 但是这东西,不管它是什么。它非常狡猾。而且知道怎么操纵人心。一个骗子,比你聪明的骗子。”

“比我聪明.. 好吧 我会试着不要被这句话冒犯到”

“你不应该要觉得被冒犯。”

“你觉得它是什么?”

“一个非常古老邪恶的东西。”我抬起头来观望四周,我进门来到现在才注意到这房间的装潢,说Alice对超自然东西有兴趣还是很保守的叙述。

“我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我有进入到那房间” 我说。

“我知道。但你要有心理準备有这个机会你要进去这房间,但请记住,你在面对的东西,已经杀了五个人了。”

“五个?? 我以为只有三个哦”

“对阿,但不是很多人查的资料像我这么多。

你看,1961年,有一个Ellen Burnham ,她跳楼自杀。她是第一个。 然后1968年,有一个Ted Collinsworth,他也是跳楼。Marissa Grigg 在1975年上吊。 Erin Murphy在1979年跳楼。然后1992年,Erik Dousten 他也上吊。”

“五起自杀案。为什么我们学校还在学生住那?”

“他们没有阿,那上面很清楚就是置物间。”

“但那之前咧??”

“恩,你看,每五年,当记得此事的人毕业后,那个房间就会被从新分配。

而且以前没有网络,所以新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但经过了最后一位上吊的Erik,学校把整个七楼封住了,然后在南边的宿舍在多盖几间房间。”

“所以? 那他要什么啊?”

Alice 耸耸肩。 “製造混乱吧。谁知道! 也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

“好吧,所以我们知道什么?”

“我们知道它有能力影响别人,每起自杀的人,当时都是一个人。

我们只知道它善于骗术。”知道这个根本不够用阿。 “你知道他们干嘛这样说吗?” 我问。

“你说那些受害者?”

我点点头。

“我只知道从证据资料的谣言说,受害者留下照片或者是字句是他们那个年代”无法叙说”。 他们留下的东西,都是非常可怕和邪恶,只读或看你都觉得身体不舒服。ˇ”

“那些人画的?写的?”

“对! 不管是什么在那房里,让他们失神错乱”

“干那也太可怕了啦”

“或许你们可以找人来净化房间”

“耶穌基督”

“找他可能有点难啦。但你们可以找一些圣职人员”

“不,我是说Jesus,你是说驱魔仪式吗????”

Alice耸耸肩说”或许吧! 谣言说是70年代1961年他们玩灵应版游戏发生什么意外”

(Ouija board 像我们的笔仙纸仙的样子)

“真假阿 ? 那版子不是孩子宝玩具公司做的吗?” (Hasbro 美国玩具游戏公司)

“不是,60年代时那不是。 总之,这都是谣传。整个校园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一个叫做

Tom Moen的职员,我想找他聊,但他拒绝我了。”

“他1961年在这上课吗?”

“对阿,他待在你们那间宿舍”

“我们需要跟他谈谈。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不然我往后的日子都会一直想,可能会一直有阴霾。”

“或许我们可以试着烦烦看他”

“明天可以吗?”

“我们可以试试”

Moen 先生每次我们想去跟他谈都被拒於门外,我们试着在午餐时间去逮他。总之非常明显他在躲避我们。Lydia跟我最近有点少见到对方,因为我们都睡在各自男友那。我一天大概回去宿舍两次,一次在早上,一次在下午。大部分时间隔壁都很安静,但恐惧感还是没有减少。我总是感觉到墙的另一边有什么异状。墙的另一边有什么监视着我。但我总是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寧静。万圣节前的礼拜四,我比平常晚了一点回到宿舍洗澡。

我下午有跟Lydia碰面,他跟我说他存在Mike那的衣服已经可以撑到毕业。所以我知道我今天会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我洗完澡后,回到房间。 我应该要跟我男友在半小时内碰面,我们要去参加派对。我只想快点整理好快点离开宿舍。安静的房里让我非常的不安,所以我打开了音乐还有冷气。我弯下腰低头吹头发,希望能够增加一点蓬度。

当我抬起头,关掉吹风机。我马上注意到房间里好安静。然而安静并不是我唯一注意到的事情。我不在是站在我宿舍里!!!!!!!!!!镜子里反射的是充满灰尘的床框,还有大大的开着的733房窗户。我整个惊慌失措,然后转头看了看,可是我人真的在我的房里啊!!!!!!!!!!!!!!!!!!但是我转头看镜子哩!! 没错! 反射出来还是733房的样子而且还有点动静!! 我拔腿就跑…

在等待电梯来的时候我打给Alice

“怎么了?”

我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天啊! 那你要怎么办?” 她问我。

“我想我真的必须要问到发生过什么事了!! 那个Moen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吗?”

“不是,但是他是我唯一知道的人。或许明天早上我们可以堵到他人,

我们就把他挤到角落,不让他走,直到他跟我们说事发经过,他明天早上6点半会来,我有他的上班时间。

你要在外面中庭跟我碰面吗??”

“干!好! 我七点半有课但我就翘掉吧”

“好!到时见”

我实在没什么心情想参加派对了! 但我很高兴我那晚有场派对可以去!我到那边马上跟我男友说我要买醉。但我平常其实不太喝,所以我男友整个就怀疑起来。我告诉他大概经过,希望他不要觉得我疯了。大概午夜时吧,我出去哈淤顺便检查我手机。

我发现Lydia有留给我一通言,” Hey Becca, 我刚刚跟Mike大吵一架,他们兄弟会决定今年新进的成员要在自杀房待一晚,正确地说,是在我们房里!! 我真的很受不了! 他明明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他还是要这样做。他现在一直试着要说服我说733的灵异都是他们兄弟会搞得。因为他们想要让这个计画更可怕。我不..”我按了停止。把手机丢到包包里,难怪她很生气。这件事真的很白痴! 很不好!

隔日,六点一到,闹钟一想,我整个跳起来,我穿好衣服,就昨晚趴替那套,就跑去中庭与Alice见面。她已经在那里还帮我买了一杯黑咖啡。

“我想你需要这个” 她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

“你的短信啊!”

“我昨晚传短信给你?”

“对阿 大概一点吧 你跟我说兄弟会的事。”

“喔!天阿 对阿” 我把太阳眼镜推高一点,把我的帽T拉住盖住我的眼睛。

“这些难的是白痴! 记得我跟你说的吗? 那东西会把人引诱进房。这么多年了,那东西一定很饿”

“你真的认为他们有危险吗?” 我边问边在行政大楼的阶梯坐下。

“我想是吧! 但那些自杀者在自杀的时候都是一个人。”

“所以说,如果新生都在里面,那么引诱的力量就会弱些萝?”

“理论上是。 我们如果可以知道它是什么就可以知道更多。 它怎么会在那里。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堵到Moen先生。”

“他什么时候要来啊??”

“其实20分钟前早该来了说” Alice说。

我们又多等了30分钟,才肯放弃,认清他又在一次逃避掉我们。我们跑去柜台直接要求与他见面。

“Moen先生今天没有进来” 柜台小姐冷酷的拒绝我们。 “或者任何一天为了你们要找他的事,他昨天辞职了!看起来你们无法继续骚扰他了!”

“我们没有在骚扰他!” 我说。

“我们只是真的需要跟他谈谈。” “我们还是需要” Alice补充说着。

“我不会给你任何私人资讯的。” 她说完这句转身就走。

“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啦!” 我问Alice。

“除了问他,我们没什么可以做的。”

“Alice 干 我才不要回去那房间。”

“我想那是OK的,你的换房要求下来了。”

“真的!?”

“对啊! 我今早查看我工作信箱看到的。你要去摩顿宿舍然后Lydia要去庭斯垒宿舍。”

“谢老天爷!!”

“我想你应该会很高兴,我还跟我老板说不要在配人到你现在这间了”

“谢谢啦”

“但是你现在还不能搬,要等到礼拜一”

“我这礼拜还OK啦,都快结束了,我要跟Lydia讲。”

我打开我手机想打给Lydia,发现我昨晚还有一通语音信箱通知。我按下拨放键。

“我无法再继续看他的蠢脸,我要回去宿舍睡觉。别担心,我会没事的。我醉的差不多可以睡整晚,不会被隔壁的鬼东西打扰。只是我现在太不爽了啦。我宁愿跟狗屎Beth打交道,才不要跟我男友相处。明天见啦!晚安。”

“干!!!” 我喊。Alice疑惑的看着我。

“Lydia昨晚一个人睡在宿舍。”

“她现在没事吧?”

“只要她昨晚没进到733房。我想是吧!”

“她不会” 我遥望着733房大开的窗户。

“好吧!既然我们现在无事可做,你要不要跟我去图书馆看神学的书? 现在只有图书馆开着”

我耸耸肩答应了她。 我到10点前都没课。图书馆柜台小姐一定很老了! Stapley小姐的眼睛非常的小,又一直流眼油。她的皮肤像融化的蜡油一样。她人很好而且很专业的让我们进去神学魔鬼书籍专区,虽然她给了我们好奇的眼光。那区时在没什么好看的,我们都翻了一遍,没什么相关的不然就都不是英文读物。30分钟后我们回到柜台。

“请问你有知道哪边的书关于超自然吗?”

“喔? 超自然? 有,左边那区”

“好的谢谢,抱歉我宿醉无法自己查询图书馆系统”我说。

“我想她不喜欢我们的打扮。” Alice 边走边用悄悄话跟我说。

“我们的打扮还是我们要查的东西?”

“我想她都不喜欢。”

一个小时内,我们又再度回到柜台。 但我可以看见她的眼光带着质疑的感觉,而且觉得我们很烦。

我问她 ” 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哪里我们可以找到关於灵板的书吗? 还是..”

“听着! 女孩们,” 她站起来严肃地跟我们说

“我希望你们找这个是为了找上课的东西。”

“是的” 我说。

“不是” Alice 直觉地回答 “是个人兴趣作的研究”

“研究? 什么样的研究?”

“听着!我们没有要去玩灵魔板啦! 或者是别的” 我说。

“好!” Stapley小姐缓和了一下情绪,坐了回去。”因为我不想看到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

“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 Alice问到。柜台老婆婆突然看起来非常地不适,开始整理起柜台的书籍。

“我们这边有相关的…”

“Stapley小姐! 我们是在找在莱利宿舍1961年发生的自杀案。” Alice插嘴说到。

“还有那之后发生的事。”

“恩。这不是什么秘密。 一个学生在宿舍自杀,很可怕,但在校园里不少见。”

“5个学生!” 我更正她!

“你知道这件事吧?” Alice质问她。”但你听起来串改了故事,拜托你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了,好让我们可以解决。”

“解决?” Stapley小姐的声音更加的小声,但非常的坚定。

“年轻的小姐们! 别这么天真! 你们没办法解决这件事的,人们总是在那间房里死去,他们以后还是会的,你们最好别管这件事。”

“但或许我们知道这事一开始如何发生..”

“它就是像你知道的那样,但相关的人不是很老就是死光了,你们就专心读书吧!离那间房间跟这件事远一点。”

我往柜台靠了更近然后说” 嗯! 但他们它妈的把我跟我朋友分配到隔壁房,你可以忘记它这件事,但是他不让我们忘记。”

“年轻人!我从没忘记” 她的声音更加的小声。

“我的朋友Ellen 是第一个自杀的人。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一个晚上我没有想起她挤身出那小窗户,站在窗边,光着脚,从七楼跳下。”

Alice叹了一口气说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件事”

“没关系,小姐们,那是旧伤口了。 现在,我建议你们马上要求换房。没有人应该住在那楼七楼的。”

我们点点头。 我们虽然没从书上查到什么东西,但从Stapley小姐身上得知的也算是一大突破。 Alice转身走开,我本来要跟着一起走。但我的脚突然动不了,我想到Stapley小姐话中的一个非常小的重点。我开口问了

“痾 Stapley小姐,你怎么会说那窗户很小,我从门缝偷看过,那个窗户超级大的阿”

“亲爱的,你在说隔壁角落那间房,那是置物柜,733是隔壁那间。”

“不是,那是734房”

“对! 以前不是,现在是。他们在南方的走廊新增了房间,他们把门牌搬了一位。”

我的天阿!!!!!!!!!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头晕。

“那个干她娘的狡猾鬼” Alice 脸色发白轻声地说。

“Lydia!”

我们死命地跑回宿舍,当莱利宿舍映入眼帘,我她妈的只能看到角落的窗户 ! 关上了!!!!我心都凉了。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我看到窗户是关起来的!然后,我们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我们冲进大厅,超幸运刚好有人从楼上下来,我们冲进电梯里,按了七楼。电梯门关的似乎比平常还慢。

“Alice 这怎么会发生!!?”

“我不知道! 我干她妈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一个人在那里整晚哦!! 一!个!人!!”

Alice 只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当电梯门打开,我们直直冲向走廊底,打开了房门。 房门不是锁的。Lydia 转头看我,那屏息的一瞬间,我看见她充满泪水的脸庞有了一线希望。但已经太迟了,下一秒,她往前轻轻一跃,一瞬间,她已经不见了。她整路尖叫声没停过。Alice 冲向窗台前,我在原地傻住了。她探出头来,看着楼下传来不同的尖叫声。

她手捂着嘴,把头伸了回来,转过头来,苍白的脸颊充满泪水。楼下的尖叫声越来越多,正如越来越多人看到我最好的朋友的尸体。我瘫软靠在墙上。 跳楼自杀。 Lydia从不会想要跳楼自杀的。我拾起地上的画作,散了一地的画作。看的出来Lydia她昨晚很忙碌。

我手上的那幅是他妈妈的画像。 她妈妈已经死了。另外一幅,是他妹妹的画像。 她妹妹也已经死了。Lydia 是个有天分的画家。 在我感到噁心前,我只看了几幅就看不下去了。Alice站在门边向走廊喊着,我不知道她在喊些什么。我只能听到的是房里的高频率哀号声。突然间,从衣柜的门里滑出了一张纸在我面前。我捡起来看了一下。

那也是Lydia的作品。 那是一幅从我角度看过去的衣柜画作。画作里,衣柜的门开了一点点的,里面有双眼睛从黑暗中看出来。我把那幅作品放下,打算衣橱查看衣橱。门跟画里一样是开开的, 我朝里面喵了,眨眨眼试着让我眼睛在黑暗中看得清楚,我开始能分辨那个长形的脸在黑暗中,瞪着我。

Alice 突然拉了我一把。”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她应该是这样说的吧。我从没在回到那间房里去。我爸妈帮我收拾了东西,剩下的学期我住在校园外的公寓里。我后来转学了。每天晚上我都梦见Lydia,梦见她挤身出去那小小的窗户,纵身一跃跳入那无底的黑暗。

我看见她望向那黑暗。我看见那恐惧遍佈她全身。我听见她那跳的用力挣扎的心跳声,知道那些心跳声只剩下几秒。我看见她转头望向我。 我看见她跳了一次又一次。那晚之后已经九年了。 每年的秋天我都会打去宿舍。我打去问他们哪些宿舍今年是会开放给新生。莱利宿舍总是开放的,但还好七楼总是关闭的。。

今年我的生活步调比较忙,我晚了一点才打去问。几经转接终于,

“学生宿舍事务处你好” 一个男生回应我。 “你是要询问关于莱利宿舍开放吗?”

“是的!”

“我们整个爆满,已经有等候名单。但是你其实抓到好时间,我或许能够帮你排一间,因为我们今天早上才刚接获允许。”

“允许什么? “ 我问。

“我们今年将会开放七楼宿舍。”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超可爱的怪怪牛
下一篇: 夏威夷鬼屋传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