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香港灵异案件:地铁佐敦站灵异事件

2015-04-28 12:22:41 作者:超人

香港灵异案件:地铁佐敦站灵异事件

地铁好像也是比较会闹鬼的地方,世界各地的地铁都有会出现些奇怪的事情,因为建在地下,终年不见阳光,又有大把人喜欢地铁自杀。大千世界沧海桑田,以前的高山是现在的谷底,几千年来人类故往都埋在地下,地铁施工深挖地下几十米,会不会打破了地平线下平静的世界?会不会挖出奇怪的东西黎?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香港人口有大部份人是居住在人口密度极高的背山面海狭长地区,兴建地下铁路系统真是再适合不过了,整个香港如果看横切面,应该是层层有序,隧道丛生,地面到处都是出口,现在的香港已经名副其实是一个“老鼠洞世界”。MTR(香港地铁Mass Transit Railway)始建于1957年,各条线路和站点陆续完工,早期的站点只有中环、金钟、尖沙咀、佐敦、油麻地、旺角、石硖尾、九龙塘、乐富、黄大仙、钻石山、彩虹、九龙湾、牛头角和观塘,所以现在看起来都不如后来的地铁站点崭新和设备先进。

MTR的动工曾经挖出很多奇怪的东西来,虽然香港是个近代百年才发展起来的海岛,没有几朝几代的帝王陵墓和金银财宝,但是也挖出过不少清代广东移民的墓葬,甚至在彩虹、荃湾、调景岭挖出过大批死者残骸和日军尸体,1975年在地铁动工时挖出了一个日军地下实验室,其中有部分锈迹斑斑的炸弹和人体实验器材,工人在进入后,没有及时携带防护面具和保护措施,致使被封存多年的细菌和有毒气体熏到,险些丧命。地铁在施工过程中也曾遇到大量事故,隧道塌陷、漏电事故、海水渗漏让不少工人魂断地下永埋黑暗。其实目前所使用的地铁站点并非所有的完工站点,有些站点因为设计不合理、工程事故延迟、离奇事件被政府放弃使用,成为废弃地下空洞和无人月台,相信香港的地面下很多那些已经被封死的空间虽然几十年无人再入,但曾经有过惊心动魄,如今深陷黑暗,独自屹立。

林士站,香港的地铁上环站有个荒废的月台.那月台看来只能容纳四列机车,而月台旁边有拦杆围住,望向月台坑裡不见路轨也没有架空电线.路经那处总令人有感阴森恐佈。而据闻该处其实是废弃地铁站林士站,在1970政府东九龙线地铁系统研究搁置后留下来的,最后只好跟上环站相连.除了上环的神秘月台外,还有鑽石山是多出一个月台,但建在哪里,外部人员都不知道。亦有说其实当年在兴建林士站时闹鬼闹得非常厉害,有人因工死亡,有工人在车站中目睹到白衣女子堕下月台.闹鬼令地铁公司无法将车站建成,终被废弃。后来上环站建成初期,当年确实发生过有乘客不慎跌进该无轨月台后死亡,地铁公司于是为该月台加上围栏。又有人在那里不时听到一些凄厉的鬼叫声,不知是地铁噪音还是风洞造成的听觉错误,都不得而知了。

屈地站,这个目前MTR地图上没有的站。是当时西港岛线的其中一个被废弃的站,当时西港岛线的工程已经完工,但是由于屈地站兴建时邻近也发现不少怪事,所以最后只开放至上环站,而上环站以后的站亦关闭至今,但现在地铁公司又重题西港岛线,日后这几个站将有可能会重见天日。从地铁做夜间维修的人那里听说,佢话地铁上环站同一般地铁总站很不同, 但可知的是上环原本不是港岛线的尾站。在上环之后还有西营盘、屈地、西环,一直去到坚尼地城,但后来上环站以西的路段计划却取消了。

地铁公司当时指,由于西环人口不足,加上地质问题,该段铁路没有兴建。但是,在德辅道西及西环西边街交界,一个商场内的地舖有一条通往地底通道的,那是西营盘地铁站的其中一个出入口,当年由于在这个站附近是著名的高街鬼屋-高街精神病院,令工地常常闹鬼,以至工程停止。屈地站同西营盘站的大堂结构全部做好,地铁冇理由浪费好几亿港幣建设好站点又不开放,觉得到依家都係一个谜。

彩虹站,搭过香港地铁的朋友,大概都知那一站有三条路轨,不过很奇怪的是其他所有站都只有两条路轨,唯独是彩虹站有三条路轨而中间不行车。曾经有人说中间的路轨是供维修列车停站或行车,有人说是后备路轨。但我小时候听说在1979年当时地铁试通车,只有观塘线就是从观塘站至彩虹站,机车从彩虹站出发到九龙湾站结果发生离奇事件,车上几名工作人员发生昏迷,送医院后没有原因死亡,最后请师傅来看风水,说是线路横跨鬼门关,建议多修一条轨道,也不知真的假的。

听说自此以后,在观塘线从九龙塘站至彩虹站,有好多地铁车长都碰见过同一个不可思议的状况。很多车长在夜班驾车到彩虹站时,机车进站前都远远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人,在隧道口的高压电线上荡秋千,穿着衣服很象是多年前地铁开工时工人的工作服。大家都说不可能,因为高压电线上电压高达1200伏特,瞬间就可以让人的心脏停止跳动或把人烧焦,估计应该是当年失去生命的地铁工人还在隧道内阴魂不散。好多车长都在加入地铁工作时,买来祭品和烧香保佑工作安全。

佐敦站,在荃湾线的九龙油麻地和尖沙咀站中间,共有8个出口,分别通往繁华地带,这个地铁站应该算是MTR中每日最繁忙的站台之一了。按理说这么匆忙的站台和如此多的乘客应该是人气好旺,不该会有什么灵异事件出现的,但是曾经却出现一个报警事件,调查结果没有合理解释,最终不了了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过,在地铁刚离开月台的时候,一般都会在月台的两侧刚进入隧道里面的地方,会看见侧面有地铁工作人员值班室和机房的铁门,过了铁闸门再往里面就是隧道墙壁,也就是没有装修过和铺满电线的的砖墙。机房内都是地铁灯光和电力设备、动力控制仪器等,为了安全起见铁闸紧锁,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只有工作人员和维修人员有钥匙可以进入。而且就算要进去,也要跨过专门的警戒线和护栏才可以,地铁工作人员会限制随便翻越栏杆的乘客的。

2003年5月,当天下午有班列车车长正常驾驶地铁路过佐敦站,列车离开佐敦站时,因为刚刚启动所以速度并不快,他很随意的往机房的铁闸门内看了一眼,发现很奇怪的事情,有几个小朋友在里面玩耍,而铁闸门应该是关闭的,怎么会有小孩子在这么重要的机房里玩耍呢,到处都是电线和设备开关,如果不小心碰到会引起地铁事故的。车长初始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地铁维护人员的孩子在工作期间跑进去了,应该很快会有把他们带出来,不然是违反规定的,于是没有在意继续驾驶开往下一站。等到总站,按发车表时间顺序,他又驾驶地铁往回走,每天的工作都是如此,来回穿梭。在到达佐敦站的时候,列车减速他这次特意又盯着机房内看,结果发现那几个小朋友还在里面玩耍,大家好象在捉迷藏,你追我赶,嬉笑打闹。

车长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天天驾车,从来没见过有小孩子在机房内打闹,于是通过控制中心告诉佐敦站工作人员这个情况,佐敦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就派维护人员到值班室和机房内察看,维护人员以为是乘客儿童走失到里面玩耍,结果搜寻一圈没有发现所说的小孩子,也没有听到小孩子打闹的声音。维护人员在机房内没有发现可以儿童,决定从机房深井通道内往地下再走一层,看看会不会儿童跑到下面去了。

深井通道下面平时更是无人,只有通风管道和地下电缆等,环境复杂到处都是管道、电线,维护人员顺着圆柱型竖梯往下攀爬,快走到底层时,维护人员突然觉得头上有声音,应该是头顶上面还有人顺着梯子往下爬,下来时只有自己啊,怎么会有人跟着自己往下爬呢?于是他顺势抬头往上看时,先是看见一双老式的儿童鞋子进入视线,再完全仰起脖子往上,看见了一个面色惨白的儿童已经爬到他的脑袋附近,也正用大眼睛望向他。当时维护人员心中慌张,没有抓住梯子,从上面摔落下来,不能动弹。再看梯子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个小童,于是立刻用对讲机呼唤其他工作人员下来,并迅速报警。

位于甘肃街天桥附近的玉器市场巡逻的PTU接到总台指令立刻派警员到现场,两名警员也进入了机房和值班室,搜索一番之后没有发现奇怪小童,询问摔伤的维护人员有无大碍,并且记录下小童相貌和服装等现场情况,维护人员告知,这名儿童白白净净,穿着服装不是很新潮,特别是鞋子‌应该是很老式的那种儿童波鞋,对望时没有表情,在他摔下梯子后,儿童就不见了,不管是往上爬回上层机房,还是从梯子上跳下来都不会那么快消失;并且告诉警察,这个机房只有他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有钥匙,从来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入,平日两人对这里任何位置都很熟悉,没有地方可以藏匿小孩子,而且为了防止电线短路到处都清洁很干净。

两位警员在深井通道下面进行搜索,因为管线复杂,两名警员在昏暗灯光下检查了各个角落,确实无处可以藏匿。在离开通道前,一名警员发现了在一条管道的下方有几张干净的纸张,地面全是灰土,应该是丢弃不久的,捡起来仔细一看,奇怪的是十几张糖纸,但是发现不是现在的普通糖纸,上面写着的年份和画面色彩都表明是五十年代出产的糖纸,如今在香港早已绝迹了。这些儿童看来真是“灵界潮童”,到处吃糖追逐玩耍,不管是捉迷藏还是荡秋千,做人还是做鬼都无所谓,开心最重要。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变态电锯杀人狂平原镇屠夫艾德…
下一篇: 印度阿三扮猴子吓坏真猴子…
相关推荐